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瑞见她这幅样子,笑得更是开怀。

    “你流氓啊!”谭惜红着脸,就要绕过虞瑞回房间去。

    在与他擦肩的时候,她毫无防备地被虞瑞拉住手臂,重心不稳之下,她惊呼一声,随后就跌进了他怀里,紧贴着他精瘦而又结实的胸膛。

    质问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被封住了唇。

    “唔!”谭惜起先睁大了眼,本能地想要推开他,可就在她的手放到他未着寸缕的腰间时,她又仿佛被灼了一下似的,急忙收回手,转着眼睛,哭笑不得。

    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就在她纠结的功夫,虞瑞的舌头已经撬开了她的齿关,贪婪地在她的口腔中游走着,缠住她的舌,狠狠吮吸。

    吻到后来,谭惜有些喘不过气,虞瑞又在她唇上辗转研磨一番,才放开了她。

    瞧着她脸颊红红,红唇娇艳欲滴的模样,他的眸色深了深,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眼神温柔地注视着她。

    “你、你”谭惜羞得恨不得地上立刻出现一个大洞,好让她钻进去。

    这几年里,她虽然和他住在同一间房子,却从未有什么特别亲密的举动。除了虞瑞偶尔在她脸上偷亲一下,或是嘴唇与嘴唇的轻碰,还没有这样湿吻过

    虞瑞知她脸皮薄,也不继续让她尴尬着,当下弯了腰,拎起沙发上的衬衣,眼中蕴着笑意,不疾不徐地穿上。

    “等我回来。”在他出门前,他这样对她说。

    纵使谭惜再羞恼,也不至于达到不理他的程度,她点了点头,嘱咐了他几句开车慢点之类的话。

    虞瑞用两根手指轻抚着唇,笑得戏谑极了。

    这下,谭惜是真的羞得不行,起身作势就要打他。

    在她的粉拳真的落在他身上之前,他大笑着出门了。

    谭惜跑到窗边,一路看着他驱车离开,直到他的车子彻底消失在她的视野里,她才捂着滚烫的脸颊,怔怔地坐在沙发上。

    她对他的吻,讨厌吗?

    似乎是不讨厌的。

    医院的病房里,陆离坐在的病床上,一边听着身边周正汇报公司的情况,一边看着放在他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审阅着昨晚没有看完的文件。

    看着看着,他就觉得头部一阵阵眩晕,连笔记本电脑,都一个看成了三个。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又起来了?!还看什么文件,你这脑袋是彻底不想要啦?”陆母惊呼着走进来,看到站在一旁的周正,语气责备着,“我们家陆离不懂事,你怎么也由着他胡闹!没听见医生刚才过来说了什么吗?嘱咐他一定要好好休养!”

    周正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陆离,“可是陆总说”

    “陆总什么陆总!这里是医院,只有患者和家属,没有陆总!”陆母一把夺过陆离腿上的笔记本电脑,痛心疾首地看着他,“陆离,你能不能让妈省点心?你这次住院可跟上次伤了手臂不一样,你伤的是脑袋明白吗,你得保养好了,不然以后留下根,有你罪受的!”

    被陆母这么一通念叨,陆离的头晕眩得更加厉害,轻皱了眉,说:“妈,你把电脑给我,公司还有事在等着我处理,只是这点程度的用脑没问题的。”

    “没问题,什么事情你都说没问题!可你看看你现在,不还是在医院躺着?!”陆母说着就气得不行,这个她最疼爱的大儿子什么都好,就是这爱逞强的毛病改不了!

    陆离的脸色淡下一点,掀了被子就要起身下床,吓得陆母和周正连忙制止住他。

    “你干嘛?”陆母怒气冲冲地说。

    “你不让我在这里处理公务,我就只好去公司。”陆离淡声说着。

    陆母被他气得彻底说不出话,把电脑扔给他,赌着气往外走,边走边摆手说:“你的事情我管不了,我也不管了!”

    陆离重新摊开笔记本,快速审阅起来。

    “陆总,其实这些文件也不是那么急我让那些部门先跳过你这里,进行别的环节就是了。”周正有些迟疑地说着,“刚才陆阿姨,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陆离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陆晟从外面走进来,拎了几篮子水果,一边放到病房的柜子里,一边问陆离:“哥,你又做什么了?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妈在走廊里偷偷抹眼泪。”

    “你去安慰她一下吧。”陆离无奈地轻叹一口气,“我不是闲人,公司堆了那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全公司上下几千张嘴等着吃饭,我要是真的休养两个月,我的公司也不用开了。”

    陆晟也是满脸的无奈,“我就知道你们又是因为这件事闹起来。”

    站在一旁的周正看到陆晟来了,询问陆离:“陆总,我们公司下个星期五的酒会还要照常开吗?”

    “照常。”陆离平静地说。

    这下,就连陆晟也皱紧了眉。

    “哥,你在病房里处理公务我不反对,可你还要去主持什么酒会,这就有点过分了吧?医生说你现在不好好休养,以后”

    “以后会经常头疼。”陆离截断他的话,自己补上了后半句,“这句话我从早上听到现在,耳朵都快起茧子。”

    “可你根本就没听进去!道理你都懂,可你就是不去做,你让我怎么说你?”

    陆离的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着,忍住头疼和阵阵晕眩,对周正说:“你先回去吧,公司一旦有什么事情立即通知我。”

    周正点了头,等到他走后,陆晟坐在他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忍不住说:“是不是要我把谭惜请过来,让她亲自劝你,你才肯作罢?”

    陆离的手指顿了顿,紧接着继续敲字,淡声说:“你以为我是为了和什么人赌气才这样么?你千万别把你哥想得那么幼稚。”

    陆晟冷眼看着他:“我知道你不是为了和谁赌气,因为我知道,你谁都气不着,最后受罪的还是你自己!大嫂已经回家去给你炖补汤了,你就算是为了她,也要保重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吧?”

    炖补汤?陆离的精神恍惚了一下,心里都在发笑。

    她连切菜都不会切的,谈什么炖补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