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5章 背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麻麻,我以后不会了。”等等可怜兮兮地看着谭惜,大眼睛里蕴上一层水汽。

    平时看电视里面的老虎,明明外表萌萌哒,怎么会那么凶的嘛?!等等咬着唇,今天因为他的原因,害得粑粑受伤,麻麻担心,这么想着,心里就难受得不行。

    瞧见等等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谭惜顿时放柔了声音,问出了她心底的疑问:“等等是怎么认出爸爸的啊?是不是爸爸之前有去找过你?”

    现在事情已经这样,等等也不再隐瞒,点了头,“爸爸去幼儿园找过我,还带我去了游乐场。”

    谭惜的眉头皱起来,暗自咬牙。园方就任由别人带走等等么?幸好去的是陆离,倘若去的是旁人

    谭惜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往下想。

    更紧地抱住了怀里的等等,谭惜脚步匆忙地向地铁站走去。她要回家查个明白,有关于离婚后孩子抚养权的问题。

    她一定,不会让别人抢走等等!

    医院,高级vip病房里,陆家人基本上都到齐了。陆父陆母、陆晟,还有顾之韵,几个人围在陆离的病床前嘘寒问暖,幸亏vip病房都是十分宽敞,才不至于拥挤。

    陆离闭着眼睛,被他们一句接连一句的问话问得有些烦了,却又不能挑明,只能装作一副虚弱至极的样子,不予回答。

    顾之韵的脸色有些白,只因她方才隐隐听见了陆母在说什么“她的孙儿”“乖巧可爱”之类的话。

    陆晟没有结婚不说,就连个女朋友也都没有,所以那个孙儿,自然不可能是陆晟的孩子。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陆离。

    正在胡思乱想着,陆母又喜滋滋地提起来。

    “他爸,今天你是没有见到那小家伙,长得和咱家陆离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嘴那个甜哟,你猜他说我什么?说我年轻!不像奶奶,像姐姐!”陆母说着,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顾之韵按捺不住了,插嘴问:“妈,你说的孩子,是谁的啊?”

    陆母白她一眼,“反正不是你的!”

    陆父不动声色地扯了扯陆母的衣袖,示意她这是在外面,注意些形象。

    “孩子是谭惜那个女人生的,没想到她在三年前是带着孩子离开的,早知道这样,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走!”陆母有些懊悔地说,“也不知道我那宝贝孙子跟着那个女人,吃了多少的苦,不过她教育孩子倒是有一套,那个有礼貌哟”

    顾之韵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她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谭惜居然有了孩子,这一次她带孩子回国,居心又是什么?

    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世界上男人那么多,她偏偏就要来抢她的!八年前强行插入了她和陆离的感情,到如今,她居然还敢来犯贱!

    光是想着陆离和那个贱女人巫山云雨的画面,她都快要崩溃!现在好了,他们说不定要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搞不好,她这个陆家大少奶奶的位置,还没坐热乎就要让给别人了!

    顾之韵咬着牙,忍不住酸了一句:“谭惜在国外那么长时间,孩子还说不定是谁的!”

    陆母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尖酸道:“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吗?在夜总会做过小姐,结了婚还夜不归宿!自己生不出来,又要嫉妒别人生的,我们陆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媳妇?!”

    这一番话,说得整个病房的人都有些尴尬。直到护士敲门进来,给陆离换了吊瓶,陆父才轻咳了一声,不断给陆母使着眼色。

    陆母也觉得在公共场合说这些话不合适,冷哼一声,安静下来,上前给陆离掖了掖被子。

    闭目假寐的陆离把这一切都听在耳中,却不想说什么。对于顾之韵,他越来越失望。从刚才那一番话中就可以听出,她早已经不似原来那般善良。

    也或许,她从未真正善良过。

    一大早,谭惜就带了等等去园方质问,为什么轻易就把等等交给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还不向她汇报。

    园方自然尴尬无比,她们总不能说,是看了等等和陆离长得太像,加上又收了人家的钱,才认定陆离就是等等的父亲吧?

    园方再三保证了今后不会有类似情况发生,谭惜才决定作罢。等等是在美国出生,没有国内户籍,来回换幼儿园很麻烦,这里离家又近,既然园方保证了,她也没必要揪着人家错处不放。

    “这两天我请了假,不用上班,过几天再把等等送来。”谭惜说。

    看了看脚边可怜巴巴看着她的等等,心不由得一软再软。

    原本她是想将等等送到幼儿园,再去看望陆离的,谁知小家伙似乎猜出了她的意图,从早上就开始缠着她,嚷着要跟她一起去看爸爸。

    抱起等等,谭惜无奈地说,“现在满意了?”

    等等亮着眼睛点头,在她脸上用力地“啵”了一口,笑眯眯地看着她。

    谭惜失笑,脸上温软的触感让她心都快要化掉。她甚至觉得,只要是等等要求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她也想试着摘摘看。

    回家取了还在煲的汤,这汤是从凌晨三点就开始煨着的,到现在已经浓香四溢,馋得等等直流口水。谭惜想给他盛上一碗,等等却说什么也不准。

    “粑粑,给粑粑喝!”等等挥着小手臂说着。

    谭惜欣慰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等等真懂事,爸爸知道了一定开心得不得了!”

    到了医院,谭惜牵着等等来到了陆离的病房,顾之韵正守在病床前,给陆离削着苹果。

    见谭惜来了,陆离用一只手撑着坐起来。顾之韵愣了愣,目光情不自禁地扫向等等。看到那张与陆离十分相似的脸,她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站起身,丢下一句“我出去看看”就快步走出了病房。

    “抱歉,我不知道她在这里。”陆离冷淡地说了一句。

    陆离看着她就觉得有气,直接无视了她,温和地冲等等招了招手,笑着说:“等等来看爸爸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