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0章 强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安妮耸了耸肩,故作委屈地嘟嘴:“我不过是说了事实而已,你干嘛这么凶啊?”

    虞瑞有些紧张地看着谭惜,起身就拉着谭惜往外走。

    “我们出去说。”

    留下安妮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眼底浮现一抹复杂的情绪。

    连句话都来不及说,就被虞瑞拉着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谭惜挣开他的手,表情镇定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你别乱说。”虞瑞头疼地扶着额,“我承认我和她是有过那么一段,不过我和她分手之后她就去了国外,前天才刚回来。”

    看他紧张的样子,谭惜心里默默叹气。

    “虞瑞,我们并不是情侣关系,所以,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谭惜说。

    他的目光在一瞬间黯了下去,轻轻点头:“对啊,我都差点忘了,你还没有接受我。”

    不忍心看他这幅样子,谭惜匆匆转移了话题:“你这几天手机怎么一直关机?害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

    虞瑞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

    原来,她还是关心着他的,所以才会来到这里找他。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本来是打算等到处理好了再联系你的。”

    从他的语气里可以听出,安妮这次回国是为了和他复合,让他一时纠结住了。

    “既然知道你没事,那我也就放心了,你去和她好好谈谈吧,我就先回去了。”谭惜弯唇一笑,准备离开。

    手腕被从后拉住,谭惜诧异地回头,却感觉眼前一花,紧接着一个温暖湿润的唇瓣紧贴上她的唇。

    谭惜陡然睁大了眼,一时忘记了伸手去推虞瑞。

    虞瑞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将她拉到怀里,不顾一切地在她的唇上辗转研磨,呼吸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

    “你们在做什么!”

    安妮惊愕地看着拥吻中的二人,不可置信地怒喝一声。

    谭惜连忙推开虞瑞,退后两步。唇上尚有属于他的气息,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手足无措地僵在原地。

    被推开的虞瑞,慢慢睁开眼,没有看安妮,而是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谭惜。

    “早就想做这件事了,可惜,到今天才有这个胆子。”虞瑞自嘲地笑笑,语气突然认真起来,“以前我不敢做,是因为我怕吓到你,连朋友都做不成,可就在刚才我想明白了,做不成朋友就不做,我不想做你的朋友,我只想做你的恋人。”

    这从未有过的直白告白让谭惜怔在那里,脑子里乱哄哄的。

    站在一旁的安妮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她的心上人,一改吊儿郎当的纨绔样子,无比深情地对其他女人告白。

    她出国的这几年,心里想的爱的,只有虞瑞一人,在认清了这一点后,她才决定回了国,再争取一次自己的爱情。

    可她看到的是什么?

    “虞瑞,你忘了你当初和我说过的话吗?这辈子除了我你谁也不爱!”安妮冲到了虞瑞面前,大声责问道。

    虞瑞皱起眉头,眼神冷漠地看着安妮。

    “你当初和我爸睡的时候,想过我对你说的这句话吗?”

    好不容易缓过一些的谭惜,听到这话,立刻又被雷得外焦里嫩。

    安妮先是有些心虚地垂眼,随后表情哀戚地说:“那是因为你爸和我说,只要我陪他一次,他从今以后都不会再反对我们在一起!”

    虞瑞不怒反笑,拍着手:“真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被他这样讥讽,安妮也冷静下来:“虞瑞,当初我们那么相爱,我们的感情不是你和这个女人能比的,我相信以你的聪明,应该知道谁才是最适合你的人。”

    “我只知道,那个人不会是你。”虞瑞冷冷地说。

    安妮的脸色变幻,恨恨地看着虞瑞:“你会后悔的!”

    “你以为你是在演电视剧?临走前还要撂一句狠话,不觉得可笑吗?”虞瑞简直要被她给逗笑了。

    一直在旁边没有出声的谭惜,看到他们两人剑拔弩张的状态,暗叹自己不该来这一趟。转头对虞瑞说:“你们好好谈谈吧,我先回去。”

    “我和你一起走。”虞瑞拉着谭惜,就要跟她一起离开。

    谭惜默默扯下他的手,说:“你还是和她谈一谈吧,我在这里,你们说什么总归是不方便。”

    不等虞瑞再说话,谭惜就头也不回地走向了电梯。

    等了两分钟的电梯,进电梯时,谭惜看到,安妮在抱着虞瑞哭,虞瑞则是定定地望着她。

    直到电梯门合上,那目光也没有消失。

    从帝听传媒回来,到了家门口,发现陆离正坐在车里等她。

    见她回来,陆离下了车,将一叠报纸丢给谭惜。

    接过报纸,谭惜不明所以地看去,报纸的头版上,一行黑色加粗的大字映入了眼里:“虞公子再曝新欢?与女模形影不离!”

    上面还印着狗仔偷拍的模糊照片,正是虞瑞和安妮一同进入公司时的瞬间。

    谭惜看了一眼报纸的日期,是前天的。原来她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我告诉过你,虞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注视着谭惜垂眼看报纸的样子,陆离忍不住开口说。

    “这些狗仔除了偷拍捏造,还有什么本事。”谭惜不以为意,“我今天见过虞瑞了,根本不是这上面写的那样。”

    陆离冷笑连连:“你还真是信任他。”

    “我的朋友,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信任。”谭惜扯了扯嘴角,将报纸丢还给陆离,“你与其在这里嘲讽我,不如想想你自己,你有信任过谁吗?”

    被她这么一问,陆离像是被戳中了痛处。

    因为出生在那样的豪门家庭,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之后他又从商,看遍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信任,对他来说,变成一个更加缥缈的词。

    “你是在怪我不信任你吗?”陆离拉住想去开门的谭惜。

    “你想多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需要你的信任。”谭惜对他一笑,然后轻巧地挣开他,开门进屋,将他隔在门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