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3章 争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的衣袖已经锋利的虎爪被划烂,里面的皮肤更是被划得皮肉翻滚,鲜血淋漓,等等白着小脸,一向伶俐的他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血血”

    陆离来不及喊痛,抱了等等快速退了几步,走到护栏边上,将等等递给谭惜抱着,这才用一只手捂了那只受伤的手臂。

    周围的人群已经骚乱起来,这时候,管理员才匆匆赶到,带着陆离从另一条路走了。

    等到陆晟拎着零食和饮料回来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吓得呆了呆,连忙跑到谭惜身边,问她怎么回事。

    谭惜还没有缓过劲,脸上已经挂了泪,心有余悸地看着怀里也吓傻了的等等,安抚地拍着他的背。

    “粑粑,粑粑!”等等挣扎着小身体,就要从谭惜怀里出来,去追陆离。

    谭惜来不及细想等等怎么知道陆离就是他父亲,回头和陆晟说了一句“回去再说”之后,就抱了等等向前面的通道追去。

    等赶到的时候,陆离正要被送到救护车上,谭惜小跑了几步,对护士说了句“我是伤者亲属”,随后也跟着上了车。

    陆离看到她,皱紧了眉头,“你跟来做什么?”

    谭惜看着护士给他做紧急的止血措施,仍有些惊魂未定,责怪道:“那么危险的情况,你怎么就冲上去了?你知不知道这一下幸好是在胳膊上,如果是在你脖子上,你可能就没命了!”

    “那又怎样了?难道你要让我眼睁睁看着我儿子在危险中不管?”陆离淡声说道。

    谭惜想说的话都梗在喉里,眼圈红了起来,赌气说着:“谁说这是你儿子了?等等是我和别人生的儿子!”

    等等看着陆离手臂上那一道不浅的伤口,也红了眼眶,咬着小嘴唇,忍住眼泪。

    陆离注意到等等的表情,心里马上难过起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父子连心吧?

    “等等不哭,爸爸没事的,一点也不疼。”陆离强忍着手臂的剧痛,温柔着眼神,用另一只完好的手轻轻捏了捏等等的小脸。

    “粑粑”

    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等等的眼泪彻底憋不住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珠子往陆离的手上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粑粑痛”

    等等这一哭,谭惜和陆离的心都像是被刀绞着一样,尤其是谭惜,也跟着哭起来。

    “等等,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看好你”

    她怎么就忘了啊,就算等等再聪明,他也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而已!

    正在给陆离打针的护士啼笑皆非地看着这一家三口,说:“马上就到医院了,情况不是很严重,伤口缝合几针就没事了。”

    到了医院,医生给陆离的伤口进行了缝合,又挂上了水,由于谭惜的强烈要求,医生最终还是安排了陆离留院观察。

    就这样,陆离光荣地住院了。

    谭惜给陆离拿药、取化验报告单、缴住院费,忙前忙后,一直没闲着。等等则是乖顺地坐在陆离的病床旁边,哭红着眼睛守着他。

    等等捧着从谭惜那里要来的苹果,找不到水果刀,犹豫着问陆离:“粑粑,你嫌弃我脏吗?”

    陆离失笑,怜爱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怎么会。”

    等等这才松一口气,做出了一个令陆离哭笑不得的举动——

    他将苹果放到嘴边,用小牙转着圈轻轻啃着果皮,嘴里积攒的果皮多了,就“呸”地一声吐到旁边的垃圾桶里

    等到陆晟和陆母急匆匆赶到时,看到的就是等等专心啃着果皮,陆离躺在病床上,满眼疼爱看着他的一幕。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白主任说你住院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啊?!好端端的怎么就进了医院了!”陆母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心急如焚地走到病床前,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查看着陆离的伤势。

    “妈,已经包扎好了,没事了。”陆离无奈地说。

    这家医院的主任刚好是陆家的世交,看到陆离进了医院,就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陆家报告了。

    陆晟在从动物园出来的路上,已经打听清楚了他离开那一会儿发生的事情,此时,他看着陆离的眼神复杂起来。

    为什么陆离会凑巧也出现在那里?陆离可不是那种有闲心观赏动物的人,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陆离是跟着他和谭惜一起进的动物园!

    一时间,陆晟心中满是懊悔。假如他没有恰好离开那么一会儿,那么救了等等的人就会是他,这样陆离就不会受伤,谭惜也会对他有更多好感

    陆母紧张了一番,确认了陆离的确没什么大碍之后,才把视线投向一旁还在啃着果皮的等等,这一看,她顿时愣住了。

    “这这是谁家的孩子?!”陆母惊疑不定,虽然嘴上这样问着,可是心里早已有了答案,那张和陆离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的小脸,此时红了小眼圈,眼神带了些倔强地啃着果皮,偶尔“呸呸”地吐掉。

    “我儿子。”陆离淡淡地说了一声。

    这时,谭惜刚缴了住院费回来,走到病房门口,看到陆母上下打量着等等,立刻沉了脸,上前一步将等等抱进怀里。

    “谭惜?!”陆母又吃了不大不小的一惊,随后她醒悟过来,立刻变了脸,愤声道,“果然我儿子是因为你才受的伤!我说你都已经和他离婚了,怎么还一直赖着他不放?是不是后悔了,想重新进我们陆家的门?我告诉你吧,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谭惜没什么表情,垂着头,任她怎么责骂。

    事情的确是因她而起,被骂一顿,对她来说并没什么。

    “妈!”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是陆离的,一道是陆晟的。二人不约而同地要为谭惜说话。

    陆母被两个儿子喝住,先是一愣,随后气得不轻,抖着嘴唇说:“好啊你们两个,我真是白养你们这么大!你们到底被这个女人灌了什么迷魂汤!”

    “妈,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地训斥人,是我自己看到等等有危险,才跑过去救的。”陆离脸色难看地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