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后两篇稿子赶完已经是深夜,谭惜揉了揉眼睛,准备回房间睡觉了。

    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她不禁有些不耐烦。明明已经这么晚了,这些人不知道有事白天说吗?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串从未见过的陌生号码,谭惜不满着接起来,电话那头静悄悄的,只有压抑着的呼吸声。

    “陆离?”

    她能够听得出他的呼吸。

    “谭惜,你真是好样的。”陆离的声音冰冷。

    “看来你都已经知道了。”谭惜淡漠地说。

    “有什么事情你等我回国再说,现在你敢走,我就敢打给你爸妈!”他在竭力抑制住怒气。天知道他接到陆母哭哭啼啼打来的电话时,他的内心有多崩溃,多绝望。

    他对她的好,对她的真心,她全都当成了什么?

    “陆离,我们各有各的生活,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呢?”谭惜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现在已经是凌晨,我好累了,不想再和你说这些。”

    说完,也不管他是不是还在说话,她直接关了机,先去给等等盖了被子,随后自己也钻进被窝,闭上眼睛。

    他应该是刚忙完工作吧?听他的声音都有些沙哑,疲惫掩都掩不去,可以想象,他在那边又累又气之下,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这些又和她有什么干系了?他们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离了婚,他也有顾之韵去关心他,不是吗?

    今天是谭惜和虞瑞约好回美国的日子,一大早,谭惜就已经起来收拾东西。尽管该收拾的都已经收拾好,她还是想再重新理一遍,好似要把该带走的东西,一样不落地都带走一样。

    接到虞瑞的电话,他的心情似乎很好,也收拾好了行李,只等到了时间之后就去接她。

    “国内的特产要不要买一些?到了美国再想买到可不容易。”虞瑞声音带笑地问谭惜。

    “算了,托运费很贵。”谭惜耸肩。

    “那好吧,我们又要回美国打拼了,是该省着点花。”虞瑞一本正经地赞同。

    谭惜翻白眼,她才不信一个从小用金汤匙吃饭的豪门少爷,自己在美国有两家珠宝公司的企业家会“省着点花”。

    “时间差不多了,十点的飞机,等会你就来接我吧。”谭惜说。

    虞瑞欣然答应。

    等等从醒了开始就不怎么开心,总是踩着小椅子站在窗台巴望着外面,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人出现似的。

    “麻麻,我们真的要走了吗?”等等眼睛里蕴着一层水汽,可怜巴巴地问谭惜。

    “等等乖,等我们回了美国,我就带你去看姥姥和姥爷!”谭惜用这个条件诱哄着等等。

    听到了“姥姥姥爷”,等等果然打起了精神,抽噎了几下,问她:“姥姥姥爷,是妈妈的爸爸妈妈么?”

    谭惜点点头,抱起了等等,“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如果让他们见到等等,他们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

    等等安静了一会儿,拧着小脸,犹犹豫豫地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那我可不可以,和粑粑麻麻一起去看姥姥姥爷?”

    “”

    对于等等问题,谭惜如鲠在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粑粑很忙的,他在国外出差,还要很久才会回来。”谭惜摸了摸等等的小脑袋。

    等等黯下小脸,他很聪明,知道谭惜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安慰他,他也知道她这次回国就是不想再和粑粑有什么牵连,他舍不得粑粑,更不想让麻麻伤心。

    “麻麻回了美国,会开心吗?”等等仰起头。

    谭惜顿了一下,然后对他笑起来。

    “妈妈当然会开心,今后的生活,只要有你,有你虞瑞爸爸,妈妈就开心。”

    等等低了低头,再抬起时,脸上已经又有了大大的笑容。

    “那我们就回去吧!”

    将一大一小两只行李箱摆在门口,把房子的钥匙留在了房间里。反正宁甜另有一把钥匙,不用担心她会进不去门。

    谭惜将等等抱在行李箱上坐着,二人东张西望地等着虞瑞的车来接。

    远远看到一辆黑色商务车开了过来,速度很快,等等立刻眼尖地看到了车里坐在副驾驶的人,挥舞着小手臂,指着那车喊:“是粑粑!是粑粑!”

    谭惜的瞳孔一紧。说好的一个星期回来,今天只是第三天,他怎么提前回来了?

    黑色商务直接停到了谭惜面前,坐在副驾驶的陆离放下车窗,冷笑地看着谭惜,又扫了一眼等等身下坐着的两只行李箱,他转移了一下视线,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他怕他会忍不住动手打人。

    “没想在临走前还能见你一面。”谭惜恢复了平静。

    “谭惜,你没有良心。”陆离冷冷地注视他。

    事到如今,谭惜已经疲于争论。听到他这么说,她也只是点点头,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你说的都对。”

    又来了,她又是这幅不温不火的样子,如同三年前他们没有离婚时一个模样,没什么表情地,你说什么她就应什么,可是转头,还是按照自己的那一套方式做。

    “你答应过我什么?你不是说你会再离开我?”陆离从车上下来,逼问着谭惜。

    “是,我不信守承诺。”谭惜还是点头。

    陆离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该死的女人拎过来打一顿,他到底什么地方对不起她?她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玩这种一走了之的把戏!

    天知道他在法国下了飞机之后马不停蹄地赶往红酒庄园,奔波了一天之后接到陆母的告状电话时,他是什么心情!

    他连死的心都有。

    他已经对她那么好,恨不得将心肺都掏出来给她了,可她回报给他的又是什么?

    欺骗、背叛、伤害!

    等等似乎被陆离的样子吓到,从行李箱上跳下来,拉着谭惜的裤腿,犹疑地看着眼前已经陌生起来的“粑粑”。

    他变得好可怕!

    谭惜将脚边的等等抱起来,护在怀里。

    她看着眼前的陆离,是她从未见过的狼狈。

    衬衫和裤子都有未烫平的褶皱,头发更是已经乱了,下巴上青色的胡渣也冒出来,显得他整个人颓废了不少,眼睛也红着,眼睑下还有黑色的眼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