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章 酒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空气忽然变得安静,陆晟心不在焉地用匙调着咖啡,心中却在想着别的。

    为什么明明是他最先喜欢上她,可最后她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明白。

    “刚才听你说,你明天要去参加一个酒会,是吗?”陆晟问。

    谭惜点点头,“帝听传媒的酒会,我去凑个热闹而已。”

    陆晟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好,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打电话给我。”

    谭惜微笑点头。

    被陆晟坚持送到了家门口,一进家门,发现虞瑞正坐在客厅里,见她进来,脸色黑臭。

    “去哪里了?三点半下课,怎么五点了才回来?”

    “和一个朋友聊了聊。”谭惜放下钥匙,逼近虞瑞,“我们先不说这个,我们先说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虞瑞的脸色沉得都快滴出水,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回答她:“宁甜给的钥匙。”

    “好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串通一气了?”谭惜故作恼怒地问。

    虞瑞阴着脸,冷哼:“我现在生气着呢,你先别和我说话。”

    谭惜耸肩摊手,然后,从善如流地回屋去了。

    看着谭惜不紧不慢晃晃悠悠的身影,虞瑞简直快要吐两升血出来,她就不觉得,她应该和他解释点什么吗?

    等了一会儿,谭惜的房间里仍然静悄悄的,没有半点要出来找他的迹象,看来她是真的不准备主动和他解释了。

    虞瑞就算气歪了鼻子也无可奈何,只能厚着脸皮往她房间的方向走。

    谭惜坐在床上,悠闲地玩着手机,听着外面虞瑞来回徘徊的脚步声,忍不住笑出了声。

    听到房间里有动静,虞瑞咬了牙,直接敲门进来,气闷地说:“我今天去接你下班,看到你和一个男人一起去了一家餐厅。”

    谭惜弯眼看着他,“然后呢?”

    “然后,我就回来了。”虞瑞努力把这句话说得漫不经心,装作丝毫不在意的模样。

    谭惜倒是一脸的兴致勃勃,看着虞瑞那拙劣的演技。

    “那你还在那期间打电话给我,是在试探?”谭惜问。

    “你就不准备和我解释什么?”虞瑞反问。

    谭惜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吧,我解释,那个人是陆离的弟弟,陆晟。以前对我很照顾,我一直把他当成哥哥。”

    虞瑞的心里像是打翻了醋坛,哼哼两声,问:“仅仅是这样吗?”

    “不然你以为是哪样?”谭惜弯眼,欢快地晃着腿。

    虞瑞又再三追问了一番,才放下心来,脸上重新有了笑。

    “早点解释不就没事了吗?”末了,虞瑞还忍不住抱怨,都怪她故意晾着他,才害他纠结郁闷了那么久。

    “是你说的,不让我和你说话。”谭惜反驳。

    虞瑞被噎得没话说,转身就要出去。

    谭惜叫住他:“等一下,你那时候和我说的酒会,也是假的喽?”

    “当然是真的。”虞瑞斜睨她一眼,“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家老头子的注意。”

    谭惜也想吐血了,这句专属于霸道总裁的话,是这么用的吗?

    “好了,既然你已经在外面和别人吃过了饭,我也就不操心你了。”虞瑞还带些不满,“我先回去,明天的酒会你记得穿漂亮点,我会过来接你。”

    “等一下!”

    虞瑞欣喜回头看她:“你是舍不得我走吗?好吧,那我今晚就”

    “停停停!”谭惜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我很羡慕你的脑洞那么大,但是,我想说的是,你走可以,钥匙得留下。”

    虞瑞“啊”了一声,开始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走一点,装作没听见

    等到虞瑞走后,谭惜躺在床上。今天见了陆晟,勾起她很多回忆,更多的是关于奶奶的。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身体好不好。

    她一定不愿意再认她这个曾经的孙媳妇了吧?

    c市的拉夏菲尔酒店,整个酒店装修尽是欧式风格,让人一踏进去,犹如置身古堡。

    谭惜却是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三年前,她是这家酒店的大堂经理,还被陆离故意刁难,做了一次端酒服务生,现在她作为酒会的邀请宾客站在这里,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虞瑞一边八面玲珑地对来往的人微笑打招呼,一边压低了声音在谭惜耳边问:“感觉亲切吗?”

    “非常亲切。”谭惜没好气地回答。

    “我觉得我家老头子是故意的,你的事情他应该已经查得差不多了,你在这里做过大堂经理的事,他大概知道了。”虞瑞说。

    谭惜没什么反应,似乎并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等会我爸可能会刁难你,你的心理素质还行吗?”虞瑞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礼貌的笑容,眼睛里却多了几分担忧。

    “你最不应该担心的,就是一个心理学老师的心理素质。”谭惜面无表情。

    虞瑞失笑点头,眼底的担忧稍减。

    “那好吧,等会我应该会很忙,可没办法跑去帮你解围。”虞瑞提前给她打预防针。

    “谁需要你解围了?我担心的是,等会你太忙,没办法帮你爸解围。”谭惜努嘴。

    虞瑞再次被她逗笑:“那你可得给他留点面子。”

    看到谭惜这幅古灵精怪的样子,虞瑞的担忧逐渐消散,脸上更多了几分柔情。现在的谭惜,与三年前那个懦弱沉默的谭惜大相径庭,这本该就是她的样子,从前她被人夺走的快乐,他会一点一点,帮她全部找回来。

    随着入场的宾客越来越多,平时只能在电视上一见的当红明星也都接踵而至,谭惜不由感慨:“这酒会到底是什么性质?不过年不过节的,为哪般?”

    “大概是有钱,烧得慌。”虞瑞也跟着吐槽。

    虞瑞作为帝听传媒的未来boss,自然不断有人上前来和虞瑞打招呼,同时多看几眼他身边的谭惜。谭惜也很有礼貌地保持微笑,有人主动搭话,她也会十分自然地接上几句。

    完全就是职场女精英的范儿。

    直到两个男人的入场,让谭惜的神色多了一抹惊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