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1章 滋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昨晚连妆都没有卸,现在眼影已经变得不均,深一块浅一块,防水效果极好的睫毛膏倒是没有花,在这种情况下仍然精致卷翘,可怎么看怎么诡异。口红更是花得一塌糊涂,嘴角和嘴边都是口红擦过的痕迹。

    再加上她现在整个人蓬头垢面,这场面要多惊悚,就有多惊悚。

    谭惜简直快疯了,她刚才就是这幅姿容大咧咧地跑出去,让陆离和等等看了个正着?!

    内心哀嚎了一会儿之后,谭惜勉强冷静下来,想着等等不是外人,陆离根本不算是人,被他们看到了她这幅样子也没什么,平常心,平常心。

    谭惜放好了热水,在浴缸里一边擦洗着身体,一边吐纳空气,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冲出去把陆离打一顿。

    等到她洗好了出去之后,陆离向她一招手,将一碟剥好的鸡蛋放过去,慢条斯理地说:“都帮你弄好了,需要蘸酱吗?”

    谭惜冷着脸,根本没理他,拿起一颗鸡蛋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像是一口咬下了陆离的脑袋。

    “你慢点吃,不是还有这么多吗?”陆离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来,看着谭惜嘴角的一粒蛋黄,心情大好。

    等等已经吃饱了,拍着小肚子下了桌,自己跑去打开电视看动画片去了。

    “今天你几点有课?我刚好没事,可以送你。”陆离翘着二郎腿,拿过旁边新送来的报纸,抖开,一边看一边问着谭惜。

    “陆离,你是不是有点太不见外了?你这脸皮是从哪里练出来的?”谭惜不可思议地说。

    陆离看着报纸,头也没抬,“我在我儿子家里,为什么要见外?”

    谭惜知道她和陆离说不通,他一旦开启了厚脸皮模式,她是决计说不过她的。

    “我下午一点有课,你送我一趟,顺便把等等接去你那里。”

    陆离颔首,将报纸摊开,指了指娱乐版上的头版,“怎么办?昨天有狗仔拍到我们一起进了餐厅。”

    虽然语气是满满的担忧,可他脸上的笑意分明邪肆得很。

    谭惜也不恼,嗤笑一声,“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没家没口,就算有这种新闻又怎样?最多就是落下个小三的名声,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你那个娇滴滴的老婆如果看到了这条新闻,你猜她会是什么反应?”

    说着,谭惜已经坏心地弯唇笑起来。

    “那我是不是应该庆幸,狗仔没有拍到我们一起进了你家的照片?”陆离毫不在意,只是凝视着她。

    谭惜扫他一眼,心中冷笑。以陆离在c市的地位,哪家媒体敢刊登他的花边新闻?头版上的这一篇,不过是经了他的授意而已,至于之后的照片,他当然不会让他们放出来。

    “陆离,你就这么想让我做你的情人?”谭惜眼神讥讽地看着他。

    “如果我说是,你会答应吗?”陆离调整了一下坐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答应,怎么不答应?”谭惜弯着唇,眼底的情绪变得难以捉摸,“就算我说不答应,你不是也一样会缠着我?”

    陆离的瞳孔微闪了一下,随后,嘴角也慢慢勾起上翘的弧度。

    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想法,不过她总算是答应了,只要她肯答应,他就一定会想办法,重新夺回她的心。

    通过这两天和她们母子的共同相处,他终于认清了自己从前的生活不过是行尸走肉,连一点幸福的滋味都尝不到,可是和她们在一起,他像是所有的情绪都被她带动起来,尽管有时候会被她的冷言冷语刺得心揪着痛,可他好像变成了受虐狂一般。

    就是喜欢和她在一起时,被她惹怒、刺痛的感觉。

    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的,那种感觉。

    吃过了饭,陆离主动提出收拾碗筷,谭惜也乐得清闲。看了看时间,距离上班还有段时间,她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坐在沙发上敲起字来。

    厨房里,陆离系着围裙,做着从前他最是厌恶的家务,却觉得心里却满满当当的都是快乐。和谭惜共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尽管是这样一个在客厅,一个在厨房,彼此无话,幸福的滋味也在无孔不入地侵入他的身体,流窜向四肢百骸。

    客厅的另一端,还有他们的孩子,那样可爱的等等。这美好的一切,让他不禁恨起原来的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早一些认清自己的心,偏要等到事情到了这样复杂的地步,他才后知后觉地醒悟,不能再失去她。

    洗好了碗,陆离从厨房出来,长腿一伸,就挤在谭惜的身边坐下。

    谭惜被他挤得微蹙了眉,“这沙发那么大,你坐哪里不好,非要来挤我!”

    陆离弯着唇,嗅着她身上的好闻气息,“我就喜欢坐这块地方。”

    等等向这边看了一眼,又窃笑着转过头去。

    谭惜尴尬了一下,推了推陆离,“等等还在呢,你矜持点。”

    “所以,我们不如回房间吧?”不知怎么,陆离一凑近她,那股子悸动劲儿就又涌上来。

    谭惜羞恼地瞪他一眼,这个人脸皮还真是厚得可以,在孩子面前也能发春。

    陆离低声笑起来。

    “陆总裁,你好像很闲?贵公司旗下那么多企业,你怎么好像没事人似的?”谭惜吐槽着他。

    陆离毫不在意,公司的确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可那些事和她比起来,都是那么无关紧要。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钟,他都不想浪费。

    “过两天我有个宴会要参加,不适合带等等去,你帮我照看一下等等。”谭惜说着,又补上一句,“那天该我带孩子。”

    “我们都是这种关系了,还要分那么清楚?”陆离有些不满地扯了扯谭惜的头发。

    谭惜吃痛,从他手中将那一缕头发解救出来,翻着白眼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就算我答应做你的情人,我们之间也没必要什么事情都混为一谈,等到有一天我们一拍两散,咱们谁认识谁啊?”

    这一番话,又把陆离说得冒了火。这女人,她就不能盼一些好的?天天说这些往人心里捅刀的话,她觉得很过瘾是不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