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3章 锥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直看着那灯光看到午夜,仍然没见虞瑞从里面出来。陆离打开车门,将烟头踩灭,然后开车离开。

    别墅二楼的卧室里,虞瑞乐滋滋地坐在谭惜的床上,啃着苹果看电视。

    谭惜头疼地看着他,自从冰敷消肿之后,他就直喊脚还疼,赖在这里不肯走。由于罪魁祸首是她,她也不好意思赶他走。

    “你今晚不打算走了?”谭惜无奈地问。

    虞瑞又开始“哎哟哎哟”起来,“我脚这么疼,怎么走啊?”

    谭惜拿起手机,“我帮你叫车。”

    “不行,都这么晚了,我这种超级大帅哥万一被坏人拉走了怎么办!”虞瑞面不改色。

    “拉走了那就是为民除害!”谭惜直翻白眼。

    虞瑞干脆躺下,眼睛一闭,“你这床还算舒服,我就在这里凑合一晚吧。”

    谭惜睁大眼,见过无耻的人,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电视里还在放着狗血偶像剧,谭惜索性也不看了,关了电视,从柜子里翻了一床被子,“明天一早赶紧走人,我下午还有课,别吵醒我。”

    虞瑞睁开眼,一本正经地点头。

    抱了被子去楼下的房间,谭惜的优点就是,不管在哪里都能睡得着。沉沉的倦意很快席卷了她,不一会儿,呼吸就已经均匀绵长。

    睡不着的反倒是楼上的虞瑞,枕头上满是谭惜身上、头发上那种好闻的味道,他像只小狗一样,这里闻闻,那里嗅嗅,感觉自己简直快成了变态。

    外面的夜色浓重,连高亮的路灯也都变得暗沉,虞瑞没有拉窗帘,就着这样的夜晚,枕着专属于谭惜的气息。

    从未有哪一刻,离她如此之近。

    谭惜起身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打着睡意朦胧的呵欠,拉开了房门。

    这一开门,差点把他吓了一跳。

    虞瑞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表情哀怨地看着他,一只手还捂着肚子。

    “你还没走?脚怎么样了?”

    虞瑞的声音有气无力:“脚已经没事了,不过,你也太能睡了吧?我八点就起了床,等你等到现在,都快要饿死了。”

    “所以,你就这么干坐着等我起床?”

    “不是你说你下午还有课,不要吵醒你吗。”虞瑞撇嘴,摸着已经扁下去的肚子,可怜巴巴地看着谭惜。

    谭惜摇摇头,简单洗漱了一番,就来到厨房准备午饭。

    虞瑞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熟练切菜做饭的谭惜,问:“你下午的课到几点?我去接你。”

    谭惜头也不回:“不用了,下课之后我还想去逛逛。”

    “那正好,我陪你啊。”虞瑞弯唇。

    “昨天你无故在酒会上没影,估计你爸都快疯了,你还是做好你的安抚工作吧。”

    虞瑞头疼起来,“这么好的气氛,你偏要提这件事。”

    “去洗手吧,饭快好了,准备吃饭。”谭惜说。

    虞瑞乖乖地洗了手,像个等吃饭的孩子的一样,坐在餐桌上,巴巴地向厨房那边探头探脑。

    不一会儿,谭惜就端着一盘鸡蛋炒西红柿走出来,盛了两碗白米饭,又开了一盒午餐肉。

    “吃吧,冰箱里没什么菜,凑合一顿。”

    尝了一口色香味俱全的鸡蛋炒西红柿,虞瑞满意地点头,深深地看谭惜。

    “真好吃,你给我做一辈子饭吧。”

    “你想得美。”谭惜翻着白眼拒绝。

    “无情。”虞瑞叹息。

    谭惜吃完了饭,见虞瑞还没吃完,看一眼手表,快到上课的时间了。好在这里距离学校不远,乘地铁二十分钟就能到。

    “我先走了,你吃完直接把碗碟放到洗碗池里就好,回来我洗。”谭惜嘱咐一句,匆匆出了门。

    等到出门之后,谭惜意外地遇到了一个人。

    陆离的车停在门口,陆离正靠着车门抽烟。只是过了一晚上,他好像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下巴周围也冒出了一圈青色。见谭惜出来,他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然后拉开车门。

    “上车吧,我送你去上班。”

    谭惜微笑婉拒:“这不好吧?昨天的事情已经够麻烦你了,地铁站就在前面,我自己过去就好。”

    陆离一把拉住抬脚要走的谭惜,神色恼怒,又带了些痛苦:“你非要和我那么生分吗?”

    谭惜的神色也冷下来:“陆离,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自重一点。”

    他拉着她手腕的力道,那么重,像是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一般。

    “上车!”陆离几乎是吼出来的。

    深吸了一口气,谭惜挣不开他,只得上了车。

    陆离也随之上车,沉默地发动车子。

    一路上,两人谁也不说话。

    在一处十字路口等红灯的空档,陆离又燃了一支烟,吞云吐雾着。

    “熄了,我闻不惯烟的味道。”谭惜冷声说。

    陆离掐灭了烟,偏头看她:“三年不见,你就没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你在期待什么?”谭惜凝视着他,没有表情地反问。

    陆离与她对视,看到她瞳孔深处的冷漠,心也不由得揪紧。

    “谭惜你听我说,虞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们家”陆离说着,试图说服她,虞家那样的豪门,以虞威的性格,一定不会让她进虞家的门。

    “这些不用你来告诉我。”谭惜冷静地打断他,“因为我离过婚,是个不干净的女人,这些我自己很清楚。”

    陆离真是要疯了,这个女人,她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在国外的这三年,你就学会了这样羞辱你自己,是吗?”

    “陆离,你没必要这么激动,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谭惜面无表情,“开车吧,红灯过了,我不能迟到。”

    将谭惜送到了学校门口,陆离在她下车之前拦住她。

    “怎么?”谭惜回头看他。

    “你几点下课?”

    “四点半。”谭惜推开他的手,下了车。

    陆离放下车窗,语气不容拒绝:“到时候我来接你,你在这里等我。”

    谭惜没听到似的,脚步毫无停顿地向教学楼方向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陆离揉了揉太阳穴,眼角眉梢都是疲惫。

    他本想在昨夜离开,可开到半路上,还是折了回来。就在谭惜家楼下,抽着烟,坐了一夜。直到一盒烟都已经抽完,他还是坐在那里,静静看着那扇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