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签售”陆离眯了眯眼睛,嘴上重复了一遍周正的话,恍惚间想起什么。

    是了,上次在宁甜的房子里,他是看到她在电脑前敲打文字的,他也听等等说过她在博客上有很多粉丝,大概就是写的心理学文章吧。

    这个从前跟在她身后嬉皮笑脸,总爱插科打诨,动不动就说爱他的小女人,现在也是个备受欢迎的人物了,早在美国的时候他不就听到校长对她赞不绝口的那些词句了吗。

    “我还有多久能出院?”陆离忽然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周正脸上犹疑了一下,说“院方的意思是再过一个星期就可以回家休养,可陆阿姨应该希望您在这里再多休养些时日。”

    陆离无动于衷:“每天在这里躺着,下个床她们就呼天抢地,还不如死了。”

    周正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正要劝他几句,就听到他自我否认起来,脸上的表情还带了一丝笑:“不过我不能死。”

    这话听着诡异,周正只当他是在这里躺久了有些糊涂,也没有放在心上,问他:“周五那天,您会出席吗?公司邀请了几个当红明星,届时媒体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陆离想了想,脸上现出一丝讥诮,“当然要出席,一年就炒这么一次,当然要炒得越热闹越好。”

    这下,周正是真的觉得不对劲了,自从前两天开始,陆离就变得很奇怪。语气里处处像是在针对着什么人,却又转眼抹去,不显山不露水,像是在酝酿着什么计划。他在这医院里一躺就是这么些日子,倒也没有再烦躁得阴沉着一张脸,有时眸里还有笑意,像是沉浸在热恋中似的,表情时不时地就柔和得不行,唇边的弧度都透着蜜意。

    他虽然好奇,却怎么也不敢问出口。

    过了会儿,顾之韵又回来看她,脸上的笑掩都掩不住,看着陆离的眼神更是欢喜得不行,她来到陆离的身边,握了他的一只手,娇媚地问他:“阿离,你中午想吃什么?我让咱家新请的法国厨子做好了给你送来。”

    说完,她又意识到周正还在一边,又抬了抬眼,笑眼问周正:“小周,你等会留下来一起吃。”

    周正有些受宠若惊,在他印象里,顾之韵外表上算是一个温柔的女人,可她的温柔,是要分着人的,她对陆家的人,那自是不用说,可她对陆离的手下,从助理再到司机,能正常语调说话都算不错了,没怎么这样柔声细语过。

    “谢谢嫂子,不过我中午已经和人约好了,恐怕没有这个口福了。”周正陪着小心地说。

    顾之韵的声音轻扬着,像是没有放在心上,“没关系,那就改天好了。”

    中午谭惜从签售现场回来,第一时间就是给虞瑞打电话,听到虞瑞的声音,她有些害羞。

    这几年里,虽然她和虞瑞在同一屋檐下住着,可她到底还是没有对虞瑞存那方面的心思,她一直把他当成胜似亲人的朋友,所以无论怎样,都是十分自然。可现在不一样,他们确认了关系,两人之间那层窗户纸被大大方方地捅开,她反倒有些不自在。

    虞瑞倒没有什么,第一时间从会议室里走出来,声音带了笑,“怎么样,我就说肯定会有很多人捧你的场吧?”

    谭惜微讶了一下,“你不是在公司吗,怎么会知道?”

    “要不我怎么说你是猪脑呢。”虞瑞笑着说她,“你不知道有网络这种东西的存在吗?”

    现在网上到处都是她的帖子,甚至有几家媒体已经将她的签售会提上了头条的位置。没办法,海归的美女心理学家,在网上几千万粉丝追捧,这个噱头太大了,想不引人关注都不行。

    “好啊,你在公司还偷懒。”谭惜弯着眼睛,“你的员工知道他们的老板这么会忙里偷闲吗?”

    “大概是知道的,这不,我正开着会,你一个电话我就赶紧出来了。”虞瑞笑笑,故作埋怨地嘀咕,“他们指不定怎么说我呢。”

    谭惜笑得开心,“还能怎么说你,妻管严呗。”

    说完,自己都愣住了。

    虞瑞也被她这一句脱口而出的“妻管严”惊得呆了一下,过了会儿,听着电话那边没了动静,只有不太顺畅的呼吸声后,他嘴角的笑意才慢慢扯开,逐渐放大。

    不用看也能猜想得出来,这个小女人肯定在暗恨自己嘴快,说了这么一句让人心跳加速的话。

    如他想得一模一样,谭惜果然懊恼得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连她自己也想不通好好端端的她怎么就突然联想到了“妻管严”这个词,他们俩昨天才互相表白了心迹,怎么今天就直接蹿升到“妻管严”上边去了。

    谭惜想到这里,脸热得跟火烧似的。

    虞瑞知道她脸皮薄,决定装作没注意,轻飘飘地就给她铺了几层台阶。

    “手痛不痛?签售了一万本,又是写祝福语又是握手的,折腾得不像样吧?”

    有台阶,谭惜当然顺势往下跑。

    “手背和手腕那里,一拉扯就疼,我现在正在去药店的路上,涂点药应该会缓解一下。”谭惜连忙说。

    深怕再晚一点,这个台阶就要被虞瑞撤走了似的。

    虞瑞忍着笑,又柔声嘱咐了她几句别乱用药。毕竟她现在是怀着身子的人,就算对孩子没有伤害,万一过敏了起上什么疹子,加上孕吐也够折腾的。

    “知道啦,啰嗦。”谭惜吐槽着她,但心里,却慢慢浮上一丝幸福的暖意。

    只有在虞瑞面前,她才感受得到她是被人用心宠着呵护着的,好似时隔多年,她又回了一次少女时代,重新体验了一次完完整整的恋爱似的。

    虞瑞那边还开着会,不好让公司的各部门管理等太久,嘱咐完谭惜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谭惜坐在车里,晃了一下神,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又想到了陆离。如果他知道她肚子里又怀了他的一个孩子,不知道是作何反应?

    大概,一定会用各种手段强取豪夺,先抢去她,再抢走这个尚在萌芽中的孩子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