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7章 被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谭惜又走到窗前,再次确认他开车离开后,才放松了身体,长舒一口气。

    她按住左心口的位置,有些迷茫、疑惑。

    明明在三年前就已经疼痛到麻木的心,到现在,为什么还在泛着疼?

    下午,谭惜照常去上了课,只不过讲课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到了晚上,她收到了张嫂的imessage信息,她们已经到达机场,取了票,在等待着登机。

    想着马上就能见到等等,谭惜就恨不得时间快些流逝。

    谭惜和陆离都是一夜无眠。

    从谭惜家出来的陆离,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开了一会儿,摸出怀里精致的小盒子,随手从窗外扔了出去。

    之后,他回到了郊外的那栋房子里。

    这栋房子算是他们回忆最多的地方。有冷战、有争吵,还有他上瘾到极致的,与她的缠绵欢愉。

    现在,这座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变样,只是,没有她。

    从一个房间里拎出两瓶酒,陆离靠着沙发,坐在地上。

    在她消失的三年里,每当他郁郁时,都会来这里喝酒。渐渐地,这里的藏酒比陆宅的藏酒室更多。

    酒滚入喉,辛辣、微苦,余香却让人回味。

    就着回忆饮酒,本该让人醉。可陆离的酒量偏偏是千杯不倒,他很想大罪一场,最好是一觉醒来,什么烦心痛苦的事都忘却。

    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子里,突兀地响起。

    陆离接起电话。

    “陆离,你现在在哪儿?你和顾之韵两个人怎么回事,这么晚了都不在家的!”电话里的陆母抱怨着,今天陆家新请了个养生厨师,她让厨师炖了养心汤,专门给陆离送来,没想到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妈,我在外面,改天我去看您,今天您先回去吧。”陆离低声说。

    听出他声音里的嘶哑和低落,陆母立刻问他:“你声音这是怎么了?你跟妈说,你是不是和顾之韵那个女人吵架了?哎哟,我早就让你不要娶那种女人的,当初我和你爸那么拦着,你就是不听劝,现在怎么样?你看她一天到晚嘚瑟的,除了花钱还是花钱,我看她根本就是奔着你的钱来的!”

    被陆母这一通抱怨,陆离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说:“妈,之韵她跟了我那么多年,再怎么样我也应该照顾她,你对她少一些偏见吧。”

    “行行行,你就护着她吧,你这么大的人了,我是说不听你了。”陆母叹气,看着手里的汤锅,没好气地递给司机,“回去了回去了,白跑一趟,还没人领情!”

    挂断了电话,陆离起身,在沙发上躺下,凝视着以前谭惜的房间,就这么看了一夜。

    谭惜家里,她努力地想让自己尽快入睡,养足精神,天亮去接等等回来。可她越是催眠自己,越是清醒,总是忍不住看着时间,看外面有没有天亮。

    等等才刚刚生了病,这几天又吃不下饭,紧接着又要坐那么久的飞机来回折腾,真不知道他的小身体能不能承受得住。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还有几个小时飞机就会落地,既然睡不着,谭惜索性起身,给自己做了一顿简单的早餐,然后打开电脑,看看新闻打发时间。

    这边,陆离也起了身,来到浴室洗了脸。

    他还是决定去找谭惜说清楚,昨天谭惜翻脸来的突然,他不相信她是真的突然想通了什么,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开着车,陆离在路过一处草坪后,下车走进去。恍惚记得这里就是他丢弃戒指的地方,也不知道过了一晚上,会不会被人捡去。

    陆离一寸一寸地仔细地翻找着,太阳升上来,暖洋洋的日光照在他的背上。

    又过了一个小时,谭惜穿戴整齐地出了门,预先叫好的车停在门口等着她。

    “去机场。”

    陆离还在找寻着戒指,他记得盒子上面镶嵌着金属,在太阳光下,一定会发光。终于,他在一处茂盛的草丛里发现了盒子,上面沾染了些许草屑,打开盒子,钻石的光辉明亮。

    陆离用手指掸去上面的草屑,重新将他揣进怀里。

    上了车,开往谭惜家。

    到了机场,谭惜等待了一会儿,不久后,机场的广播就响起来,那一趟美国直飞c市的航班已经抵达。

    在人流中,谭惜一眼就看到了张嫂怀里抱着的那个小小的人儿,那个小人儿也一眼就看到了谭惜,大眼睛晶亮晶亮的,伸着小手就要向她扑过来。

    “麻麻!麻麻!”等等稚嫩的童音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在看到等等粉雕玉琢的精致小脸时,不禁惊艳地看着向谭惜看去。

    “果然是什么样的妈妈就有什么样的孩子,母子两个都是颜值爆表哦!”一位路人逗弄着等等。

    等等立刻偏头看去,大眼睛一弯,甜甜地说:“谢谢姐姐。”

    这一句,立刻又引起了一阵小喧哗。

    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谭惜扶额,等等什么都好,撩妹招数更好。看那刚才逗她的大婶,少数也有三十多了,居然还叫人家姐姐。

    “谭小姐。”张嫂抱着等等走到谭惜面前,将等等换给她抱着。

    “等等!”谭惜早就心急如焚,接过等等,上下检查了他一番,看到他神采奕奕的小脸时,才放下心来,同时狐疑地看着张嫂。

    “张嫂,不是说等等病得很严重吗?这怎么”看着有点不太像?

    问起这个,张嫂也是一脸尴尬。之前等等发烧的确不假,吃什么吐什么也不假,可他一上了飞机,立马就活蹦乱跳了,飞机上的那些食物他吃得有滋有味,一点也没有之前病怏怏的样子。

    和谭惜说了来龙去脉,谭惜马上拉了脸。

    她们都被等等给骗了!

    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谭惜冷眼睨着等等,问他:“说吧,为什么要骗张婶婶和妈妈,你知不知道妈妈都快担心死了?”

    等等委屈着小脸,坐在谭惜的腿上,往谭惜身上蹭啊蹭。

    “麻麻,我要是不装生病就见不到你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