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2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母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吼,不禁也来了脾气,摔了遥控器。

    “顾之韵你给我适可而止!这是我们陆家的房子,你要撒泼请你到别处去!我不是陆离,我可不会惯着你!”

    遥控器炸裂的声响让顾之韵吓得一抖,理智也全都回来了。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与陆母起了纠纷,她明知道惹恼了陆母,她今后在陆家的日子只会更难过。

    “妈,对不起”顾之韵抽泣着,手捂着嘴,“我只是太在乎陆离了。”

    陆母被气得不轻,坐在沙发上连连摆手,“你快点走,别在我眼前晃悠,我看到你血压就蹭蹭地往上窜,求你让我多活几年。”

    顾之韵哭着跑上了楼,进了房间就把脸埋进被子里,放声痛哭。

    她这是过的什么日子啊?她现在除了一个“陆家大少奶奶”的名声外,她还剩下什么?

    陆离去了一趟公司,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处理完了这两天公司的大小事务。等到他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已经是两眼发花,有些晕眩了。

    助理见他不停按摩着太阳穴,自发地给他端过来一杯咖啡,柔声说:“陆总,您累了吗,喝杯咖啡提神吧?”

    “不用了。”陆离看也不看她递来的那杯咖啡,他下午还有一个会议,他想趁着这段时间回家取一趟u盘。

    “陆总!您不在的这段时间您的夫人打过电话,问您在不在公司。”助理轻颤着睫毛,心中隐隐燃起一丝希冀。

    既然顾之韵将电话打到了公司,而且语气里的仓皇掩都掩不住,就说明昨晚陆离根本没有回家,这算不算意味着,他和陆夫人的感情其实也不是很好,她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

    想到这里,她心跳如鼓。

    这个男人就像太阳般耀眼,也偏偏像太阳那般遥不可及。从她刚来公司的第一天,被分配了做他的助理之后,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情难自禁地爱上。

    她的外貌不差,甚至在学校的时候还是个系花,学历她也是有的,对于这样一个投怀送抱的美女,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只要能够和他有上那么一丝半点的关系哪怕是春宵一夜,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知道了。”陆离没有表情地应了一声,抬脚就要离开。

    “陆总!”

    被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叫住,陆离忍不住回头,冷冷注视着她。

    那样森凉的眼神

    助理抖着唇,慌慌地端着咖啡,说:“我看您好像有些不开心,如果您有什么烦心事,您可以”

    “林助理!”陆离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她,眸中没有任何感情,“你上岗之前应该有接受过公司的培训,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工作范畴包括什么,不包括什么。”

    林助理睫毛颤了两颤,头更深地低了下去。

    “今天的事情我就当做没发生过,如果再有下次,我会让人事重新斟酌助理的人选。”陆离冷冷地说完,转身走了。

    陆离一进家门,就感觉到了家里异样的气氛。陆母像是又被什么人气着了,坐在沙发上扶着脑袋,听到陆离进门,也只是抬了抬眼。

    “妈,打牌又输钱了?”陆离走过去逗她。

    “要真的是输钱,我也不至于气成这样!”

    陆离马上明白过来,她应该是又和顾之韵有了矛盾。

    不出他所料,陆母到底还是缺了一个发泄的人,见到陆离,一会儿就憋不住了,把心里的怨气竹筒倒豆子似的都说了出来。

    “妈,之韵也没有恶意,您就别和她计较了。”陆离叹着气。

    “她都那么吼我了,还没有恶意?我看她就是对我不满,把自己当成陆家的女主人了!”

    “行了,您消消气,我这个月还没给您零花钱吧?”陆离说着,从兜里翻出支票本,写了一张递给了她。

    陆母假装不在意地接过,一看到上面的数字,顿时“哎哟”了一声。

    “这、这可不是小数目,妈不能收!”说完,又将那张支票推了回去。

    陆离原封不动地塞到陆母的手里,“妈,这就是给您的,我知道等等回来的这段时间您费心了,也花了不少钱,这钱就算是我替等等孝敬您的,您就安心拿着,用完了再找我拿。”

    陆母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起来,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那这钱,妈就当是帮等等存着!以后等等上学,这钱我再拿给他!”

    陆离见她终于绽了笑脸,默默松一口气,起身去拿了u盘出来。

    “才刚回来就又要走啊?不上去和你那老婆说两句话?”陆母提起顾之韵,还是余怒未消。

    “不了,我等会还有个会议。”

    顾之韵从房间里走出来,刚好听到门的响动,她红着眼圈来到楼边,问:“妈,陆离是不是回来过了?”

    “是!”陆母没好气地说,起身开始梳妆打扮。她可不想再和顾之韵待在同一屋檐下,而且,陆离给她的这笔零花钱可不是小数目,如果拿出去,肯定要被那些太太羡慕嫉妒恨。

    想到这里,她心情大好,精心收拾了一番,洋洋得意地出了门。

    顾之韵怔怔地看着这座豪华而空旷的房子,感觉心里某个地方,在一点点地塌陷。

    秋末冬初的天黑得很早,气温也降得厉害,凡是上了些岁数的,不消人说,都自发地穿上了秋裤。

    谭惜穿着礼服,丝丝哈哈地抽着气,抱着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等等来到宁甜家。

    本来约好了这一天让陆离给他带孩子的,谁知道陆离下午的时候收到了急件,要立刻去一趟法国的分公司,好像是出了什么紧急事情。

    所以,连告别都来不及,只有一段简短的短信。

    “临时接到通知,去法国,大概一个星期回,等我。”

    这对谭惜来说,算是一件好事,陆离走了,她回美国的计划也可以更加顺利地实施。

    宁甜从没有过带孩子的经验,听说了谭惜委托她看孩子,又开心,又发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