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1章 赖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站在门外,看着已经紧闭的大门,才想起自己来这一趟的目的。

    他在看到报纸的第一时间就冲出了家门,他想把这一切都告诉谭惜,让她看清虞瑞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想她被欺骗。

    在上一次谭惜毫不犹豫地下了他的车后,他就真的确信谭惜已经不再爱他。

    好像那个当初弯着眼说爱他的人,在三年前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过。而现在的这个谭惜,其实只是另外一个人。

    原本,他已经决定放手了的,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见她,不去想她,可他在看到报纸后,什么都来不及想就冲到了她家。

    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说出信任别的男人的话,他的心拧着似得疼。

    在门外站了许久,直到天都开始暗沉起来。

    谭惜换好了家居服,看了看窗外的天。大片大片的乌云向这边已经聚集过来,看样子等会儿会有一场暴雨。

    不过,与她无关。

    她打开电脑,继续着没有写完的文章。

    暴雨如期而至,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窗上,狂风将没有关紧的窗户吹开,顿时潲了满地的雨。

    谭惜起身去关窗,不经意间看到,陆离正站在楼下,仰头往楼上看,浑身已经湿透,单薄的衣服也被风吹得鼓起来,被雨一淋,又粘在身上。

    “陆离,你发什么疯!”谭惜向他喊了一声,只是风大雨大,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狠狠关上窗,谭惜又拉上了窗帘。过了五分钟,本以为陆离也应该走了,拉开窗帘往外看时,却看到他仍然站在那个位置,没有动过。

    “关我什么事”谭惜自我催眠似的,再一次拉上窗帘,重新坐到了电脑前。

    可她满脑子都是陆离在暴风雨中的单薄样子,c市最近大幅降温,就算身体再好,也没人能经得起那样折腾。

    心像是被一只手拨乱,谭惜坐不住了,拿了雨伞,咬着牙开了门。

    陆离见她出来,视线跟着她走,满眼都是她的身影。

    “你疯了吗?跟我进来!”谭惜斥着他,一面要维持着雨伞不被大风刮走,一面又要拉扯着陆离。

    等回到屋里,她的衣服也湿了大半,这样的暴风雨,根本不是雨伞能挡得住的。

    将陆离带到浴室,谭惜帮他放好了热水,冷着脸说:“洗了澡,雨停之后你就走。”

    陆离的目光定焦在她也湿了大半边的衣服上,拧着眉说:“你先洗。”

    “你洗不洗?不洗现在就走!”

    陆离知道多说无益,索性直接抱了谭惜,快速除去她的衣服,将她丢进浴缸里。

    “你干嘛?喂!”谭惜慌着小脸,扑腾着要起来。

    陆离用一只手按住他,同时用另一只手脱掉自己的衣裤,随后,一抬腿,也跟着进了浴缸。

    谭惜扑腾了一会儿,眼看着地上的水越来越多,自己却还是被他按着起不来,也就安静下来。

    陆离看着她将唇都咬得发白,帮她搓洗着身体,淡淡地说:“你就算生气,也没必要和自己较劲,等会嘴唇咬破了,有你喊疼的时候。”

    “我就不该让你进来!”谭惜咬牙切齿地说。

    陆离拉过她一条手臂,在她惊慌失措的眼神下,抿着唇帮她擦洗着身体。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他有什么其他动作,谭惜这才放下心来,将头扭向一边,任由陆离摆弄着她。

    泡在温热的水里,还有人帮她洗着澡,不一会儿,谭惜就感觉眼皮沉了起来,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差点睡着。

    陆离好笑地看着她舒服得小猫似的样子,压下身体的不适感,将她从浴缸里抱出来擦干,又迅速用浴室里的浴袍将她裹上。

    “去开空调,小心感冒。”陆离说。

    谭惜虽然心里有气,还是转身乖乖地去开了空调。

    开好空调,谭惜来到厨房,煮了一锅姜汤。

    生着气盛上两碗,谭惜想起陆离最不喜欢和姜有关的东西,哼了一声,坏心地把他的那一碗里盛了更多。

    过了一会儿,陆离从浴室里出来,自发地裹上了浴室里多出一套的浴袍,脸色黑黑的:“怎么有两条浴袍?”

    谭惜气得不行:“拜托,你脑洞不要那么大好吗?两套浴袍,当然是用来换洗的!”

    得到满意的答案,陆离终于缓和了脸色,闻到桌上姜汤的味道,又皱了皱眉,抬腿就要往卧室里面走。

    谭惜在心里憋着笑,把他叫住。

    “喝了它,不然不许进去。”

    “不。”陆离想也不想地拒绝。

    注意到他的脸色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谭惜三两步走到他面前,用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

    “你发烧了!”谭惜脸色难看地说。

    陆离早就察觉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只是这点程度的感冒,他还不放在心上,当下拉了谭惜的手,“没事,睡一觉就好。”

    “你想得美!”这个脸厚如墙的男人,居然还想在她这里睡觉?!

    谭惜端了那碗姜汤,试了试温度,不容拒绝地端到陆离面前:“快喝了,就是一碗姜汤而已,我放了红糖,没有那么大味道,再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任性?”

    说完,她自己都愣住了。幼稚,这是从前陆离形容她的词汇。

    陆离垂眼看她,显然也想起了那段曾经。

    “想在这里睡觉就得喝了它,不然现在你就走!”谭惜的态度强硬。

    陆离知道躲不过去,拧着眉,像上刑似的,接过碗,仰头一口气全喝了下去。

    看着只剩空底的碗,谭惜满意点头,把他带到卧室里,看着他躺下,帮他掖好了被子。

    她上辈子究竟欠了他多少,这辈子要这么折磨她。

    “睡吧。”不想再看他那张让她心烦意乱的脸,谭惜直接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在她离开后,房间内的陆离满意地勾唇。

    她终究还是在意他的,在知道了他发烧之后,她眼底那来不及隐藏的担忧被他敏锐地捕捉到。

    被她灌姜汤,他其实情愿得不得了,尽管姜汤的味道他无法接受,可如果是她亲手做的,他又怎么会挑剔?

    这一次淋雨,非常值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