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2章 解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近过得好吗?”陆离先开了口。

    在来此之前,他想了很多第一句应该和她说的话,最后凝结出来的,是这样一句客气、疏离到极点的问候语。

    “挺好的。”谭惜看着蹦蹦床里玩得不亦乐乎的等等,轻声回了一句。

    “嗯。”陆离有些不自在,却强自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你和虞瑞怎么样?”

    “我们快要结婚了。”

    这句话如同炸雷一般,将毫无防备的陆离震得快要坐不住。

    他的手有些抖,为了掩饰这慌张,他立刻低头在身上翻着什么,掏弄了一会儿后,他才捏了一盒烟和一只打火机出来,动作不稳地点燃了一支,狠狠吸了一口。

    余光里看到谭惜似乎对烟味有些反应,像是忍不住呛,微微偏了偏头。

    陆离立刻就把那支烟给掐灭了。

    “你什么时候喜欢吸烟了?”谭惜皱着眉问。

    陆离没有回答她的话,问她:“决定好了?”

    谭惜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说她将要结婚的事情。

    “决定好了。”她低下头,摆弄着衣角开了一点线头,“陆离,我这一路磕磕绊绊,先是从你那里栽了个跟头,紧接着又是家里破产,我当初之所以选择去美国,就是想学一下我爸我妈他们,离开这座让我败得一塌糊涂的城市,去国外闯一闯,无论最后的结果是我拥有崭新的人生,还是我一跟头栽下去就再也没能爬起来,我都想试试,我愿意认命。”

    “可是我没有想到,在我的人生轨迹里,虞瑞再一次横插了一脚。他在我最难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我感激他,对于他对我伸出来的手,我没有拒绝。”

    陆离有些烦躁,听她说她与别的男人拥有怎样的缘分,他的心像火烧一样,煎熬着疼。

    “谭惜,你就没有想过我吗?”陆离的声音带着无尽的不甘,“难道你只看到了虞瑞对你如何好,一点也没有想过我?”

    谭惜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当初让她栽了跟头的人是他,无数次赶她走、用伤人的话在她心上捅刀的人也是他,现在他又在不平衡什么?

    “谭惜,你在三年前连个招呼都不打就一走了之,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怎么样?我知道你是气我因为之韵掉了孩子的事情误会你,可你就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生气吗?在那之前,我甚至已经打算好了,等之韵的孩子生下来之后给她一笔钱,她想要什么我都给她,除了婚姻!我都已经准备食言了,我想和你复婚,可那次我听说孩子掉了是和你有关,我气糊涂了,如果那个孩子真的和你有关系,我一辈子都会亏欠着顾之韵!你让我怎么再去和她说我爱上你的事情?”

    谭惜听得有些懵了,他每说上一句,她就更懵一分,可直到他说到最后一句“爱上你”的时候,她的手指猛地抖了一下。

    明明她是在室内游乐场,可她却像被风吹了眼睛似的,酸酸涩涩地,一直想流泪。

    明明已经时过境迁,二人已经站在不同的世界,可他为什么还要来撩拨她的心跳,说爱她?这些话,如果是在三年前和她说,她说什么也不会走,可现在,一切都迟得像个笑话。

    “你走之后,我在你曾经住的那栋房子里醉了一个星期,直到之韵来找我,她哭着和我说,她已经没有了孩子,不能再没有我。”陆离低低笑了一声,没有任何温度,“我能怎么办?我的公司需要我打理,我的家庭也离不开我,我只能跟她回去,在那三年里,你知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白天我尽心工作像一个只会工作的机器,到了晚上,闭上眼睛之后,想到的全是你。”

    “你是不是以为只有虞瑞去找过你?我无数次去求宁甜告诉我你的地址,她不告诉我,我就自己找,甚至连你爸妈那里也都找过了!他们在洛杉矶,我还以为你不会去离他们那么近的地方,就从别的国家开始找,英国,法国,德国,我托朋友打听你,留心你的手机号码什么时候开机,在网上一遍一遍输入你的名字,你知不知我每次都是那么地满怀希望,最后又重新陷入绝望!”

    谭惜泪如雨下,声音哽咽着:“你别说了,你现在和我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们回不去了!”

    陆离笑了一声,“我知道回不去,从你彻底消失在我视线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回不去了,可我还是抱了那么一丝希望,想着就算我们回不去,至少也可以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谁还会有重新开始的勇气?不是有人说过,死灰复燃的结局必定是重蹈覆辙,谁知道如果真的重新开始,他们会不会仍然向着曾经的那个轨迹行进?她栽了跟头,好不容易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可他居然在她即将踏入崭新人生的时候,来和她说重新开始?

    “陆离,我们不可能了我已经走了这么远,我不想再重新开始了。”谭惜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虽然这是他意料之中的答案,但听她这样哭着拒绝,他的心还是紧紧拧在了一起。

    只不过是三年的光景,却好像连天都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天似的。可笑的是,直到现在,他仍觉得,她还爱他。

    “谭惜,我出车祸的那个晚上,你来过对不对?当时你断断续续地和我说了许多话,我没有全部听清楚,只听了个大概,我听到你说,如果我真的有什么事,你愿意用整个余生照顾我,你是爱我的对不对?既然你爱我,为什么还要一次一次地拒绝我?你难道真的不愿意再给我一个”

    “陆离,我说的那句话是真心不假,可我说的是如果你有事。”谭惜抹抹眼泪,“现在你好好的,余生我不想再和你有什么纠缠。”

    “你怎么做到的?”

    谭惜一愣,抬眼看他,“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