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9章 不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后买的东西实在拿不下,陆离联系了商场的工作人员。这家商场刚好是陆父手底下的产业,工作人员二话不说就安排了人给陆离送货。

    回到陆家的时候,一楼的空房间基本上已经被陆母找来的人装扮的差不多了。床单枕套都已经换成了卡通角色,原本空着的柜子已经被抬走,换上了一个造型可爱的小柜子,里面装了许多小汽车、迪士尼系列的玩具。

    见陆离回来,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往屋里搬东西,陆母顿时亮起眼睛,问他:“是不是等等答应要过来?”

    陆离点头,一面指挥着商场工作人员把东西放到指定位置,一面皱着眉对陆母说:“妈,你怎么把等等的房间设在一楼?那间屋子虽然是朝阳的,可是还是比二楼冷了不少。”

    “我不是想着等等还那么小,他自己上下楼多不方便,再说,咱家的壁炉不是也在一楼吗?等等要是觉得冷,点起来就是了!”陆母想着从今以后都能和她的宝贝孙子朝夕相处,乐得嘴都要合不拢。

    忽然,她想起什么似的,狐疑地问陆离:“等等这次回了咱家,就不会再走了吧?谭惜那个缠人精,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通情达理?”

    陆离说了和谭惜约定的日期,陆母听罢,冷哼一声,“我就知道,谭惜一直都是那性子,从前看着温吞好欺负,其实骨子里最固执的就是她!”

    陆离觉得陆母的话有些刺耳,为谭惜辩解:“妈,谭惜从前好说话,是因为她敬重您,敬重我们全家人,现在她固执,也不过是一个母亲为了自己孩子做出的抗争,如果当初别人也要将我带走,您会同意吗?”

    陆母想了想,不说话了,再次冷哼一声,扭头去指挥工人安装摆放。

    第二天,陆离早早就起了床,再三确认了等等的房间已经布置妥当后,穿戴整齐地出了门。

    开车的过程中,他的嘴角始终是上翘着的。他不仅每周有三天的时间可以和等等在一起,这三天里,他更是可以见到谭惜,想到这里,他的好心情无论如何都压不住。

    心怀激动地来到谭惜家敲门,过了好一会儿,谭惜才开了门,头发微微有些散乱,还穿着睡衣,见陆离来了,皱眉抱怨:“陆离,你为什么不在半夜三点的时候来?昨晚等等兴奋得睡不着,我哄到半夜才睡下,我刚安生了几个小时,你又来。”

    陆离弯着唇,“等等还在睡吗?我可以进去等他醒来再接他走。”

    “进来吧。”谭惜微微让开身子,没好气地说。

    陆离进了门,看到客厅里谭惜为等等收拾出来的小箱子,说:“所有等等能用得上的东西都已经备好了,应该不用拿这么多。”

    谭惜讥讽他:“比不上你财大气粗,但这些东西都是等等正用着的,冷不丁换掉的话,等等会不高兴。”

    “为什么?”陆离好奇。

    只听说喜新厌旧,还没有听说过换了新东西会不高兴的。

    “因为等等想做一个勤俭节约的好孩子,不想做‘有钱人’。”谭惜阴阴地看了陆离一眼。

    陆离明白过来,谭惜又在变着法地讥讽他。

    一直到上午九点,等等才醒过来,在房间里喊着妈妈。

    谭惜连忙走过去,将等等今天要穿的衣服放到等等面前,然后亲了亲他的小脸,说:“妈妈先去帮你温牛奶,自己乖乖穿好衣服,爸爸在客厅等你呢。”

    等等听说陆离来了,惺忪的眼睛顿时大睁,扑腾着小手臂,拿起衣服就往身上套。

    跟着谭惜走过来的陆离,皱眉看着谭惜就这么丢下还没穿衣服的等等去了厨房,问了一声:“等等还这么小,你就让他自己穿衣?”

    “我早就会自己穿衣了哦!穿得很棒棒!”等等显摆似的,加快了套衣服的速度,虽然动作还有些笨拙,但是看得出的确是会自己穿衣。

    “等等真厉害!”陆离笑着捏了捏等等的小团脸。

    等到陆离帮等等洗漱完毕的时候,谭惜刚好准备好了等等的早餐。温热不烫的牛奶,和加了少许果酱的吐司面包。

    陆离见此,微挑了眉:“等等也喜欢吃西式早餐?”

    “什么西式东式,你以为等等和你一样,都是难伺候的大爷?”谭惜翻了个白眼,“等等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有面包的时候就吃面包,其他时候都跟着我吃油条豆腐脑。”

    陆离坐在一旁,静静看着等等斯文地吃着早餐,偶尔他嘴角沾上果酱,没等谭惜递上纸巾,他就先递上手帕。

    “你的手帕脏不脏?说不定几个月没洗过了。”谭惜故意挑刺。

    陆离差点气得呕一口气,一向洁癖的他,手绢每天都洗得干干净净,洗好了还要熨烫整齐,可这个该死的小女人却说什么?他的手绢脏?

    等等用手帕擦着小脸的手一顿,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陆离。

    “等等,你别听你妈妈胡说!”陆离瞪了谭惜一眼,对等等说。

    谭惜弯着眼,又添了一把火,“说不定他还用这手绢擦了鼻涕!”

    等等黑了脸,感觉手里的手帕,拿也不是,扔也不是。

    陆离差点被谭惜气得背过气,看着等等半信半疑的眼神,哭笑不得地解释:“别听她胡说,爸爸的手绢每天都洗得非常干净,而且都从来不让别人碰哦!”

    等等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脸色好转,同时又在窃喜,在粑粑的心里,他不是别人。

    挑拨离间失败的谭惜,狠剜了陆离一眼。

    等等吃过了早餐后,谭惜将等等的小行李箱递给陆离,尽管努力压制着心中的不舍,一再告诉自己等等只是去住一天而已,但她还是红了眼眶。

    “陆离,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只要等等回来和我说一句在你那里过得不开心,我和你立即终止那个约定,而且,等等是你的孩子,我希望你不仅仅是对他好,更要保护好他,我不是什么圣母,如果等等在你们家出了任何状况,我拼了命都不会放过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