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章 心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厅里的气氛有些古怪,虞瑞见事情向着不可收拾的地步发展,立刻出来解围。

    “爸,宾客们都在那边等着呢,今晚这个酒会,你不会只打算和谭惜一直聊天吧?”

    虞威冷冷瞥了他一眼,收敛起自己的情绪,转身走了。

    谭惜从巡回的服务员手中端过一杯酒,优雅地抿了一口,表情镇定自若,完全看不出刚才的犀利模样。

    “你还真没夸张,还是得我给他解围。”虞瑞看着谭惜,苦笑。

    又和虞瑞随便聊了几句,旁边的青年男女都已经在跳舞、合影,互留联系方式,唯独谭惜和虞瑞这边,空空荡荡,连个过来说话的人都没有。

    现在所有在场的人都已经摸清楚状况,谭惜是虞瑞的女人,两个都不能勾搭。

    就算是勾搭,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勾搭。

    本以为这场酒会就要这么无聊地度过了,谭惜拉着虞瑞准备先撤,陆离却穿过层层人群走了过来,指着前面的舞池,不冷不热地问:“可以请谭小姐跳个舞吗?”

    谭惜眉头一挑,直接拒绝。

    “抱歉,我不会跳舞。”

    陆离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谭小姐谦虚了吧,我记得你以前在夜场学过一段时间跳舞,现下用这种理由拒绝我,未免有点绝情。”

    听到他提起旧事,以及二人在练舞室里那不堪的第一次,谭惜冷冷看着他,说:“我会不会跳不跳舞,当然是因人而异,你来邀请我,我自然就不会跳了。”

    站在一旁的虞瑞忽然伸出手来,做了个绅士的邀请,“那这位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我能不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呢?”

    谭惜扫他一眼,直接将手放到他的掌心。懒得去看陆离是什么表情,谭惜直接被虞瑞拉着进入了舞池。

    “帝听传媒的酒会,为什么邀请了他们?”跳舞的时候,谭惜压低了声音问虞瑞。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爸故意的。”说起虞威,虞瑞大感头疼。

    看着他都快拧成一团的脸,谭惜咬着唇:“我今天是不是让你爸爸下不来台了?”

    “还好,我这块台阶铺得及时。”虞瑞安慰她。

    随着悠扬的音乐,舞池里的气氛不断升温,已经有不少正在跳舞的男女开始讲悄悄话。

    但谭惜这边,似乎出了点状况

    “你踩我脚了!”虞瑞的痛呼声。

    “啊!不好意思!”谭惜略带尴尬的道歉声。

    “你又踩到了!”

    “”

    一支曲子还没结束,谭惜就扶着一瘸一拐的虞瑞从舞池里出来,找了个座位让他休息。

    虞瑞的俊脸都快扭曲了:“谭惜,你是真不会跳舞啊!”

    谭惜不自然地轻咳一声,说:“我以前学的,不是这种舞”

    低头看了看已经被谭惜踩得不像样子的昂贵皮鞋,虞瑞开始叹气:“我今天最后悔的,就是让你穿了这双高跟鞋!”

    鞋跟细长的高跟鞋显得谭惜整个人高挑又性感,可这代价是沉重的,因为,虞瑞的脚被谭惜踩肿了

    “我们还是去医院吧?”谭惜哭笑不得,一边又有些自责。

    “去什么医院?要是传出去我虞瑞和女人跳舞被踩到送医院,我还要不要活了!”虞瑞强烈反对。

    谭惜皱了眉:“可是,你的脚肿成这样,必须尽快消肿。”

    虞瑞还是坚持不去医院。

    “那我们就回家处理一下吧,我不会开车,你让你们家的司机过来一趟。”谭惜说。

    “不行,我家司机是我家老头子的人,如果他知道了我脚肿,一定会和老头子说的。”

    那怎么办?谭惜环视一圈,想在大厅里找找有没有能帮忙的人。

    “我送你们吧。”陆离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出来,站在谭惜身后。

    谭惜回头看他,又看了看虞瑞高高肿起的脚面,点头同意了。

    陆晟也走出来,说:“还是我去送吧,哥,嫂子还在家等你。”

    谭惜懒得听他们争来争去,直截了当地问:“到底谁送?不送的话闪一边,我找别人。”

    “我送。”陆离看陆晟一眼,“我记得今天你是坐我的车来的,所以,我送。”

    陆晟气得咬牙,为什么他就漏算了这种突发状况呢?!出门的时候陆离刚好也在陆家,他只顺口说要去参加酒会,陆离就十分自然地跟了过来,还让他不要开车,和他坐一辆就好。

    陆离直接出门去拿车了。

    虞瑞沉默坐在一边等候,眼底的情绪,谁也看不清楚。

    坐在陆离的保时捷后面,谭惜舒了一口气。幸好陆离今天开的是这一辆,不然换上其他的千万跑车,连个后座都没有,那才是真的发愁。

    “去哪里?”陆离问。

    “去我家吧,有医药箱,应该能简单处理一下。”谭惜报上了自己家的地址。

    虞瑞的眼睛亮起来,情不自禁往谭惜那边挪了挪,与她坐得更近一些。

    听到后排的响动,陆离沉默开着车。c市的夜景不错,到了晚上,街边各种灯光映得几乎亮如白昼。谭惜出神地望着窗外,而虞瑞,出神地望着谭惜。

    从后视镜里看到两人快要紧贴在一起的距离,陆离的眸色沉了沉,踩了个急刹车。

    这下,谭惜和虞瑞一头撞在了前面的车座上。谭惜倒还好,车座上套着软绵绵的毛绒座套,而虞瑞就比较惨了,他个子高,被猛地颠了一下,一头撞上了车顶。

    听着那一声闷响,谭惜连忙查看他被撞的地方,转头又想责怪陆离,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忍住了。

    本来想臭骂陆离一通的虞瑞,看着谭惜惊慌失措查看他伤势的模样,立刻什么脾气都没了,美滋滋地让她找着伤口。

    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切的陆离,眼中闪过一抹痛苦,握着方向盘的手,也越攥越紧。

    他这是抽了什么风,居然主动要求送他们回家?然后看他们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亲密无间。

    他大概是疯了吧。

    等到了谭惜家门口,陆离坐在车上,冷冷地看着他们下车。

    “谢谢你送我们回来。”谭惜礼貌而疏离地道谢,然后扶着虞瑞,进了家门。

    看着屋里的灯光亮起来,陆离坐在车里,感觉像是有人在他的心口,一记又一记地砸着闷拳,每一拳,都让他从心上,疼到了骨子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