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0章 温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她对陆离已经没有了那种感情,可她到底还是无法对他如一个陌生人那样冷漠。她心底还装着他,甚至在美国的那三年里,陆离也从未真正被她从脑海里抹去,她只是接受了他们不适合在一起的事实,放下了她所有的偏执,可心里终究还是有一小块地方,是留给他的。

    毕竟,她曾追逐了他一整个青春。

    “起来了吗?”虞瑞在外面敲门,似乎是听到屋里的动静闻声过来的。

    谭惜过去打开门,对他扬起笑脸,“早啊。”

    虞瑞被她灿烂的笑容晃了一下神,随后他也扬起一个微笑,“他醒过来吗?”

    “醒了。”

    等等从隔壁的房间,揉着眼睛走出来,显然没睡好,见谭惜和虞瑞神色没有了昨晚的那种沉郁,小脸也亮了亮,“是粑粑睡醒了吗?”

    谭惜点点头,然后抱了他走向饭厅。她一开门就闻到了煎鸡蛋的香味,想来是虞瑞在她还睡着的时候已经在准备早餐了。

    餐桌上,煎鸡蛋和三碗豆腐脑,其中有一只小碗很迷你,那是等等的专用碗。

    “豆腐脑是怎么做的?”谭惜惊讶地扫了一眼虞瑞。

    “我当然不会做,是我开车去那边的市场买来的,我知道你爱喝。”虞瑞又恢复了往日不羁帅气的模样,将等等抱起来,放在他身边的幼儿座椅上,并往他的小碟子里夹了一大块鸡蛋。

    等等拍着手,张大了嘴,等着虞瑞喂。

    虞瑞用小铁匙喂了他一口,看到等等满脸开心地嚼着,脸上的表情比他更幸福似的。

    “等等都被你宠坏了。”谭惜无奈地坐下,自己夹了一块煎好的鸡蛋放在碗里,也不管他们爷俩,自顾自地吃起来。

    “味道怎么样?”虞瑞连忙问她。

    谭惜点点头,表示赞许。

    虞瑞之前不会做饭,但是在美国的那几年里,谭惜看不过去他每次在家饿着肚子等她回来做饭,于是态度强硬地教了他一道最简单的——就是煎鸡蛋。

    吃了一会儿,谭惜想起上午还有两节课要上,着急忙慌地就要往出跑,跑到半路,又被虞瑞给叫住。

    “别跑了,看看现在几点了。”虞瑞好笑地说。

    谭惜看了一眼时间,小脸黑了下来。

    “都已经十点了,主任不会以为我是翘班吧?”谭惜一脸的生无可恋。

    虞瑞憋着笑,最后看她实在沮丧得不行,才告诉她:“放心吧,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校方也批准了。”

    “真的?”谭惜终于放下心来。

    虞瑞又瞄她几眼,斟酌着措辞:“今天,你要去看看他吗?”

    “不了。”谭惜重新回到餐桌上,喝着那一碗还没喝完的豆腐脑,半晌才说,“医生说他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我去做什么?我怕我会忍不住掐着他的脖子问他要我的护照和户口本。”

    虞瑞笑了一声,“当初我遇见你,你可不是这个样子。”

    “不像现在这么凶吧?”

    虞瑞回忆了一下,“当然没有现在这么凶,你那时候看起来文文静静,一副饱受生活摧残逆来顺受的样子。”

    谭惜瞪大了眼,“你对我的印象就是这样的?那你怎么还会喜欢我。”

    “怎么就不能喜欢了?”虞瑞笑吟吟地看着她。

    “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那种很有朝气的女孩子吗?活泼的,经常笑的。”

    “好像是这样。”虞瑞点点头,慢条斯理地又给等等切了一块鸡蛋,送到他嘴里,“可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就是喜欢你,还有,你那时候也不完全是逆来顺受嘛,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让我吃了瘪。”

    谭惜歪着头想了一下,想起来后表情哭笑不得:“你那时候挑刺,说酒店的服务生长得太丑,胸小,还不让摸”

    虞瑞也有些不自然起来,轻咳了两声,一副悔之晚矣的表情:“如果我早知道有一天会这么爱你,我肯定会稍微注意一下形象的。”

    “说起来,你从前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谭惜说。

    “嗯?”

    “你那时候根本就是个纨绔子弟,整天没个正形,我还在电视里看到过你和很多女明星有染。”谭惜说着,都想一个白眼翻到天上去。

    他那时候的风评,根本不足以用糟糕两个字来形容。

    “我冤死了,我和她们只是做戏而已,她们想红,我作为少东家,当然要捧她们一把。”虞瑞知道谭惜因为这件事耿耿于怀,登时捶胸顿足地解释。

    谭惜弯着眼,她心里当然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纨绔子弟,内里却与他伪装出来的外表大相径庭,心思缜密,又带了十足的温柔。

    “今天你不用去公司的吗?你不是说你最近很忙。”谭惜恢复正色,问他。

    “翘一上午班不要紧。”虞瑞顿了顿,“谁让你们两个都睡得和小猪一样。”

    谭惜白他一眼,等等也在张着小手臂抗议,虞瑞脸上的笑容柔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先吃完不管,后吃完洗碗。”虞瑞飘飘然离开了餐桌。

    留下无语中的谭惜和等等干瞪眼。

    收拾好了餐桌后,等等嚷着没睡醒,还要继续睡一会儿,谭惜也知道孩子的睡眠时期是成长的最佳阶段,昨晚将他折腾醒,现在困是必然的。于是将他抱进她房间的婴儿床里,给他盖好了小被子,拍着他。

    不一会儿,小家伙就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等到谭惜关好了房门出去后,虞瑞已经在客厅换衣服了。他此时还光着上半身,衬衫都还没来得及披上。

    谭惜的脸腾地红起来,尴尬得不知是该走过去,还是该扭头原路返回。

    虞瑞转头看到她,笑得十分自然,“你都看过多少次了,每次都脸红成这样。”

    谭惜走到沙发边上,抄起一只抱枕就向他砸过去,“谁让你每次换衣服都不在房间里,要这么、这么暴露!”

    说完,眼神又不经意瞟到虞瑞前面的风光,这下连耳朵根都红了个彻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