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2章 温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坐在客厅,开始生着闷气。气自己为什么还是放不下陆离,在知道他生病后,她的心都揪了起来。

    明明已经打定主意,远离他,过新的生活。可她的情绪还是无法控制地,一次又一次,被他左右。

    无论如何,她不想再重蹈三年前的覆辙,他现在已经是个有家庭的男人,对她的这一丁点感情也不只不过是一时的兴趣,她不能再傻了。

    坐在客厅等了许久,陆离所在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应该是睡着了。谭惜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也觉得有些疲倦。昨晚仗着自己今天不用上班,熬夜赶了一篇文章,现在困劲上来了。

    开着空调,整个客厅都暖暖的,谭惜就在这暖意下,躺在沙发上,安静地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谭惜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她房间的天花板。

    回忆起之前的事,她掀了被子起身来到客厅,陆离已经不在了,她不知是欣慰还是失落地叹了一口气。

    “叹什么气?”

    一道声音突然从二楼传来,吓得谭惜身体一颤。

    愤怒地望上去,只见陆离正扶着楼梯,笑吟吟地看着她。看样子,感冒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雨都停了,你怎么还不走?”谭惜冷冷地说。

    “因为你,我生了病,你不觉得你应该照顾我一段时间吗?”陆离边说边拖过一旁的黑色行李箱,“行李我都带来了,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谭惜“蹬蹬蹬”地上了楼,来到陆离面前,看着那只装得满满登登已经鼓起来的行李箱,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怒火:“陆离,陆总裁,请你讲点道理好吗?是你死皮赖脸地到我家门口站着,我怕你死在我家门口才好心让你进来,现在你还讹上我了?”

    “你说得没错。”陆离点头,唇角弯起的弧度,很是欠揍。

    谭惜被气得不轻,又拿他没有办法,问他:“你衣服都湿透了还没洗,你是怎么回去拿行李的?”

    “哪用得着我亲自来做?一通电话的问题。”

    谭惜下楼,到浴室换了身衣服,望见外面虽然雨停,但仍有积水的路面,找了双防水的靴子,对楼上的陆离说:“你自己待着吧,我出去一趟。”

    “做什么?”

    “买菜!”谭惜没好气地说。

    陆离拧眉:“上次不是陪你买了那么多,这就全吃完了?”

    “你以为菜会下崽啊!一共就那么几样东西,这都过去几天了?再不吃完,都要坏掉了!”谭惜丢给他一记白眼。

    “那你等我下,我也去。”陆离动作迅速地从行李箱翻出衣裤,当着谭惜的面就开始换起来。

    谭惜急急地偏过头,表情要多崩溃就有多崩溃。上天到底和她什么仇什么怨,派来陆离这个厚脸皮的来整她!

    看着她变为粉红的耳朵,陆离低沉地笑了几声。之前所有的沉郁、不快,统统烟消云散,只有唇角忍不住上翘的弧度,才能说明他此时的好心情。

    拎了购物袋和陆离一起出门,陆离去开了车,谭惜蹙眉:“超市就在前面,就十分钟的路程,你也要开车。”

    “地上这么多水,溅到身上很麻烦的。”

    “哪里麻烦了?不就是脱下来往洗衣机里一扔的问题吗?!”谭惜恼怒地反驳。

    被她这样凶神恶煞地吼着,陆离的唇角却一翘再翘。他从来不知道,和她吵架,都可以这么开心。

    如果可以和她一辈子都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那就太好了。

    他脸上的笑容在谭惜看来,十分诡异。按照陆离的臭脾气,他不黑着脸都算好,现在怎么反倒笑起来了?

    摸不着头脑的谭惜,觉得陆离大概是在方才发烧的时候,烧傻了。

    到了超市,谭惜支使陆离:“去那边挑些鸡蛋,挑大一点的买。”

    陆离挑了挑眉,这小女人,支使起人来脸不红气不喘的。

    看着她颐指气使的小模样,陆离失笑,优哉游哉地去那边挑鸡蛋去了。

    谭惜则来到蔬菜区,挑了些青菜,在路过洋葱柜的时候,犹豫一下,还是拿了几颗放到购物车里。

    陆离很快回来了,谭惜一看,差点气昏过去。他居然为了方便,直接拎了两盒用保险模覆好的鸡蛋回来!

    “不是让你挑散装的鸡蛋吗,怎么拿这个回来了?”谭惜青着脸问他。

    “它们同样是鸡蛋,我们不要搞种族歧视。”陆离煞有介事地说。

    谭惜忍了很久,才忍住把鸡蛋掀到他脸上的冲动。

    路过鲜肉区,陆离指着那些生肉说:“为什么同样是肉,熟的时候看着就很可爱,生的时候看着那么恶心呢?”

    谭惜一笑,露出森森白牙:“同样是肉,我们不要搞种族歧视,所以,今天晚上你就吃生的吧。”

    “”

    称了两斤瘦肉,谭惜故意让陆离拎着,引来陆离的不满。

    “为什么不放到购物车里?”陆离问。

    “肉很油啊,如果沾到其他袋子上,会很麻烦的。”

    陆离听出来,谭惜这是在故意找他的别扭,还在为之前他说的积水溅到裤子上会很麻烦不满呢。

    眼底带了笑意,面上却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

    果然,谭惜看见陆离板起的脸,郁结的心情顿时好了一大半。

    陆离的不开心,就是她最大的开心!

    陆离偷偷睨着谭惜明亮起来的表情,眼底的笑意更深。

    又逛了一会儿,谭惜本想买一些方便面在家里备着,不想做饭的时候泡一碗就可以了,却被陆离拦住,怎么都不让她买。

    “从前你吃这些垃圾食品也就算了,现在我监督你,你不许再吃。”陆离说。

    听他这么说,谭惜的眼睛瞪起来:“陆离你别太过分了!赖在我家不走,还敢管我吃什么!”

    “我就是要管。”陆离不紧不慢地说,又在心里补上后半句,“而且我还要管一辈子。”

    最后,方便面也没买成,谭惜皱着小脸,从旁边的柜上拿下几包挂面。

    “我买挂面总行了吧!”谭惜没好气地把挂面扔进购物车里。

    “孺子可教也。”陆离弯着唇点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