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0章 酒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等等喝了酒,脸蛋红扑扑的,像个熟透的水蜜桃。过了一会儿,就嚷着困,想睡觉,好不容易才被谭惜半哄半劝地喂下小半碗蜂蜜。

    蜂蜜下肚之后,起效没有那么快,加上等等年纪实在太小,抗不过酒劲,很快就栽在谭惜的腿上,打着小呼噜睡着了。

    “这下怎么办?”谭惜和陆离面面相觑。

    “回去吧,估计他这一睡,真的要明天早上才会醒了。”陆离还在那里弯着唇笑。

    谭惜扫了一眼桌上的红酒,想着这一瓶就是几万块,实在不忍心就这么浪费了,咬咬牙,说:“再喝点酒吧,不然我肉疼。”

    陆离诧异地看她一眼,这酒虽然贵,可那点钱对他来说根本什么都不算,而且,又不是让她来买单,她肉疼什么?

    虽然这么想着,陆离却也没有拒绝,两人就这么你一杯我一杯地,把余下的红酒又喝了大半。

    喝到最后,谭惜自己也晕头转向了,这酒喝起来尝不出酒精浓度高,喝得多了,劲头就都涌上来了。

    陆离也想不到,谭惜还真有那股子宁死不浪费的狠劲,晃了晃已经半空了的红酒瓶,陆离简直哭笑不得。

    由于他也喝了酒,他不放心自己酒驾,更何况还有谭惜母子在,他不想冒这个险。当即给司机打了电话,让他到餐厅来接。

    左手抱着小醉鬼,右手搀着大醉鬼,陆离就这么在一众服务员的注视中,走出了餐厅。

    等到司机来了,陆离又费了好大劲把她们母子俩弄上了车。平时谭惜轻轻巧巧的,喝了酒之后,身体重了不少,又不老实,在陆离的怀里一个劲儿地挣扎。

    等她们上了车之后,陆离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让司机送他们回谭惜家。

    陆离用钥匙开了门,将这一大一小两个醉鬼抱了进去,先安置好了等等,又开始照顾谭惜,倒水、擦脸,忙得不行。

    等到惜迷蒙地睁开眼,就看到陆离正在给她脱鞋子的侧脸。已经彻底醉了谭惜脑中一片空白,眼前只有那张好看极了的侧颜。

    随后,她的唇忽然印了上去。

    正在给她脱鞋子的陆离脊背一僵,偏过头看她,这一看,她的唇又印了上来,不偏不倚,就压在他的唇上。

    谭惜已经没有意识,只感觉到陆离唇瓣上凉凉的温度,潜意识中以为是水,于是伸出小舌,试探性地舔了舔。

    很快谭惜就察觉到那并不是水,有些失望地想要离开,可她的小舌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陆离含住,舌尖抵着舌尖,灼热的气息肆意喷洒。

    没过多久,谭惜就开始有些缺氧,下意识地推搡着陆离,想要寻求畅快的呼吸。

    陆离更加抱紧了她,疯狂索取着她口中的蜜液,直到呼吸越来越粗重,小腹处的雄伟也怒昂起了头。

    “嗯”醉得一塌糊涂的谭惜开始无意识地呻吟,自喉间发出的惑人媚叫更是让陆离红了眼睛。

    短暂地离开了谭惜的唇,陆离强有力的手臂只轻轻一提,就将谭惜横抱起来,瞬间失重的谭惜惊叫了一声,紧紧环住陆离的脖子。

    陆离将她抱到了空房间里,将她扔在柔软的大床上,他没有开灯,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重新撷住她已经娇艳欲滴的唇瓣,辗转研磨。

    他的大手也没有闲着,开始撕扯着谭惜的衣服。今天的谭惜穿的是衬衫和包臀裙,陆离先是大力扯开了衬衫的扣子,然后再往下拖拽着谭惜的裙子。

    裙子很紧,服服帖帖地裹在谭惜的腰上,陆离早已急躁得不行,又不得不耐心摸索着裙子的拉链,在“呲拉”一声后,陆离终于得以脱下这碍事的裙子。

    现在,谭惜的身上只有胸衣和小内,美好的曲线在黑暗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陆离的小腹下方几乎都在发痛,她太美好,以至于他的自制力在她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大掌探向她的神秘之处,触手湿润,陆离忍不住抽动手指,引来半昏睡的谭惜一声低吟,敏感地扭动着身体。

    这更加撩拨了陆离,他勉强留存了最后一分理智,俯身在谭惜的耳边喘息着问:“谭惜,可不可以?”

    谭惜没有任何反应。

    陆离起了坏心,手指在她的神秘之地加快了动作,谭惜浅浅皱眉,自喉间发出一声无意识地“嗯”。

    这样就算是得到了谭惜的允许,陆离开心地亲了亲她的小耳朵。

    在进入之前,他沙哑着声音,低沉,又带了千般缱绻似的:“我不放开你了,再也不放开。”

    重重挺进,谭惜未出口的尖叫,被陆离压下的唇覆住,吞进了肚子里。

    直到第二天上午,谭惜才悠悠转醒。起身的时候,感觉头疼得厉害,连带着的,身体也十分酸痛。

    想起昨晚为了不浪费猛喝酒的事情,谭惜揉了揉太阳穴,半晌,她才清醒了些,开始疑惑,宿醉头痛是正常情况,可身体酸痛,又是什么道理?

    尤其是,痛得像被人打了一顿。

    感觉到皮肤裸露在外的凉意,谭惜低下头,怔怔地看着白皙肌肤上遍布的青紫,掀开被子,发现腰上,腿侧,都有这样可疑的痕迹。

    下床的时候,又看到地上被扯得七零八落的衣服。

    幸好这间房间里有她的另一套衣柜,里面有几件可以穿的衣服。

    匆匆找了一套衣服穿上,谭惜赤着脚跑出房间查看。

    客厅里,陆离正在给等等剥鸡蛋,听见响动,父子俩都抬起头看她。

    谭惜顿时知道了身上这些青紫是谁的杰作,差点气晕了过去。她不过就是昨天喝多了酒,陆离这厮居然乘人之危!

    偏偏那罪魁祸首却像是没事人似的,还在悠闲地剥鸡蛋,剥好一颗后,又耐心地帮等等切成几瓣,喂着他吃。

    再抬眼的时候,看到她仍然脸色铁青地站在那里,还纳闷了问她一句:“怎么还不去洗漱?等会鸡蛋都要凉了。”

    纵使有再大的火气,谭惜也不能就这么冲过去朝他发火,只好郁闷地走进了浴室。

    一照镜子,她差点被自己吓得尖叫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