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怎么做到的?明知我对你的心意,却还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陆离的眸子里满满都是痛苦的神色,“当初是我伤害你,所以你现在故意报复我对不对?看我这么心痛难受,你很过瘾对不对?”

    谭惜忍着左胸口抽抽拉拉地疼,近乎崩溃地对他吼:“你以为我比你好过吗?我不好过的,我不好过的!”

    “那你”

    “陆离,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们没有缘分!如果有缘,当初我就不会在顾之韵之后才遇到你,如果有缘,就算你不会第一眼就喜欢上我,至少也会在后来的三年婚姻里回头看一看我!可你没有,我们都没有”谭惜掩面,终于还是哭出了声。

    有路过的大人小孩被他们所吸引,频频向这边注目。

    “妈咪,那边的姐姐为什么在哭啊?”一个奶声奶气声音询问着。

    孩子的妈妈连忙捂住了孩子的嘴,“小声点,能在这种场合里哭得这么伤心的话,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特别烦心的事吧。”

    一声声痛苦的呜咽从她指缝中传出,陆离听着就觉得揪心到了极点,他想去拉她的手,却被她猛地甩开。

    “谭惜,我们从小就有婚约,这难道不是缘分吗?如果我们没有缘分,又怎么会纠缠那么久都没有彻底断掉关系?”不知道是想说服谭惜,还是想说服自己,陆离一件一件向她罗列着,“如果我们没有缘分,上天为什么要绕那么大一个弯子让我们聚聚散散,还有我们的等等”

    谭惜摇摇头,匆匆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去找等等。

    “等等,玩够了没?妈妈带你去玩下一个”

    之后的每一次等待,二人都默契地不再交谈,只是坐在那里各怀心思。直到等等玩得累了,被谭惜抱着往游乐场外面走时,他的小手又是一指:“妈妈我要玩那个。”

    谭惜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那是一台照大头贴的机器。

    “好。”谭惜沉默地走过去,交钱,排队。排到他们的时候,等等又要让三个人一起照,谭惜和陆离的目光对上,彼此瞳孔都颤了颤。

    最后等等握着几张三人合照的大头贴,窝在谭惜的怀里沉沉睡了。

    “我送你们回去吧。”陆离说,在谭惜拒绝之前,他又快速补上一句,“等等睡着了,出去走容易受凉。”

    这个理由让谭惜无法拒绝。

    将虞瑞家的地址告诉了他,看着他沉默开车的侧脸,谭惜偏移了视线,扭头,心不在焉地望着外面的风景。

    等到了那栋略显偏僻的别墅前,陆离停下车,交给她两样东西。

    一样,是先前被陆离拿走的护照和户口本。

    “我把它还给你,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在离开之前,至少和我打个招呼,不要突然就走。”陆离说。

    另一样,是她曾经那栋房子的钥匙。

    “这串钥匙,你仔细留好,不管你收不收,那栋房子我答应给你,就一定不会收回去。”

    谭惜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心像是被什么敲着,一下复一下。

    “谭惜,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陆离深深吸一口气,“如果我再见到你,我不能保证我会不会用尽手段把你绑到我身边来。”

    她没有说话,收下了他给的那两样东西,抱着等等下了车。

    回到房间里,谭惜先安顿好了等等,小心地脱下他的外套,又给他换上了舒适的小睡衣,将空调温度开到适中,又扯过薄毯子将等等盖上。做完这一切后,她才退出了房间,坐到客厅里,掩面无声地哭了起来。

    这一生,是否注定流离错过?

    直到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她才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她站在一面墙的落地窗前,透过冬日的余晖往下看,陆离的车还停在那里。银灰色的法拉利,前挡风玻璃上贴了玻璃膜,被余晖折射出一道璀璨的光,以至于看不清里面陆离的表情。

    只能大致看得出他坐在那里,半天也没有动一下。

    盯了他一会儿之后,谭惜默默转身拉上窗帘,背对着窗,一言不发。

    顾之韵在一家灯光昏暗的诊所里,扶着墙慢慢走动。刚才吃下的东西仿佛还梗在喉里没有下去,她喝了几大口水,还是不能冲去那种恶心的感觉。

    “又不是第一次吃了,反应还那么大吗?”一个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穿着一身白大褂,用一条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手巾擦着手。

    这个男人,就是给她提供“中药”的诊所医生,亮哥。

    “太恶心了”顾之韵被梗得涌出泪花,又从包里拿过随身携带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地喝着。

    亮哥坐在椅子上,笑着看她,说:“你每次都是囫囵着往下吞,嚼都不嚼一下,这样对消化不好,胎盘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名贵中药,营养丰盛得很,你这样吃真的糟蹋了。”

    顾之韵听到“胎盘”两个字,更是恶心得不行,青着脸说:“你还是叫它紫河车吧。”

    “行,那就紫河车。”亮哥哈哈大笑。

    顾之韵消化了一会儿,取出化妆镜照着自己的脸,仔细端详。

    “不用看了,皮肤是比之前好很多,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亮哥说。

    顾之韵又自我欣赏了一番,总算满意起来,收好了小镜子,说:“我吃了这么多次,花大价钱买它,可不止是希望它就起这么点作用。”

    “放心吧,作用大着呢,而且你光吃也不行啊,你得有男人的滋润你知道吗,不然就算你吃再多,也不能凭空生出一个孩子啊。”亮哥说着,笑容就猥琐起来。

    顾之韵淡淡扫他一眼,掩去眼中的嫌恶,从包里取出一叠钱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下次再有货的时候,你还是帮我留着,钱不是问题。”

    “没问题。”亮哥蘸着唾沫数了数那一叠钱,表情满意得不行,“还是你们这些豪门太太爽快,上次有个老太太来我这里问胎哦不,问紫河车什么价,说要给她闺女治病用,结果我给她报了个数她就吓走了,这老太太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头,医院里生完孩子的都要把胎紫河车自己带回去留着,她自己没有门路,又舍不得花钱,啧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