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章 告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谭惜冷声问。

    “做饭,不然你以为是做什么?”陆离抬眼反问。

    跟着陆离走进这栋熟悉的房子,像是经常有人清理,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与她三年前住在这里时没什么两样。

    她几乎错觉,在美国的三年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她还是照常回到这个家里,做好了饭,不停看着时间,等陆离过来。

    “位置这么偏的房子,你是卖不出去了吗?”

    陆离坐在沙发上,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在c市,一房难求,你觉得会卖不出去吗?”

    谭惜走到厨房,看了一圈,发现曾经的那一套东西都还在。围裙还好好地挂在厨房的墙上,厨具还摆放在柜子里,连位置都没有乱,包括洗碗巾,都还是原来的方形粉色款式。

    无端觉得心闷,谭惜打开窗子透气,压下心里那烦乱的感觉。

    他不是一直都希望她和他断得干干净净,最好再无联系吗?可他为什么要在她走后,还保持着这栋房子之前的样子,今天又带她来这里?

    谭惜快步走出来,讥诮地看着他:“陆离,你是不是就喜欢外面的女人?家里的,你永远不会珍惜,外面的,你又偏要招惹,你们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陆离不动声色,翘着的二郎腿交换了一下左右腿,“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今天带你过来,只是想吃一顿你做的饭而已。”

    谭惜平静下来,打开袋子,拿出买来的洋葱。

    “柴米油盐都是最新的,你不用担心过期。”陆离提醒她。

    “我倒希望是过期的。”谭惜讥笑一声,走进了厨房,开始乒乒砰砰地做起饭来。

    听着她那故意弄出的大动静,陆离揉了揉太阳穴。昨晚一夜没睡,下午也只睡了两个小时,现在头疼得厉害。

    谭惜系着围裙,面无表情地把锅烧热,倒油,放上葱花和切好的肉片。

    一切都很像三年前,风平浪静的某一天。

    半个小时后,谭惜弄好了饭菜从厨房里出来,却发现,陆离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那么高的个子,只能缩手缩脚地蜷在沙发上,谭惜回忆起从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候。陆离赖在这里不肯走,等到第二天她出来,发现他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谭惜的动作放轻,将饭菜放到桌上,扣上盘子保温。然后去她原来的房间,从柜子里找了一条毯子,盖到了陆离身上。

    没想到只是这样细微的动作,陆离就动了动睫毛,然后迷蒙着醒来。

    “你睡觉什么时候这么浅。”谭惜起身,一指饭桌,“饭菜都做好了,就在桌上,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正要迈步离开,手也被人从后抓住。陆离的手掌温热,紧紧包裹住她的小手。

    “别走,留下来。”

    陆离的语气近乎乞求。

    “你到底在搞什么?饭菜我已经应了你的要求做好,你还想做什么?”谭惜压下心里的那一点酸楚,冷着声音问道。

    “留下来,陪我一起吃。”陆离低声说。

    他是在搞笑吗?她凭什么要陪他一起吃饭?还装出那样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作给谁看?

    谭惜深吸了一口气,甩开陆离的手,转身回到饭桌前,撤下罩住饭菜的盘子:“要吃就赶紧过来,等会天黑就不好打车了。”

    陆离的脸上多了一抹光彩,“等会我送你回去。”

    到了饭桌上,陆离有些惊愕地看着桌上那一盘孤零零的炒洋葱,有些哭笑不得:“你还真的只做了这一盘菜?”

    谭惜皱着小脸:“不然呢?我还给你加了肉片,已经够良心了。”

    “是。”陆离无奈地应声,夹了一筷子洋葱到嘴里,那种鲜香的感觉时隔三年,再次融入口中。

    “熟悉的味道。”陆离说。

    谭惜却嗤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拆穿:“得了吧,你一共才吃了几顿我做的饭,从前就算我做满一桌子你爱吃的东西,也没见你多看一眼。”

    陆离无话可说,只能沉默地品尝地那种味道。

    谭惜扒着饭,没吃几口,就看到陆离离了桌,转身去拿了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他拿了一瓶红酒出来,外加两个杯子。

    “就这么一个菜,还要喝两口?”谭惜不解地问。

    “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总该像样子一点。”陆离开了红酒,倒了两杯。

    谭惜略一思索,然后弯唇笑。

    “也好。”

    闻着酒杯里浓郁的酒香,谭惜抬眼,“魂牵?梦烧去年主打的一款红酒,据说里面有果香酒香,喝了一口还想再喝,但是后劲很大,不宜多饮。”

    陆离笑笑:“这款酒,在美国也畅销吗?”

    “当然,美国有不少梦烧旗下的红酒庄园,知名度还算不错。”谭惜说着,端起酒杯,与陆离持平。

    陆离无声看她。

    “既然今天在这里共餐,不如就算是一场小聚。”谭惜弯着唇笑,笑意未达眼底,“三年前我不辞而别,是我的不对,今天,就算是我补上。”

    补上那一场,没有勇气完成的告别。

    陆离握着酒杯的手指,无意识地收紧。

    “这第一杯,我敬你从未对我有情,如果不是你冰冷待我,我可能到今天,都还是一个只会围着男人转,除了家务什么也不会的女人。”谭惜唇角的笑意上扬,仰头,一饮而尽。

    陆离的手摩挲着酒杯,直到酒杯在他手中转了几圈,他才跟着一饮而尽。

    谭惜为两盏杯子再续上酒。

    “第二杯,我敬你这三年帮我隐瞒我们离婚的事实,我不想让我爸妈为我担心,所以,谢谢你。”

    同样是一饮而尽。

    “第三杯,就当是我补上三年前应有的告别。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我不要脸,傻等,死撑,感谢你容忍了我那几年的幼稚愚蠢,同时也祝福你,和你的她再无嫌隙,厮守一生。”谭惜低下头,像是自说自话似的。

    “你胡说些什么?”陆离夺过她手中的酒杯。

    这个该死的小女人,他带她重回这个地方,可她却和他说了些什么东西?

    告别?她这一次回来,还以为她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