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9章 陆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学生们磨磨蹭蹭地收拾东西,有的还装作用心看书的样子,就是不想走。

    谭惜拎上笔记本电脑,直接点名了陆晟。

    “你跟我过来一趟。”谭惜勾勾手指。

    拉着陆晟找到了一处僻静地方,谭惜叹口气说:“陆晟哥,你这是做什么?”

    陆晟一排淡定,反问:“我怎么了?”

    “你做学校的教育督导,没有问题,可是你经常来上我的课,我会很困扰的。”谭惜说着,有些哭笑不得,“每节课都是爆满,有的学生都要提前好几个小时来这里占座,导致那些真心想听课的人没有座位,这样不好吧?”

    陆晟也知道这种情况,沉默了一下,随后无奈点头:“那好吧,方便一起吃个饭吗?”

    两人也有三年没见了,陆家里,陆晟算是唯一一个真心待她好的人,这个邀请,谭惜没有理由拒绝。

    就近在校园周边选了一家餐馆,两人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之前说好出国之前会给我打招呼的,怎么说话不算数?”一上来,陆晟就挑眉质问。

    谭惜苦笑,他就知道陆晟是来质问她的。

    “走得匆忙,再说,当时的那种情况,我心灰意冷,也顾不上别的什么。”谭惜坦言,三年前她走时也想过给陆晟打一声招呼,可终究还是放弃。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那个人的弟弟,她怕看到那张相似度百分之八十的脸,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会再次颓下。

    显然,她的坦诚也是陆晟始料未及的。这几年她真的变化很大,变得比从前更坦率,更迷人。

    “你变了。”陆晟说。

    “很多人都这样讲。”谭惜微微一笑。

    陆晟深深凝视她,在她诧异的目光下,不自然地转移了视线。

    “这次在国内停留多久?”他知道,她这趟回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办,不然她决然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

    谭惜饮了一口咖啡,浓郁的苦涩滚过喉咙,“两个月。”

    “看来你在美国过得还算不错,那么急着回去吗?”陆晟问她。

    “陆晟哥,我已经习惯了美国的生活,我在那里生活得很平静,我喜欢那种感觉。”谭惜说。

    陆晟笑笑,“好吧,我没有立场劝你留下来。”

    谭惜也笑,“陆晟哥,从前我和陆离结婚的时候,你叫我嫂子,很憋屈吧?现在我和他离婚了,你本身比我大两岁,我把你当成我哥哥。”

    谁想做你的哥哥?陆晟垂下长长的睫毛,掩去眼中的情绪。

    “就算我和陆离的关系断了,也不妨碍我们之间的关系。”

    陆晟轻轻“嗯”了一声。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吗?”陆晟忽然问。

    谭惜有些怔忡,脑海里浮现层层回忆。

    那一次,她是为了去看陆离的回校演讲,因为陆晟和陆离长得太过相像,所以认定了陆晟就是陆离的弟弟,赖着他,让他搞到一张那天的演讲票。

    陆晟从一开始的老大不耐烦,到后来被她磨得实在受不了,同意了帮她弄票。谭惜惊喜万分,从此以后就时常缠着陆晟,想通过和陆晟的友谊,更好地靠近陆离。

    陆晟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但是他对谭惜的心,早已经在他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他看到谭惜用满是爱慕的目光注视陆离时,居然没了以前嘲笑她花痴的心思。

    取而代之的是,那种打翻了醋坛子的感觉,酸溜溜,带点苦涩,让他自己都惊讶。

    “记得,当时我威逼利诱你帮我搞到演讲的票。”回忆起那段青葱往事,谭惜失笑地说。

    “当时我真是快被你烦死了,可是后来不知怎么,居然有点喜欢你这个花痴丫头了。”陆晟笑着说。

    至于他说的是哪种喜欢,他自己知道就好。

    “现在想想,当时我要是先遇到的人是你就好了。”谭惜不无感慨地说。

    如果那时,她第一个遇到的人是陆晟,那么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吧?

    陆晟的心猛地一跳,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在说,如果先遇到的那个人是他,她就有可能爱上他吗?

    “不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终究还是什么都变了。”谭惜笑笑,随口推翻了自己的假设。

    她不允许自己沉浸在这种无用的幻想里。

    “其实”陆晟的喉咙上下滚动,有些话在他的胸腔里呼之欲出。

    谭惜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谭惜歉意地对他说。

    接起了电话,他看到谭惜的表情已经生动起来,眼睛弯弯的,看得出,眼底全都是发自内心的笑意。

    “为什么帝听的酒会要我参加?你让一个大学教师去那种场合拼酒,不合适吧?”谭惜哭笑不得地说。

    电话里的虞瑞也显得很是无奈,“这是我家老头子要求的,不然他就要没收我的护照。”

    谭惜沉吟了一下,终于答应:“那好吧,为了你的人身自由,这个忙,我帮了!”

    “喂喂,为什么说得好像你很勉为其难似的?帝听传媒的酒会可不是谁都能参加的!”虞瑞顿时不满地抗议起来。

    “如果不是你这样求我,我才不去蹚帝听的那趟浑水!上次的party已经够滑稽了,这次指不定还有什么血雨腥风在等着我,我这次真的是为你拼了。”

    虞瑞一脸无奈的笑意:“行行行,你说的都对,那明天晚上我去接你。”

    “好。”谭惜答应。

    挂断了电话,陆晟看着笑意未褪的她,心底那种酸溜溜的感觉又浮上来。

    “是谁的电话?”问完,才惊觉自己并没有立场问这样的话。

    谭惜却并不在意,笑着说:“一个朋友。”

    “什么样的朋友?”陆晟忍不住想刨根问底。

    “一个对我很好很好的朋友,就像是家人一样。”

    陆晟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为什么,谭惜好不容易放弃了陆离,身边却又有了一个男人的存在?

    “你在国外的三年里,都是他在关照你吗?”

    谭惜的表情温暖,“是啊,如果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撑过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