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0章 条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对我好?”谭惜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在他们结婚的时候,他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过日子;在他们离婚之后他又夺走她的第一次;在她去f市自甘堕落的时候,他又出现在她面前撩拨她的心跳;在顾之韵流产后,他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信任。

    现在她从美国回来,他又把她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甚至还要夺走她的孩子。这样的一个人,他说他对她好?

    回忆起这些不堪的记忆,她的心更是冷得厉害。她用力推开他,声音寒得没有一丝温度。

    “陆离,你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安生?我和你结婚的时候你喜欢外面的女人,现在顾之韵成了你太太,你又来招惹上我,你就是被人捧惯了,以为全世界的东西都是你的私人所有物是不是?”

    陆离像是被她的话戳到了心上。

    是啊,他就是觉得谭惜还是他的私人所有物,他只是太晚发现她的好,错过了她许多年,可现在他已经醒悟了!她是他一直想碰不敢碰的幸运,他不再畏畏缩缩,不再束手束脚,可她怎么一转眼,就不再是他的了?

    “陆离,这么些年过去了,你也该醒醒了,别总是活在过去。”谭惜偏过头。

    “我没有活在过去。”陆离突然冷静下来,“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说完,就拉着谭惜的手腕,不管不顾地向他的车走去。

    谭惜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挣扎:“陆离,你疯了吗?你要带我去哪儿?这光天化日的,还有没有王法?”

    “你说得对,我是疯了,我就是疯了!”陆离大步走着,来到车前,三两句话把司机给遣走,将她扔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自己上了主驾驶,发动了车子。

    谭惜立刻就要拉开车门下车,却被陆离锁住了车门。她气急,小拳头在陆离身上打了几下,见他不痛不痒地继续开着车,她又伸手去抢他的方向盘。

    “别闹了!”陆离严厉喝了一声。

    “你才是别闹了!我现在和你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你这是绑架你知道吗!”谭惜使劲去掰他的方向盘。

    陆离冷笑一声,“好,我把方向盘给你,如果你想让等等同时没了爸爸妈妈,你就尽管扭它,你把它扭断了我们死在一起也好!”

    谭惜被她气得眉眼发酸,放弃了抢方向盘,带着哭腔冲他喊:“凭什么我要和你死在一起?你自己去死就好了!我所有的伤心绝望都是你给的,你怎么不去死!”

    这一番不知是气话还是肺腑之言的话语,让陆离红着眼睛,油门直踩到底,几乎是以飙车的速度开到了郊外。

    谭惜捂住脸,无助地轻泣着。

    “陆离你混蛋,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遇见你”

    郊外没什么车,也没有人,陆离一路飙着车,感觉到心口处撕裂般的疼痛。

    他一定是得了病,不然为什么,他的心会这么疼?她刚才说的话,他该不会是听错了吧?

    她说她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遇见了他,他一定是听错了对不对?

    “谭惜,你别再说气话,当年你跟在我身后天天说喜欢我、爱我,你以为我不记得么?”陆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可我早就已经不爱你了!你以为只有你的心会变,旁人的就不会么?”谭惜脸上还挂着泪,扯了一个讥讽的笑,“你当初不也是爱顾之韵爱得死去活来,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么?可你现在还是不爱她了,正如现在我对你,一丁点、一丁点的爱,都没了!”

    陆离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去听她的那些混话,一直将车子开到了谭惜曾经的住处,不由分说地将她拉下来。

    “你又带我回这里做什么?我的话说得还不够明白?”

    “谭惜,你现在说什么我也不会听,我只当你是气糊涂了,说了那么多气话。”陆离拖着谭惜,用钥匙打开房门,将谭惜拽了进去。

    谭惜手脚并用,挣扎着不进去,却被陆离打横抱起,三两步走到了曾经的卧室,将她丢到床上。

    “陆离,你别自以为是了!我说的哪一句都是我的真心话,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可能,你怎么就不信?”谭惜从床上坐起来,就要下床跑出去。

    “我不信!我就是不信!”陆离拦住她,感觉心痛得像是快要死掉,“谭惜你别再气我了,我知道我从前对你不好,你恼我恨我,可我现在已经知错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和我闹脾气,也该适可而止了,好不好?”

    “去你的适可而止!”谭惜放弃挣扎,冷冷地看着他,“陆离,该说适可而止的人,是我吧?我已经把什么都给你了,爱给你了,人给了你,青春给了你,你是不是还想让我把命也给你?”

    或许是胸口实在疼得厉害,陆离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我不想你怎么样,我只想我们回到从前的日子,你还像原来那样,每天缠着我,围着我转,可这一次,我保证一定会待你好,我的眼里我的心里,都只有你”

    “住口吧!”谭惜喝止了他的话,笑得泪痕满面,“陆离,你要是三年前对我说这番话,我恐怕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可现在,你不觉得一切都太迟?你已经结婚了,你的老婆是你曾经心心念念的初恋情人!你该待她好,这番话该去对她讲!而不是现在守着我,说这些毫无意义的废话!”

    毫无意义?

    陆离几乎快要发疯,原来,他鼓足了所有勇气,将这三年来一直深藏心底的话说出来,在她看来,竟是毫无意义。

    “那什么又算是有意义?你带着等等离开就是有意义,让我的孩子流落在外,认别人做父亲就是有意义吗!”陆离失控地吼着。

    “那是我自己的选择,有没有意义我自己会衡量清楚!”

    陆离低垂着头,静默了一会儿,过了半晌,就在谭惜准备绕开他离开的时候,他才轻轻开了口。

    “谭惜,你不是一直在问我,要怎样才肯放你和等等一起走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此时,他的面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

    “只要你再怀上我的孩子,生下来给我,我就放你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