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1章 爱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自是懒得听她解释,直接起身去车库拿车。

    到了陆家,陆母见他们来了,阴沉着脸没有好脸色。

    “哟,稀客啊,这么晚了,你们来干嘛?蹭晚饭吗?”陆母阴阳怪气地问,话是冲着陆离说的,眼睛却一直死盯着顾之韵。

    “妈”陆离刚想开口说话,就被顾之韵拦住,她低着头说,“妈,实在抱歉,那天晚上我和陆离都刚好有事不在家,害得您白跑一趟”

    “别,你不用和我道歉,反正我那汤也不是给你送的。”陆母讥笑一声,“至于你大晚上的为什么不在家,你和你男人解释去,我就知道,夜总会出来的,能有什么好货?”

    顾之韵一听就明白了,陆母这是在怪她晚上不回家的事情,可她的话那般难听,陆家的佣人都在偷眼瞧着她,那些个看笑话的眼神,让她羞愤地咬牙。

    陆离自顾自地坐在一边,从茶几上拿了水果放在手中打量。顾之韵看了更是委屈,他现在已经冷漠到不帮她解围的份上。

    看着陆离最近有些陷下去的脸颊,陆母到底心疼儿子,叫来厨师,吩咐他准备陆离爱吃的食物。

    陆母吩咐完了厨师,一转头,看到顾之韵还站在那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是做什么?好像我们陆家诚心找你不痛快似的!”陆母扶着脑袋,将目光转向陆离,“你老婆是怎么回事?她是看我不爽还是看我们陆家不爽?”

    顾之韵咬着唇,眼里蕴了两泡泪,委委屈屈地看着陆离,想让他帮忙说两句话。

    “妈,差不多行了,之韵她也没怎么样,您何必发这么大火?”陆离叹着气,从口袋里掏出支票本,写了一张三百万的支票,递给陆母。

    “妈,这些日子让您为我和之韵担心了,这些钱您先收着,喜欢什么就去买,不够的话儿子再给您拿。”

    陆母闷闷地看了一眼手中的支票,巨大的数额让她心下一喜,故意板了脸:“你这是什么意思?在你眼里,你妈就是那种钱能打发的人是吧?”

    “我哪有那个意思!”陆离连忙说,“我是看您最近都瘦了,心疼您。”

    陆母的脸色好起来,脸上的笑意藏不住了,口上说着:“你们两口子的事情我是管不着,我也是看你们这样,心急!你说你们都结婚几年了,都没给我生个孙子出来。”

    提到了孩子,顾之韵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她偷偷看过不少医生,中的西的,无一例外都对她摇头,说她再怀孕的几率太小。民间的土方子,该试的她也试了,可陆离根本不愿意碰她不说,就算是碰了,也没见有什么效果。

    “妈,孩子的事情急不得。”陆离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想的,却是等等那张稚嫩的小脸。

    陆母叹息一声,回顾陆离的这两个媳妇,一个是主意正的谭惜,瞒天过海地和陆离离婚,一个是夜总会出来的小姐,结了婚也不安分。

    陆家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从陆家回来,陆离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都已经半夜十一点了,还是没有要进房睡觉的意思。

    顾之韵从浴室出来,身上抹得滑溜溜,香喷喷,看着陆离目不斜视的样子,不禁咬了唇,委屈至极。

    自从那个谭惜回来之后,他对自己的态度就一落千丈。从前不管怎么说,对她也都是疼爱的,现在即便她被陆母训斥,他也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她一定要重新夺回他的心!

    一步三摇地走到陆离的面前,顾之韵故意坐得离他很近,身上的那一款催情香水“黑色禁药”散发着热烈迷情的香气。

    “老公,这么晚了,我们也睡了吧?”顾之韵凑到陆离的耳边,吐气如兰。

    陆离看他一眼,目光镇定,“你先去睡吧,我再坐一会儿。”

    顾之韵的脸色一变,随后引诱得更加卖力。本就凑得极近的坐姿,变为半倒在陆离的怀里,纤手有意无意地撩拨着陆离的小腹处,偶尔触上那还未雄起,就已十分硕大的雄伟上。

    陆离不是傻子,他知道顾之韵是什么想法,可他实在不想碰她,即便是在催情香水的熏染下,他对她,也没有任何情欲可言。

    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一寸,陆离看着电视,说:“你先去睡,客厅凉,你穿这么少,当心感冒。”

    顾之韵的脸色彻底白下来,连这样的诱惑他都无动于衷,她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法子。

    今天陆母说的那一番话,句句都像是在她身上捅刀,三年前的那一天晚上,她根本没有想过会真的失去孩子,她为了让陆离厌恶谭惜,在从谭惜那里回来之后,转眼就去了健身房,剧烈运动做了个遍。

    到了晚上,她如愿地肚子剧痛,她胸有成竹地吃下医生开的安胎药,可谁知却毫无效果,鲜血像流不尽似的,染上了大半张床单。

    到现在,她被医生断为几乎不可能再次怀孕,她不甘心,她还想再试一试!

    “阿离,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越来越不知道你心中所想了。”顾之韵抹着眼泪,“从前你和谭惜结婚,留我一人在空房子里等你回来,我也觉得,自己离你是那么近,可现在,你就坐在我身边,成为了我真正意义上的丈夫,我却觉得离你很远。”

    这一番听起来真情切意的话,让陆离怔忡。

    是了,他在和谭惜结婚的当晚就跑了回来,原本应是他和谭惜的洞房花烛夜,变成了他与顾之韵的彻夜缠绵。

    在爱上谭惜之前,他也一直都觉得自己真正的爱人只有顾之韵,一辈子都会和她在一起。可直到他真正爱了,知道爱应是什么样子之后,才彻然醒悟。

    他对顾之韵,不过是因为她在他青涩那年恰好出现在他面前,惊艳了他一小段的时光,于是,在之后的绵长岁月里,他就在心里认定了自己爱她,爱惨了她。

    可其实,他从没有真正意义上地爱过她,那些用在谭惜身上的喜怒哀乐,在面对她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

    本书读者群:491870847,欢迎大家加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