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3章 初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陆家出来的谭惜,回头深深看了一眼这个三年未曾踏足的地方。

    她忘不了三年前她是怎样狼狈地从这里出来,独自忍受了所有陆家人失望、恼怒的眼神,和那些佣人同情怜悯的目光。

    好在她已经走了出来。

    接下来,她还要去宁甜家接等等回来,距离不近,她只能走向地铁站。

    在路上走着,谭惜忽然感觉到了脸上落了一点凉意。她怔怔地抬头望天,在那浅蓝色的天空下,已经飘起了薄薄的一层雪花。

    下雪了。

    今年c市的第一场雪,居然被她赶上了么?

    她伸出白嫩手掌,看着一片片雪花落在她掌心,又很快被她掌心的温度融化,只留下一点水痕。

    冬初的冷风已经带了十足的威力,汹涌地灌进衣服里,她裹紧了外套,加快脚步向地铁站走去。

    赶到宁甜家的时候,雪已经下大了。雪花不再悠闲地飘扬,而是快速地落下来,如漫天的鹅毛,细细密密。不消一会儿,地上就已经落了一层积雪。

    “你和陆离他妈摊牌了?”宁甜抖开等等的小衣服,帮着他又裹上一件,深怕他冷到了。

    “嗯,我随口编了个谎,她就信了。”谭惜笑了笑,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那说明她心里有鬼!”宁甜睁大眼睛说。

    谭惜摇摇头,“我管她心里是不是有鬼,我现在只想尽快回美国去。今天这个天气希望飞机不要停飞就好。”

    “我怎么看着有点悬?”宁甜扫了一眼外面的大雪,“你说这会不会是天意?今年的第一场雪就下这么大,你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点。”

    “你还是别说了,你越是说,这雪就越是停不了。”谭惜苦笑了一下。

    谭惜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扫了一眼,是虞瑞的名字。

    “外面下雪了,我们今晚可能走不成。”虞瑞说。

    “那也没关系,好像后天还有一班航班是直飞美国。”谭惜安慰着虞瑞。

    电话中的虞瑞声音低沉,磁性好听:“我倒是没关系,只要你想跟我走,我也没那么心急。”

    谭惜笑了一声,“你爸那边没什么事吧?他有没有说你什么?”

    “还能说什么?他对我已经彻底绝望了。”虞瑞无所谓地耸肩。

    “我们马上要走了,你对你爸好一点。”谭惜无奈。

    “啰嗦!”虞瑞笑得开心。

    和虞瑞通完了电话,刚放下手机,就感觉到宁甜和等等一大一小两人的诡异目光。

    “怎么了?”谭惜被她们看得发毛。

    “我怎么感觉,你们好像要私奔一样?”

    谭惜瞪她一眼,“我们本来就打算给虞威过完生日就回美国的,只不过我们两边都出了点小状况而已。”

    宁甜瞟了瞟眨巴着大眼睛十分安静的等等,怜爱地揉了揉他的小脸。这个孩子才刚见到父亲,就又要马上离开,想着就有点心酸。

    “你这一趟回去,又要什么时候回来?”宁甜问谭惜。

    “不一定,也许有一天我在美帝混不下去了,就回国来投靠你。”谭惜开着玩笑。

    宁甜的眼神黯了黯,她知道,谭惜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连她也不确定在有生之年还会不会回来。

    “没良心的。”宁甜叹气。

    雪一直下到了晚上还没停,谭惜上网查了一下,晚上的那趟航班果然已经取消了。

    “只能等到后天再走了。”谭惜说。

    宁甜的脸色有些犹疑,问她:“你确定陆离要一个星期才回来吗?万一他提前回来,知道你去他家威胁了他妈,他还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他去法国出差,不会那么快回来。”谭惜垂了垂眼睫,“而且,我也不欠他什么,我欠他的,早就还清了。”

    f市的那几个夜晚,和三年前那段“地下情人”往事,她将欠他的都还清了,也看透了。

    他的确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优秀到只消一眼,你看到他,就会爱上他。

    当时她年少无知,以为爱上了,就是命中注定。又恰好他们两个有长辈之间戏言订下的婚约,这让她更加确信,他们两个的命运是紧紧缠绕在一起的。

    可到底,她还是败了个一塌糊涂。

    她幡然醒悟,就算她再怎么死撑着不认输,她也永远不会有赢的那一天。

    即使他再好,也终究不是能带给她幸福的那个人。她已经很累很累了,无力再去追求什么爱情,况且,她又怎么会相信他口中那如闲谈般说得轻松的,“爱”?

    她现在只想要平稳安定的人生。

    所以道不同,唯有各自珍重。

    雪下到夜晚九点,终于停了。外面的积雪已经堆了很厚一层,这应该是c市近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谭惜在宁甜家做了些饭,吃完,她就抱着困得睁不开眼的等等从宁甜家出来。

    趁着这两天清闲无事,她要赶回宁甜借给她的那栋房子里,把将要出版的稿子赶一赶。

    打车回到了这个住了两个月的小家,想到马上就要离开,她心里还有些不舍。房子里属于她的东西都已经被她收拾妥当,卫生也打扫得干干净净。那些她买来的家具留给宁甜,随便她怎么处理。

    将等等抱回房间,哄着他睡着之后,谭惜才轻手轻脚地回到客厅,与往常一样,打开笔记本电脑赶稿子。

    文章已经整理成一个合辑,至于书号,封面,插图,那些都已经交给出版社全权处理,现在只差她手上这最后两篇稿子,就可以拿去印刷。

    写到十点多,突然来了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谭惜接起了电话。

    “谭惜,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威胁了陆离他妈?你真的打算离开了?”

    “是,这下你可以放心了?至于我用了什么方法,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谭惜平静地说。

    电话那头的顾之韵沉默半晌,随后咬着牙:“希望你这一趟走了就再也别回来!不要再等三年之后,你又带了个不知道哪来的孩子找我们家陆离认爹!”

    谭惜没什么表情,“顾之韵,你对一个三岁的孩子恶意都这么大,难怪你生不出。”

    说完,谭惜懒得听她叫,直接挂断了电话,不忘把她的号码拖入黑名单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