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2章 要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管她的,我可没忘她之前是怎么说你的。”虞瑞毫不在意。

    谭惜失笑,这个记仇的男人!

    经过了刚才的一场闹剧,大厅里的气氛很快又火热起来。在上流社会里发生这样的闹剧,算不上是什么新鲜事,所以没过多久,大提琴师又开始拉起了悠扬的音乐,三两男女已经在舞池里跳起了舞。

    “我们也去吧?”虞瑞说着,突然站直了身体,微微弯腰,做了一个风度翩翩的邀请姿势。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他今天穿了一身纯白西装,配上黑色领结,乍看之下,恍若童话中走出来的英俊王子。

    谭惜将手递过去,被他握在手中,弯唇:“好啊,只要你不介意我会把你踩得哭出来!”

    二十分钟后。

    虞瑞深深地吸气,被谭惜从舞池里连拖带拽地弄了出来。

    他的名贵皮鞋上,已经又不少踩踏过的痕迹。

    “这位美丽的小姐,您的舞步在下实在不敢恭维”虞瑞得救似的,坐在角落里的高脚椅上不肯下来,两只脚都被她踩得惨极了。

    “这”谭惜也窘得不行,在他的身边坐下,“我还以为在去年美国的校庆上,你就已经领略过我的功力了。”

    虞瑞连连苦笑,亏他对她信心满满,还以为她多多少少会有些提升。

    “明天回美国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等等那边他真的舍得和我们回去吗?”虞瑞眉宇间有一丝顾虑。

    “就算他舍不得,我也要带他回去,你知道的,他是我的命。”谭惜叹了口气。

    从这段时间等等和陆离的相处来看,他们父子的确验证了“血浓于水”这句话,她擅自带走等等,陆离一定会气得发疯。

    而等等,他对陆离的感情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深,她只能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让等等对他的记忆淡一些。

    “我们这样会不会太自私了?”

    谭惜苦笑了一下,“就算是自私,我也不能把等等留给陆离,顾之韵那个女人不是善茬,你觉得她会是一个合格的后妈么?”

    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下来。最后,虞瑞握住了她的手。

    “那我们就带着等等离开,回到我们以前的日子,像你说的,不会有什么不同。”虞瑞黑亮的眼眸

    被那只温暖的那手的大手握住,暖意似乎从他的掌心源源不断地输送进了她的身体。在她最艰难最无助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握着她。

    只要被他这样握着,心底仿佛就生出了无限勇气。

    “好。”

    第二天,谭惜换上一身清爽的休闲装,独自来敲陆家的大门。

    “大、大少奶奶?”陆家的老佣人来开门,一眼就认出了谭惜,表情惊愕地失声喊她。

    “刘婶,我现在已经不是大少奶奶了。”见了故人,谭惜也觉得亲切,可一想到她今天来的目的,她不禁向房子里面望了望,“陆夫人在家吗?我今天来找她,是有事要和她谈。”

    听到动静从房里走出来的陆母循声看过来,见到门口的谭惜,脸色一变再变。

    “您好,好久不见。”谭惜脸上挂着得体的笑。

    “你来我们家做什么?”陆母一脸的嫌恶之色,当初就是这个女人,死皮赖脸地贴上他们家,后来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离婚,丢尽了他们陆家的脸面!

    “能让我进去说吗?这件事,是有关乎于您家的大事。”谭惜礼貌地说。

    本来陆母根本没打算让她进门,可一听她的话,又想到了她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性格,抬手让刘婶回去,冷着脸对她说“有话就快说,但如果你是想重新进我们门,那我劝你想都不要想!“

    “您想多了。”谭惜心中冷笑一声。她既然从这个家里走出来,除非是她脑子被浆糊堵了,不然鬼才想再回到这个家里!

    “那最好,有什么事,你就说吧。”陆母高傲地坐在沙发上,就这么看着谭惜站在她面前,连一个“坐”字都没有说。

    谭惜自然不会计较这些,直接开门见山。

    “是这样的,我想离开c市,可是陆离好像并不希望我离开,所以我只能冒昧地来求您了。”

    陆母不耐烦地弹着昨天刚做好的指甲,“那是你和他的事情,你说的那件关乎我们家的大事,不会就是这个吧?”

    “当然不是。”谭惜含笑,从包里拿出一只u盘,“这里面有您丈夫的一小段受贿证据,我也是偶然才得到的。”

    陆母的脸色变了,目光惊疑地看着那只u盘,口上不承认着:“我不信!你什么时候有这么通天的本事了?再说我们家老陆行得正坐得直,你不要忘恩负义往我们家身上泼脏水!”

    然而心里,早就已经大乱。

    她惊疑不定,只因她平时有个嘴碎的毛病,得意起来就什么都往外说,她也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有没有说错过什么话。她只隐约记起上一次在陆离办公室时说漏了一句,还被陆离给说了一顿。在往前,连她自己也不能确定了。

    越是不能确定,她心下就越慌。

    “您作为陆家主母,想放我离开c市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而且,您也不希望这里面的东西公之于众吧?”谭惜晃了晃手中的u盘。

    她知道,陆母现在已经方寸大乱。

    如果她是用自己要捅出陆家的丑闻作为要挟,凭陆家的实力,无论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能被他们抹得干干净净,陆母根本不会在意。

    可一旦涉及到了政治,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受贿,这个罪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如果受贿的是市委书记,那这件事就不能算是一件小事。

    看到陆母一再变幻的脸色,她知道她内心在动摇,于是,谭惜继续煽动着她:“您不是也不希望我再回到陆家吗?可现在我和陆离的关系亲密得很,保不齐哪天他就同意了把我重新娶回来”

    “你想什么时候走?”陆母咬着牙问。

    谭惜淡淡一笑,收起了手中的u盘。

    “今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