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顾之韵开车在马路上疾驰着,她昂贵的跑车和美艳的外表吸引得人追着她的车看过去,她从后视镜里清楚看清这一切,她不屑地冷笑了几声。

    就凭这些屌丝,也敢对她有想法?看他们开的那些破车,还不够买她的法拉利一只轮胎!

    车子一路开到了中央西路的那家电影院门口,将车挺进停车场后,她谨慎地向周围看了几眼,确认没有人认出她之后,才走了进去。

    电影院里,早已有一位男人在等。

    她直接走向一间vip包厢里,那男人见她姗姗来到,明显有些不满,可也不敢多说什么,将她拉到一处无人的地方,直接将她推到墙上,吻了上去。

    顾之韵没有推开她,倒像是沉醉其中似的,满足地闭上了眼,双手还搂住了那男人的腰。

    一通长长的深吻过后,顾之韵的脸颊烧起来,嘴唇也肿翘着,上面还有着丝丝晶亮。那男人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着,已经迫不及待到了极点。

    “等一下我们不是说好看电影的吗,怎么、怎么做这种羞羞的事啊”顾之韵被他撩拨得低吟着,想要挣脱他,却又舍不得这样的快感。

    “黄色电影么?”那男人低低地笑,大手在她身上撩拨得更加卖力。

    顾之韵羞得瞪他几眼,“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老公名下的电影院和我做这种事”

    “我要是不做,某人恐怕更要难受吧?”

    这名男人是她的造型师,ben,因为长相帅气,又经常给她设计发型,一来二去,两人就勾搭在一起了。

    “讨厌,我们找个电影看吧,这样会更有情趣一点。”顾之韵娇笑着,软绵绵地倒在ben的怀里,一只纤手也在上下撩拨着他。

    ben的呼吸粗重起来,随便选了一个电影,还没等开始,就已经猴急地开始脱顾之韵的裤子。

    “你看你急得!”顾之韵嘴上这么说着,动作却也是一点不慢。

    自从她和健身教练frank试过一次之后,从此她就一发不可收拾,爱上了这种感觉。

    这样年轻的身体

    等到两人碍事的衣服尽褪之后,顾之韵翻身压上ben的身体,像个女王一般,自己做着运动,不许ben有多余的动作,偶尔还掐一下他的敏感,听他压抑的闷哼声。

    “真舒服”顾之韵尽情地晃着腰,发出一声声诱人的低吟。她早已将那些恼人的事情全都抛到了脑后,只专心享受眼前的快乐。

    ben虽然不满她这样的方式,却也不敢说什么。毕竟,现在是她养着他,他只消隔三差五地和她出来做几次,就能拿到比他做造型师多好几十倍的钱,他怎么会不乐意?

    虽然她的那里松松垮垮,不过胜在她技术不错,可以每次让他尝到新花样。

    隔音效果极好的vip包厢里,顾之韵叫得很大声,显然是舒爽极了,没过一会儿,她就站起来,扭着身体让ben换个姿势继续。

    ben眼中火焰旺盛,起身抱着她,用了最狂野最凶狠的方式继续运动着,不一会儿,顾之韵就尖叫着到达了巅峰。

    “亲爱的,你技术这么好,到底是和多少个男人做过?”ben舒服得口不择言起来。

    顾之韵一听,脸顿时拉了下来,当即从他身上离开,还顺手甩了他一个耳光。

    “谁让你多说话的?”顾之韵阴冷地看着他,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她“婊子”,或者说她“和几个男人睡过”这样的话!

    当初她在夜总会的时候,就已经受够了这种屈辱!现在她嫁入了豪门,更是最忌讳从前的那一段不堪往事!

    激情之中被人打了一巴掌,莫名其妙之下,ben的火气“蹭”地就蹿上来,“你是不是爽了就翻脸不认人?还是说,我戳到你痛处了?”

    顾之韵冷笑了一声,从包里翻出一沓厚厚的现金,直接砸到了他脸上。

    “拿着这些钱赶紧给我滚,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顾之韵轻蔑地说着。

    ben年轻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我是不如你高贵,你是豪门里的贵太太,可你刚才,不也是在我身上叫那么厉害,求我弄你的么?”

    顾之韵被他说得更加羞恼,又从包里抽出一张卡,丢在地上,“这些钱都是你的,够不够?像你这样的人,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也知道拿钱闭嘴的规矩吧?趁我现在心情还不算太坏,赶紧滚出去!”

    ben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捡起那些钱和那张卡,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还在包厢里坐着的顾之韵手机响起来,看到屏幕上的显示,她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之韵,我忘了和你说一件事。”是ben的声音。

    “什么事?”

    “你还是不要每个月做一次卵巢保养了,因为根本一点都没用!你那里松垮得已经没救了!”ben讥嘲地笑了几声,随后挂断电话。

    顾之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火气上头时,她已经尖叫着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都给我去死!”她崩溃地大吼着。

    陆离回到家里,一进门,就叫来佣人问了一句。

    “之韵呢?”

    佣人没想到陆离今天居然回了家,当下对陆离的问题不敢不回答,也不敢乱说话,只含糊地说,“夫人应该是去别的太太家打牌了。”

    陆离听出她语气里的犹疑,只微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再追问下去。

    不经意间,他瞥到客厅里那原本放着青花瓷瓶的地方空了,才漫不经心地问佣人一句:“之韵她,经常在这个时间出去打牌吗?”

    佣人又犹豫着点点头,“是。”

    陆离“嗯”了一声,“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等到陆离进了浴室,放好了洗澡水后,顾之韵又疲惫地回来,走路姿势有些怪异,像是什么地方难受似的。

    她没有喊佣人,准备直接去浴室洗澡,在她看到浴室的灯亮着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陆离回来了!

    她霎时慌乱起来,站在浴室门口不知所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