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1章 痛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陈安妮越想越抑制不住怒火,又看到虞威那个曾经害她丢了爱情的老男人,她心中顿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

    大闹这场宴会!

    “你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会不会累?反正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不如我们偷偷溜走?”虞瑞眼神温柔得像是能滴出水来。

    谭惜摇头,“今天怎么说也是你爸爸的生日宴,我们怎么也要等到宾客都走了再离开。”

    虞瑞心疼她,可她说的在理,他也只得无奈点头。

    谭惜从虞瑞身侧的角度里,不经意间看到向这边注视着的陈安妮。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一个憎恨,一个疑惑。

    “那个陈安妮好像要过来了,她好像对我很不满的样子。”谭惜憋了半天,只能用这一句委婉的话形容她的眼神。

    虞瑞回头瞄了一眼,果然看到陈安妮正向这边走过来。

    “来者不善,希望不要闹出什么事情才好。”谭惜叹气,她就知道,今天这场生日宴不会那么好过。

    “谭惜!你这个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的贱女人,你凭什么觉得你能配得上虞瑞?凭你的豪门千金身份?可我怎么记得,你家开的那个烂集团早就破产了啊!”陈安妮气势汹汹,眼神带着强烈的憎意和厌恶。

    大厅里的气氛很快就尴尬起来,紧接着有人在偷偷拍照,有人在交头接耳地讨论。正在和几个男人攀谈的虞威顿时变了脸色,招手叫来酒店的保安,让他们把陈安妮给带出去。

    “我是不配。”谭惜弯了弯唇,从虞瑞护住她的怀抱里走出来,毫无畏色,“虞瑞这么好的男人,我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配不上他!尤其像你这样脸厚胸大智商低的女人,就更、不、配!”

    谭惜骂完了,连自己都觉得痛快。如果这时候宁甜在场,一定会为她一番话鼓掌的。

    “你、你说什么?!”陈安妮瞪大了眼,她没有想到看起来很像软柿子的谭惜嘴巴会这么毒,她说的话被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她甚至已经听见了他们的窃笑声!

    “你曾经做过什么事,你自己最清楚不过了,我的确配不上虞瑞,我承认。”说到这里,谭惜感觉到虞瑞又牵了她的手,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她转头对他一笑,示意他安心。

    “可是就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你更不配上他,如果他喜欢上别的女人,我一定真心祝福,可如果那个人是你”谭惜顿了顿,勾起讥嘲的笑容,“我,第一个不服。”

    在场的人原本各怀心思,可在听到谭惜这一番坦诚不做作,又不失毒舌的话,竟都起了敬佩之心。

    “你这个被人抛弃过的贱女人,还做着嫁入豪门的梦,你要不要脸!”陈安妮越说越疯狂,甚至还要冲上来打人。

    她挥向谭惜的巴掌被虞瑞接住,他握着她手腕的力道,像是要把她的骨头都捏碎。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真的很让人恶心?”

    虞瑞这一句不轻不重的话,像是给了陈安妮致命一击。

    “虞瑞,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你宁愿要一个别人不要的破鞋也不要我,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陈安妮被保安架住身体,仍不死心,“虞瑞,我爱你!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最爱你!”

    直到她彻底被保安拖了出去,虞威才清了清嗓子,站到台上说:“不好意思让大家看了笑话,接下来还请大家吃好玩好,一切照常。”

    虞瑞从衣兜里掏出手绢,嫌恶地擦着手,转身来问谭惜:“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她的手都没碰到我,你要不要这么紧张?”谭惜笑吟吟地说。

    虞瑞仔细看了看她的表情,笑容不像是在强撑。知道方才陈安妮的话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他也就放了心。

    “那个疯女人搞什么,早知道就不让她进来。”虞瑞皱着眉打量那些已经分散开的保安,“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看到她发疯,还不快马上带走她。”

    “算了,刚才我也算是骂出了我的心声,我挺解气的。”

    谭惜心中痛快,她其实早就为虞瑞不平。那女人根本就是个疯子,自己做出了那么荒唐的事,还要对虞瑞死缠烂打请求原谅,她方才那样骂她,已经是留了情,不然以她这几年练出来的口才,恐怕第二天她就要去跳护城河了。

    虞瑞的眼睛亮晶晶的,“你是为了我?”

    “不然呢?我又不是泼妇,你以为我见人就骂的?”谭惜白她一眼。

    过了一会儿,居然有人来向谭惜和虞瑞敬酒。

    “这杯酒是为了祝福你们。”一个穿着雪白色礼服的美丽女子走过来,表情有些僵硬,可说的话却是真心实意,“本来我也不看好你们,甚至唉,可是就在刚才,我突然改变了看法。”

    谭惜觉得她有些面熟,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想起来她就是刚回国时,帝听传媒内部聚会给她解过围,之后又被虞瑞羞辱的“虞瑞未婚妻”!

    虞瑞自然也认出了她,表情还是有些不好,不过倒也没有像之前那样。他从服务生的手中端过一杯酒,与她碰杯。

    “谢谢你的祝福。”虞瑞偏头看了眼谭惜,又转过目光去看那女子,“这杯我是代她喝的,她胃不好,不能喝酒。”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谭惜黑着小脸,看着已经空了的酒杯,嗔怪地说:“你傻吗?就算你的胃没毛病,酒也不是这么个喝法!”

    他晚上应该还没有吃任何东西,这样空腹喝酒,要是放在别的场合,她一定要数落他一顿!

    “是是是。”虞瑞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前来敬酒的“前未婚妻”,没再说什么,向谭惜点头致意了一下,就走了。

    等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二人视线之中,谭惜才在虞瑞的耳边低声说:“你这样有点太嚣张了,人家来敬酒,你这么不给人家面子,还说什么代我喝,人家听了心里肯定别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