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7章 赴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周五晚,梦烧的新品红酒品尝会,还没到酒会开始的时间,拉夏菲尔酒店就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受邀的记者大摇大摆地进场,没受邀的小门小户媒体,只能在酒店门口蹲点,等待着陆离和各路大腕明星的入场。

    就算是蹲不到陆离,也蹲不到明星,蹲一蹲别人也总是好的,梦烧的酒会,受邀的哪一个不是各领域的领头人物,能找个好点的角度拍一拍他们,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酒店的不远处,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那里,在众多豪车中并不怎么显眼。谭惜抱着等等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打量着被堵得严严实实的酒店大门。

    “这么多记者,我们从后门进吧。”谭惜皱着眉头,已经可以料想到还没走近就被记者一窝蜂围上的场面。

    “还有后门?”虞瑞问。

    谭惜白他一眼,“你忘了我以前在这里做大堂经理的么,对这里也算是了解。”

    虞瑞弯弯眼:“哦对,相遇的地方。”

    “我们偷偷下车,从那边绕过去。”谭惜抬手,示意了一下。

    三人从后门进了酒店,等等没怎么参加过这种场合,看着一楼厅堂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兴奋得不行。

    “直接上二楼吧。”虞瑞说。

    三天前,梦烧新品红酒品尝会的邀请函递到了虞瑞的公司,上面用烫金的字写了,一定要带女伴一起赏光。

    谭惜的原意是不予理会,可虞瑞却说这个邀请函涉及到很多方面,如果收到邀请函又不去,很容易落了别人的口实,虞瑞和陆离不合的新闻也会传开。

    有时候,商场远比娱乐圈更复杂。

    所以虞瑞干脆带了谭惜和等等来赴会,反正也只是和人互相吹捧两小时,再胡乱吃些东西而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希望这个酒会别再出什么幺蛾子,好像自从我回了国,就变成了惹事的体质。”谭惜有些无奈。

    虞瑞低笑着看她一眼:“怕什么,有我呢。”

    又等了一会儿,酒会邀请的各路明星相继赶到,连最近风头大盛的女星林冰清也来了。

    她身穿香奈儿黑色薄纱礼服,腕上挎着gucci限量款手包,颈上戴了一条嵌满碎钻的项链,在灯光和这件礼服的衬托下,她整个人比电视里更漂亮了许多,皮肤白白的,像是会发光。长长的裙尾拖到地上,走路顾盼生姿。

    “你爸公司旗下的艺人。”谭惜看了眼虞瑞。

    她看过林冰清演的一部叫做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电视剧,最近这一个月里,每到黄金档柠檬台都会播两集,谭惜对她夸张的演技和一到哭戏就鼻孔放大的细节印象尤深。

    “她?”虞瑞眯了眯眼睛,这个林冰清他有些印象,有一次在帝听的时候,他看到过林冰清从他老爸的房间里走出来,脸上潮红一片,在撞见他时,尴尬得恨不得把头埋到地底去。

    “真人比电视上好看。”谭惜说。

    “和你比,还是差点。”

    谭惜脸一红,“马屁精!”

    现场因为林冰清的关系,热闹得不行,记者们围在她前后一直拍照,男宾客对她目不转睛,窃窃私语;女宾客对她百般不屑,可以听到她们低声说“戏子”“公车”这类的词。

    林冰清来了,紧接着就是陆离。

    陆离穿了一身黑色的礼服,肩宽腰细,单单是身材就已经让女宾客们兴奋起来,那张帅气得不输男模的脸更让他出众万分。顾之韵在他身边,满心得意地挽着他手臂,在一群记者的簇拥下走过来。原本围在林冰清身边的记者,一见了陆离,顿时呼啦啦地全都涌了过去。

    厅堂里闪光灯不断,不知有多少个镜头在拍陆离,可他还是那张冷冰冰的脸,不见一点笑容。倒是他身边的顾之韵,今天穿了件露肩礼服,裙摆是鱼尾式,刻意保养的身材凹凸有致,错落动人,在闪光灯下,她笑得优雅美艳,不断向记者们招手致意。

    “和当初坐台的时候比,是有点不大一样了。”虞瑞讥诮地说。

    谭惜对她没有兴趣,只匆匆瞥了一眼,就将等等放到地上,弯腰牵他的小手。小孩子长得快,从回国到现在,等等又涨了不少分量,抱久了胳膊就酸痛酸痛的。

    虞瑞注意到她的动作,弯唇问:“抱累了?”

    “是啊,他现在怎么也有几十斤了,抱久了真挺累人。”谭惜揉着胳膊说。

    等等仰着小脑袋,知道自己是罪魁祸首,扑腾着小手臂,“麻麻,我自己可以走!”

    谭惜摇头,“这里这么多人,让你自己走,等会你走哪儿去我都不知道了。”

    虞瑞俯身抱起等等,逗弄他:“小心有坏人把你抓走!”

    等等咯咯咯地笑,“我两个爸爸都在这里,我怕谁!”

    谭惜和虞瑞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和哭笑不得。

    “人小鬼大!”

    过了会儿,记者拍照拍得差不多了,酒会的主持人才登了台,谭惜懒得听他那些被用烂的开场白,直接从巡场服务生的托盘里拿了两杯酒,和虞瑞一人一杯。

    “酒清无沫,色浅味重,还不错。”虞瑞轻抿了一口,赞许点头。

    谭惜也尝了一口,事实上,这是她第二次喝这款酒。上一次是在曾经的那个房子里,陆离拿出一瓶“不复醒”,当时她只觉得这酒很柔润,在口中甜丝丝的,辣味不怎么重,她就错以为是度数不大的酒,真正喝到最后的时候,她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还和陆离有了那一次

    “在想什么?”虞瑞用酒杯在她眼前晃了晃,打断了她的出神。

    谭惜回国神来,脸色不怎么好,“没事,刚刚走神了。”

    “不用你说我也看得出来。”虞瑞好笑地说。

    谭惜打起精神,扫了一眼虞瑞,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一手抱着等等,另一只手端着酒杯,纵使他面容再怎么帅气,姿势再怎么优雅,周围的那些女人也只敢看上几眼,并不敢上来搭话。

    毕竟,当后妈这种事,还是需要勇气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