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妈妈一直和那位阿姨不对付,她找我,无非就是电视剧里的那一套,让我离开你爸爸。”谭惜早就猜出了顾之韵的意图。

    “那麻麻想离开粑粑么?”等等捧着小脸,黑玛瑙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谭惜坐到他身边,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说:“你现在还太小,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妈妈和你爸爸之间,其实早就错过了,我们两个没有缘分,当初就是因为妈妈不信命,偏要死撑,所以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等过两天,妈妈就和虞瑞爸爸带你回到咱们原来的家里,好不好?”

    等等动容地看着谭惜,小嘴巴动了动,张开小手臂抱住了谭惜。

    “麻麻,只要你觉得开心,我们去哪里都好。”等等将脑袋埋进谭惜的怀里。

    谭惜偏过头,抹去眼角的湿润,笑着说:“那等等会不会舍不得粑粑?”

    “不会!”等等闷闷地说,“他让麻麻伤心,等等才不会舍不得他!”

    谭惜默默将他抱得更紧了些。她与等等相依为命了三年,早已和等等心意相通,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等等的想法?他其实打心眼里喜欢陆离这个爸爸,只不过他更在意她的感受,所以才答应了和她一起回美国。

    只不过,无论他内心有多么不舍,她都打定了主意要带他离开这里。等等是她的心头肉,除了自己,她不放心任何人照顾他,更何况电视剧里、新闻里那么多后妈打小孩的案例,那种事情,顾之韵也不是做不出来。

    她绝对不会把等等交给别人。

    第二天上午九点,谭惜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一进咖啡厅的门,她就看到了那个打扮得仿佛电影明星似的女人。

    一身的大牌服装,栗色的长发烫着大卷,松散地披在肩上,脸上还戴了一只超大号的墨镜,几乎将她的半张脸都遮住。见她来了,她摘下墨镜,露出她那张保养得没有任何岁月痕迹的脸,倨傲地冲她扬手。

    谭惜坐到她的对面,顾之韵抬手唤来服务生,随意地问谭惜:“喝什么?”

    “不用了,你只点你自己的就好,你的话说完了,我就走。”谭惜没什么表情,淡淡地说。

    顾之韵讥嘲一笑,打发走了服务生,说:“既然你这么爽快,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说吧,你要怎样才能离开陆离?”

    谭惜弯唇一笑,她就知道一切都和她想的一样。

    “那你打算用什么方法,让我离开他呢?”谭惜饶有兴致地问。

    顾之韵看到她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就生气,碍于这是公共场所,她忍下这口气,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随手写了一百万给她。

    “这些够不够?你最好拿了钱就赶快离开中国,我知道,你这一趟回来就是为了报复我对不对?我告诉你吧,你扳不倒我的!陆离他早就承诺过会养我一辈子,只要我还在,我就永远是陆家的大少奶奶,你想挤掉我自己上位?劝你狗血电视剧不要看太多!”顾之韵轻蔑地看着谭惜。

    谭惜呵呵冷笑,“这句话该是我对你说吧?狗血电视剧不要看太多!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都是脑袋削尖了想往豪门里挤?我今天算是发现了,你和陆离真的是绝配,连这甩支票的表情都是如出一辙,你们两个最好恩恩爱爱,百年好合,千万别离婚,别再出来祸害人!”

    “你!”顾之韵被气得青了脸。

    “你刚才自己也说了,陆离会养你一辈子,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是不是担心自己已经人老珠黄,怕他被我抢了去?”谭惜又是冷笑,“那你大可放心了,因为我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你有这个时间约我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回家好好想想该怎么挽回陆离的心!”

    顾之韵被她的那句“马上就会离开”吸引,狐疑地皱着眉,再次确认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我马上就会离开中国,我这一次回来,只不过是国内临时有事情而已,你还真以为我是回来报复你的?”谭惜弯着唇,笑得讽刺极了。

    “你胡说!难道你敢保证,你回来的这段时间没有和陆离上过床吗?!”谭惜有些失控地说。

    谭惜“啊”了一声,恍然大悟似的,“上床么,倒是上过几次,只不过那是他强迫我的,我是受害者呀姐姐。”

    顾之韵气急败坏,差点就想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地向她砸过去,想着这里是公共场所,一旦闹起来不好收场,她才强忍了下来,坐在椅子上崩溃地说着:“你不要脸!陆离他已经那么久没有碰过我,他又怎么会去强迫你!”

    “不管你信不信,但事实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你今天不该来找我谈,而是该去找陆离谈。”谭惜噙着笑,一派温和的样子,“如果你还是不信的话,如果再有一次,我可以录像给你看”

    “谭惜你别太过分了!”顾之韵尖声打断她。

    几个服务员被这边的动静引过来,可还没等走到桌前,就被顾之韵厉声喝退:“滚!这里不需要你们!”

    谭惜转头,对那几名服务员说了抱歉,同时向她们保证不会发生任何事情,她们这才点点头离开。

    “谭惜,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低贱。”顾之韵忽然平静下来,理了理头发,“连几个服务员你都要这么低声下气,你以为这样显得你很有礼貌吗?”

    “看来你嫁进陆家之前没有好好学习一下豪门的礼仪,这里幸亏没有记者,不然就你刚才的那副嘴脸,恐怕用不上两个小时,你就得出现在新闻头条上面了。”谭惜挑眉说着。

    顾之韵的指甲深深掐进肉里,她到底还是低估了她,从她刚才坐在这里开始,她就一直处于下风,情绪完全被她带动着,甚至轻易就被她的话所激怒。

    “还有别的事情吗?”谭惜看了看时间,不打算继续在这里和她耗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