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6章 抢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等等也不端着了,巴巴地跑过去,献宝似的端上汤锅。

    “爸爸喝。”

    陆离的眼睛发亮,嘴角上翘的弧度压都压不住,连连夸赞等等懂事。

    等掀开了汤锅的盖子,浓郁的香气立刻弥漫在整个病房里,将消毒水和药品的味道统统压了下去。

    “什么汤?”陆离问。

    “鸽子汤,且喝且珍惜了,昨天等等因为我要杀那只鸽子给你炖汤,郁闷了好久。”

    杀鸽子?陆离不动声色地望着她,不知道她几时学会了杀生。

    “很奇怪吗?”感受到陆离的注视,谭惜抽了个椅子在旁边坐下,“你知道的,我和你的结婚之后,我除了做饭之外什么都做不好,所以到了美国,穷困潦倒的那段时间就一直在中餐馆做厨师,因为不愿意杀生,差点被炒鱿鱼。”

    说起这段往事,谭惜的嘴角带了笑。

    “后来,我就逼着自己杀生了,从第一只到无数只,活鸡活鸭活鸽子,几乎都杀过。”

    陆离静静地听着,手指在暗中捏紧。

    难以想象当时的她过着怎样的生活,一个曾经被捧在手掌心的千金小心,居然在异国他乡沦落到做一个厨子。

    陆离忽然觉得,他连她嘴角的那一抹笑,都辨不清是微冷,还是讥嘲。

    医院里有陆家专门为陆离准备的餐具,谭惜上前,慢条斯理地帮他盛了一碗汤,又拿出另一只碗,也盛了上。

    陆离不解地看着她。

    “你别误会了,这一碗不是要给你老婆喝的。”谭惜弯着眼睛笑,将那一碗给了一旁巴望着的等等。

    等等老早就馋得不像样,虽然昨天麻麻杀了可爱的小鸽子他很伤心,不过小鸽子炖的汤是真香啊!

    “不介意吧?等会我会帮你把碗洗干净,现在就借我儿子一用了。”谭惜说。

    “你说的什么话?等等也是我儿子,我怎么会介意自己的种?”陆离故意加重了“自己的种”几个字。

    “哦?”谭惜斜睨他一眼,“那我现在让等等往你的那一碗里吐一口唾沫,你觉得怎样?”

    陆离先是眯了眯眼,随后笑了,将还没有喝的鸽子汤端起,示意谭惜照做。

    谭惜扭过头,懒得理他。

    赢了一局的陆离慢悠悠地喝着鸽子汤,味道是他从未尝过的鲜美,不知谭惜是用了什么方法,做出了这么一锅美味的汤。

    等等那边也拿着小汤匙,小口小口地喝着汤,谭惜看了想笑,这孩子从小就喜欢端着架子,做什么事情都力求完美,举止向来都是优雅得体,和他爹一个模样。

    看着他们爷俩喝完了汤,谭惜先去洗了他们的碗,又回来收拾起了香锅。

    “没什么事我先和等等回去,明天我再来给你送汤。”

    陆离挑眉望着她,“我可以自选吗?”

    “不可以,明天要炖的是猪脚汤,我已经冻在冰箱里了。”谭惜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可我伤到的明明是手臂,为什么要吃猪脚汤?”陆离诧异。

    谭惜闻言,也十分诧异,“你还真的信‘吃啥补啥’这句话?”

    陆离没有说话。

    “要是真的灵验的话,改天我给你买个猪头炖上。”谭惜弯了弯眼睛,“你那猪脑子,得好好补补。”

    “”

    还没来得及再和她说话,那个占了嘴上便宜的小女人就已经带着等等溜了。除了等等最后和他的匆忙告别外,留下的,只有满屋子的鸽子汤香味。

    陆母一到病房,就知道谭惜来过。原因无他,陆家的保姆还没来送饭,而顾之韵,她根本连个最基础的蛋炒饭都做不好。

    放下给陆离带来的各种东西,陆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表情有些欣喜地问陆离:“我的宝贝孙子是不是来过了?怎么样?有问起我吗?”

    “来过了,没有问起你。”陆离随手拿起陆母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就要打开办公。

    正要打开盖子,就被陆母一把夺了去,拧着眉说:“你说你都伤成什么样了,还想着做你那些工作,你不是有那么多手下吗?你把事情都交给他们去做就好了!”

    “妈,有些事情我必须亲自过目,你不懂的。”陆离伸长了胳膊,想要抢回笔记本。

    “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陆母将笔记本往远了拿,注视着陆离说,“关于你和谭惜的事,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陆离看她一眼,淡淡地说:“我能怎么想?我和她已经离婚了,现在我娶了之韵,我们大概不可能了吧。”

    陆母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

    “妈,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这里又没有别人。”

    陆母叹一口气,随后咬咬牙,把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

    “那妈就直说了吧,妈不怕你笑话,自从你结了婚之后,妈天天盼着抱孙子,你奶奶今年也八十多了,说句不好听的,她日子不多了,她生病之前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做梦都想抱上重孙,所以我就想着,既然你和顾之韵生不出来,不如把等等接回咱家!”

    陆离的心一沉,他意料之中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把等等接回陆家,他又何尝不想?只是那孩子是谭惜的心头肉,如果被他给争了过来,她怕是这辈子都不会罢休了。

    而且,她独自生养了几年的孩子,如果他现在提出要接回来,对她也未免太不公平。

    陆母看出他的迟疑,心下开始着急。

    “儿子,等等有多可爱你不是没看到,就连我一个不怎么喜欢小孩子的人,见了等等都喜欢得不得了!看到等等,就好像是看到了你小时候。你就当完成妈一个心愿,只要能把等等接回来,给谭惜那个女人多少钱都无所谓!”

    陆离感觉头又开始疼起来。

    “妈,你怎么现在都还没搞清楚,这不是钱的问题!”

    陆母沉了脸,语气开始蛮横起来:“等等是我们陆家的子孙,当初要是没有你,我就不信谭惜她一个人能生出孩子!现在我们要接回等等怎么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和她打官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