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3章 不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等到她一路上到九层时,会议室的门还关着,她只能把等等放下来,和他站在走廊慢慢地等着虞瑞出来。

    过了一会儿,一名美女从里面走了出来,在看到谭惜后有些惊讶。

    谭惜立刻走到她面前,礼貌地问她:“您好,请问里面的会议结束了吗?”

    美女摇了摇头,然后在谭惜的注视下重新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虞瑞从里面走出来。

    “你怎么来了?”虞瑞十分惊喜,先是把等等抱起来,然后才注意到谭惜手中拎的东西。

    “爱心午餐?”虞瑞笑得开心,腾出一只手拎过保温盒,向会议室里探了探头,说:“大家先休息一下,半个小时后继续。”

    谭惜连忙摆手,“你去忙你的好了,我再等一会也没什么的。”

    “你都抱着孩子拎着午饭在这里等了,我要是再不出来,公司里的人说不定又要说我什么。”虞瑞一手抱着等等,一手提着保温盒向电梯走去,将谭惜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做了什么好吃的?隔着保温盒我都闻到香味了。”虞瑞笑吟吟地,满脸都是开心的神色,掀开保鲜盒的盖子,他“哇”了一声。

    “怎么样?时间有点赶,没做什么太麻烦的,随便做了一点家常菜。”谭惜笑着问他。

    虞瑞将等等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一副幸福得快要昏过去的模样。

    “这顿饭对我来说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一顿!”虞瑞尝了一口,表情夸张得不行。

    等等趴在办公桌上,看着虞瑞吃得津津有味,小嘴也在无意识地吧嗒着。

    “你看把等等给馋的。”谭惜哭笑不得地说。

    虞瑞把饭盒挪过去一点,询问等等:“要不要一起吃?”

    等等晃着小脑袋,“不要了,我中午在干妈家吃了好多肉肉,我要减肥!”

    “你才多大一个就要减肥。”虞瑞好笑地说,又将目光转向谭惜,“你把她送到宁甜那里去了?”

    谭惜点点头,“虽然这样是有些麻烦宁甜和宁阿姨,可是除了这样也没有办法,放到别人那里我不放心。”

    “也好,不过我觉得宁甜和宁阿姨应该挺愿意的。”虞瑞笑了笑,“毕竟咱家等等这么可爱。”

    听到他这样自豪的语气,谭惜也会心一笑,然后问出了她在一楼时就一直困惑的事情。

    “虞瑞,一楼的那些人好像认识我,对我特别地热情,还有之前从会议室里出来的那个美女,她也认识我吗?”

    “那是我的助理lisa,你有事找不到我的时候,找她也行,至于一楼的那些人大概是帮你当成未来老板娘了。”虞瑞笑得暧昧。

    谭惜“啊”了一声,终于明白那些人看着她的眼神为什么怪异又殷切,原来这都是沾了虞瑞的光。

    可她一想到虞瑞特地加重的“未来老板娘”那几个字,她的脸就腾地红起来,尴尬得眼神都不知道该落在哪里。

    虞瑞一边吃着饭,一边欣赏着谭惜脸颊红红的样子,最后,他怕他的直白会吓跑了这个害羞的小女人,还是慢慢悠悠地给了她台阶下。

    “你今天都和宁甜聊了些什么?有没有聊起我?”

    “有,她说你在三年前知道了我失踪之后,立刻就跑到她那里问我的下落去了,聪明得很。”谭惜笑起来,“如果宁甜不告诉你我的下落,你会怎么办?”

    “那就不找了,反正你那时候也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自己一个人就走了,连声招呼都不打。”虞瑞回忆着,怨气十足。

    谭惜弯着唇笑,“抱歉,我那时候一心想远离这座城市,除了宁甜之外,谁都不知道我出国的事情。”

    “幸好我聪明,知道去拷问宁甜,不然我今天哪里吃得上这顿爱心午餐。”虞瑞轻哼了一声。

    “怨妇!”一旁的等等拍着小手,笑嘻嘻地喊着:“怨妇!”

    虞瑞瞪他一眼,无奈道:“这都是在哪儿学的词。”

    谭惜笑得眉眼弯弯。

    陆家,顾之韵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听训。

    “之韵,你是不是真的不能怀孕了?你去医院查的时候,医生到底怎么说?”陆母的脸色不大好看,“当初陆离和我们家说你怀孕的时候,那不是在扯谎对不对?你是真的怀孕了,但是又因为什么而滑了胎!”

    顾之韵低垂着眼睫坐在那里,既不回答,也不反驳。

    “我们一家人被你骗得好苦啊!如果不是我今天托人帮我查了你在医院的就诊记录,我恐怕要被你和陆离蒙在鼓里一辈子了!”陆母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你不能生育也就算了,可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们家!枉费我这几年心心念念惦记着抱孙子,原来你根本就是不能生!”

    顾之韵还是默不作声,她早知道会有事情败露的这么一天,如果陆母知道了她不能生育,她在陆家的日子必定更不好过。

    可她现在不怕,陆离不是一个不信守承诺的人,他既然答应她照顾她一辈子,他就一定会做到,只要她还在,陆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就永远都是她的。

    而且通过昨天那件事,她心里觉得陆离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他只不过是一时被谭惜迷昏了头,等他玩够了,最后还不是要回到她身边。

    至于孩子的事,她最近也在四处打探偏方,也询问过试管婴儿的流程。虽然她的子宫壁薄,可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个东西,又不像是完全摘除。

    生孩子,总归还是有那么一线希望的。

    “顾之韵,你哑巴了?你会不会说话!”陆母见她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更厉害。

    “妈,我不是不能生,是陆离他不和我做那事,我怎么生啊?”顾之韵叹气,“这几年里,他要么就是不跟我做,要么就是做足了安全措施,我哪里有机会怀上?”

    陆母一愣,明显不相信她的说辞。

    “你胡说!关于孩子这件事我催了他几年了?他心里比我更想要个孩子,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