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0章 长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妈,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吧,我只知道,那孩子是谭惜的,就算她想带走等等,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陆离说。

    陆母一听陆离没有反驳顾之韵不能生育的事,更是来了劲,“儿子,明天你就带顾之韵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她真的不能再生孩子,我们得早做打算!”

    “做什么打算?和她离婚再娶一个吗?妈,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数,您就别操心了。”陆离揉着太阳穴,真正明白了什么叫身心俱疲。原本之前什么都很顺利,可就在短短几天,什么事情都赶在了一起,他现在只想安静一会儿。

    “唉,妈岁数也不小了,就想每天带带孙子安度晚年,至于你什么时候帮妈实现这个愿望,你自己看着办吧!”陆母丢下一句不软不硬的话,就挂断了电话。

    陆离静默了一会儿,安静环视了一下这个不能算是家的地方,想了想,还是给谭惜发了条短信。

    “只要你不离开c市,我就不会和你抢等等。”

    让她一直在他的视野之中,是他最后一条不能放手的底线。

    只过了两分钟,谭惜就迅速回拨了过来,声音透着淡淡的倦意。

    “陆离,你今天的态度不是很强硬吗?我们还说好了法庭见,那你刚才发的这条短信又是什么意思?我在哪里去什么地方是我的自由,你又有什么资格的约束我?”

    “谭惜,这是我唯一的要求,我是等等的亲生父亲,你真的觉得带他到美国去,让我见不到他,对我来说是公平的吗?”陆离心平气和着说,他们之间闹到这个份儿上,就是因为彼此太过倔强,如果他们都能各退一步,也不会是今天这个场景。

    谭惜听着就笑了出来,“陆离,那么你想约束我到什么时候呢?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不可能一辈子都留在c市,至少,我现在很想离开这个地方。”

    陆离的心头涩涩的,一阵一阵地疼。

    “你真的连这一点让步都不肯做吗?”

    谭惜沉默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抱歉,我做不到。”

    因为她已经答应了虞瑞,和他一起到美国生活。虽然她暂时没有爱上他,可他的确是能给予她温暖,给她幸福的那个男人,虽然这么讲对虞瑞来说并不公平,可是她的确已经在某些方面,依赖上了他。

    “谭惜,你真的要把我逼疯才甘心吗?”陆离笑了几声,没有任何温度。

    “陆离,没有人逼你,一直都是你在逼你自己。”谭惜纠正他,“等等是我生的我养的,就算他的确是你的种,可我怀上他的时候早就和你没有了任何关系,是你自己纠结着等等的身份,如果你真的想要个孩子,随便你是领养还是怎样,别来抢我的。”

    陆离听着都想摔了手机,“够了!谭惜,你是不是以为我在和你说等等的事?我是在说你!我就是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视线,我就是想让你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有那么难?有那么难?”

    他突然的发火让谭惜怔忡片刻,这个男人在说什么东西?他真把自己当成情圣了吗?

    “陆离,我真后悔我刚才没有把你的那段话录音下来,好让顾之韵听听自己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谭惜讥嘲地弯着唇,“醒醒吧,当初我什么都愿意给你的时候你不要,甚至还要打碎在地上,现在你又要和我说这些浪费电话费的废话,你不觉得可笑?”

    “你就一定要说这种话来刺激我?”

    “不是在刺激你,只是在提醒你,你我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命。”谭惜轻呼了一口气,“如果你还是不愿意归还我的护照和户口本,我们也只能法庭相见。”

    挂断了电话,谭惜怔怔地站在阳台上,任由风吹散了她的长发。

    为什么要在时隔多年后,再来和她说这些动听的情话?倘若那些话是在三年前的时候从他口中说出,她一定死也不会放手,这辈子都赖定他了。

    可现在,一切都已经太迟。

    有时候连她都在想,她和陆离,大概就是没有在一起的命。她迟了一步遇见他,所以他喜欢上顾之韵;他迟一步说爱她,她却已经不再相信爱情。

    总归就是没有缘分罢了。

    “怎么站在这里?”熟悉的声音从身后温柔响起,紧接着,一件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阳台上的风多大,你穿这么少就出来,想生病,好让我关心你么?”

    “虞瑞,我刚才和他通电话了。”谭惜轻声说着。

    虞瑞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与她并肩站着,侧头问她:“和他说什么了?”

    “他说只要我不离开c市,他就不会和我抢等等,他还说他不想我离开c市,想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谭惜低垂着眼睫。

    “那你是怎么说的?”

    “我当然拒绝他,我和他之间什么都已经太迟,况且,我也不想再纠结于过去。”

    风继续拂着她的面颊,将她的发胡乱吹散。

    虞瑞将她的身体转过来,把她的长发撩到耳后,凝视着她说:“你不用顾虑什么,尊从你自己的心意就好,如果你还爱他”

    “我不爱!”谭惜将他这段假设的话截断,与他对视着,眸底没有任何隐藏,“虞瑞,你陪伴了我三年,直到现在,你还陪着我,有时候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你到底是看上了我什么,我这样一个二婚的女人,还带了个孩子”

    以你的条件,想找什么样的好女人找不到,偏偏要对我这样好?

    后面的话她还没有说完,也被虞瑞打断了去。

    他的食指放在她的唇上,封住了她的那些话,随后将她揽进了怀里,声音轻飘飘的。

    “我也好奇我自己怎么就唯独喜欢你,是不是你给我下了蛊?”虞瑞说着,声音带了笑,“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了。”

    谭惜咬紧了唇,眼泪不受控地落下来。

    “虞瑞,我觉得你就是全世界最傻最傻的大傻瓜。”她伏在他肩头抽泣着,“你太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