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6章 失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说过,要么你自己走,留下等等,要么你和等等都留下,谁也走不了。”陆离寒声说了一句,就推开谭惜,径直上车走了。

    黑色商务车越来越远,等等肿着眼睛,一会看看谭惜,一会瞟瞟虞瑞,小脑袋感觉一阵迷茫。明明之前还好好的,粑粑和麻麻很开心的在一起,怎么大人变脸可以这么快

    谭惜从虞瑞怀里接过等等,轻拍着他的后背,眼睛红得不行,问他:“等等,刚才哭那么凶,嗓子有没有不舒服?”

    等等紧紧抱着谭惜的手臂,摇了摇头。

    “虞瑞,对不起。”谭惜吸了吸鼻子,歉意地对虞瑞说。

    “你是笨蛋吗?”虞瑞走到她面前,将她和等等一起抱住,声音带着轻轻浅浅的温柔:“发生这种事情,你好好地在我怀里哭一通就好了,说什么对不起。”

    谭惜的眼睛更湿润,“我们可能暂时回不了美国了。”

    “那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在哪里不都是一样?”虞瑞轻哄着她。

    好不容易哄住了她,虞瑞带她上了车,给司机报上了一个地点。

    “我们去哪儿?”等等被谭惜抱着,迷茫着问。

    “去咱们家。”虞瑞说。

    谭惜顿时不解地看着他。

    等到车子停下,司机恭敬说“少爷,到了”的时候,谭惜才明白他说的家是什么地方。

    一栋位置有些偏,可是外观非常气派豪华的独栋别墅!

    “这、这是你的房子?”谭惜微愕地问。

    “很奇怪吗?”虞瑞失笑地看着她嘴巴张的大大的表情,“在我刚出来创业的那一年买下的,那时候房价还不算贵,我的公司又刚好赚了些钱,于是就买下了。”

    这栋房子虽然位置有些偏僻,可胜在风景很好,不远处就是一片枫树林,站在二楼的时候,可以俯瞰整个林子的景象。

    “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是很懂。”谭惜的小脸已经哭得像个小花猫,在她摇着头说这句话的时候,简直可爱极了。

    虞瑞忍不住刮了一下她鼻子,抱过等等,又牵着她下了车,带她来到别墅里。

    “哇!”等等也花着一张小脸,打量着这栋房子。

    房子里面的装修很简洁,清一色黑白色系,看着很是高端大气。虽然装修简洁,可完全能够看出,这房子里的每一件东西都不是便宜货。

    “我原来还以为你只是个富二代,没想到你还是实力派的。”谭惜玩笑着说。

    “我既然选择追求你,肯定是对自己有信心,就算你一辈子不工作,我也完全养得起你,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跟了我?”虞瑞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

    谭惜没有回答,而是换好了鞋走进去。

    “这里你多久没有收拾过了?一层的灰!”谭惜用手指肚擦了一下窗台,将指肚上的灰尘亮给虞瑞看。

    “这两年都是我爸让人过来收拾,可能时间久了,他也忘了这码事。”虞瑞苦笑,他倒是忘了,这里根本没有打扫过,要怎么住人啊?

    “不然我请保洁过来吧”

    “不用!”谭惜又上二楼走了一圈,说,“这房子摆设不多,地板也好清洁,我们两个一起收拾的话,用不了多久。”

    虞瑞睁大了眼睛,“你说,我们两个收拾?”

    “我、我也可以帮忙!”等等犹豫着抬起头说。

    尽管虞瑞十分抗拒,可是在谭惜的坚持下,他还是认命地找到了保洁留在这里的清扫工具,和谭惜分工了一下,谭惜负责擦地板,他负责把家具上的灰尘都擦干净。

    等等也向虞瑞讨了一只小抹布,自告奋勇:“我就负责擦那些小玩具啦!”

    说完,指了指电视柜上摆放的各种高达、变形金刚模型。

    虞瑞有些尴尬地轻咳了几声,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丢人的爱好,可这些未免和他刚树立起来的高大上形象有些不符。

    谭惜欣慰地糅着等等的小脸,“等等真乖!”

    “呀!”等等惊叫了一声,颤巍巍地伸出一根肉呼呼的手指,指着小脸对谭惜说,“妈妈,你的手刚刚擦了灰的”

    谭惜诧异地移开手,果然看到等等的小脸上已经有了一道灰尘手指印,不由得笑起来。

    等等扑腾着小手,将小脸扭过去给虞瑞看,“虞叔叔,有没有灰?”

    虞瑞看了那张更像小花猫的脸,也是忍俊不禁。

    最后,三人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收拾起了卫生,将刚才发生的不愉快暂时抛到了脑后。

    陆离坐在商务车的副驾驶上,紧闭着眼睛。司机已经提醒了他很多次“陆先生,到您家了”,他就是不睁眼。

    该不会是昏过去了吧?

    司机有点慌张,联想起刚才陆离那气得不轻的一幕,最后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先叫救护车。

    正要拨通号码的时候,一只手突然制止住了他,把司机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扔到他身上。

    “我还没死。”陆离冷冷看他一眼,拎着公文包下了车,脚步有些不稳地走进了陆宅里。

    他一进门,就觉得所有力气都被抽光一般,他连走到沙发上歇息的力气都没有,直接踉跄地跌在地上。

    听到响动的顾之韵连忙从二楼的房间里走出来,在看到陆离憔悴的样子后,她立刻飞奔了下去,方寸大乱地喊着:“老公,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应该在法国出差吗?怎么提前回来,又变成这幅样子?”

    陆离已经觉得天旋地转,偏偏顾之韵还嫌他不够心烦似的,在他耳边大吵大叫。

    “我没事。”他被顾之韵搀扶着坐到了沙发上,顾之韵连忙给他倒水。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好地就变成这幅样子了?”顾之韵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将水杯送到他嘴边,“你最近就总是这样,发生了什么都不和我说”

    陆离自己接过水杯,一口气将杯里的水喝光。

    顾之韵又给他倒上一杯,看着他眉眼间的憔悴,和眸底的郁郁之色,忽然想到了,他可能是因为谭惜才变成这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