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5章 结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宁甜家出来后,虞瑞直接将她载到了民政局门口。

    他没急着往里面进,就站在门口牵着她,弯着眼笑,“进去了?”

    “进去。”谭惜点头。

    “我等这一天等得好苦。”虞瑞拉着她,幽幽地叹息。

    谭惜笑瞪他一眼,“现在你苦尽甘来了,别磨蹭,早进早排队。”

    虞瑞有些无语,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反倒是谭惜催得紧了?

    前面果然有不少人在排队,谭惜和虞瑞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感慨:“手机日历诚不欺我,看来今天果然是黄道吉日。”

    “其实,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一天都是黄道吉日。”虞瑞握着她的手,“等会我们就能一人领一个小红本本,我在想,要不要拍张照给我家老头子传过去。”

    谭惜有些犹豫,“算了吧?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万一他气得不行,来把你给拎回去怎么办?”

    虞瑞一脸郁闷,“我有那么怂吗?还被他给拎回去,亏你想得出来。”

    “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是不被人祝福的。”谭惜低头。

    “谁说不被人祝福?刚刚宁甜还祝我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来着。”虞瑞将她的手握得更紧,“而且,就算我没有见过你的爸爸妈妈,可我觉得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的事,也一定会祝福我们的。”

    谭惜想了想,点点头,“那倒是。”

    她和陆离离婚的消息,或许他们早已经知道了吧。当初陆离和顾之韵结婚的消息沸沸扬扬,在美国的各大新闻网站也都占据一席之地,他们一定早就知道。

    之所以这么久也没有一通像样的电话联系,估计他们也是怕她会想太多,所以装作不知道而已。

    谭惜靠在虞瑞的怀里,轻声说:“虞瑞,就算我们的婚姻不被任何人祝福,我们也要幸福下去。”

    虞瑞“嗯”了一声,微微低头,在她额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真高兴你这么想。”

    又等了一会儿,终于轮到他们。二人相视一笑,平静地走进去,照相、写申请表格,交了十几块钱,最后两个小红本本发到手里,谭惜觉得像梦似的。

    “恭喜你们啊,一定幸福一生。”

    或许是这一对实在很抢眼,连发本的大妈都忍不住抬头祝福一声。

    谭惜弯了眼睛,“谢谢。”

    直到走出民政局,外面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她脸上,她才有了些许真实感。

    “虞瑞,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谭惜说。

    虞瑞抱了抱她,声音里亦有着感动。

    “我们早该是一家人。”

    在回家的路上,虞瑞对坐在副驾驶的谭惜说:“现在小本本领完了,我们可以说结婚之后的事情了。”

    “什么事?”谭惜疑惑地问他。

    虞瑞边开着车,边腾出一只手揉乱她的头发。

    “就是宁甜之前说的那些,婚礼,婚纱照,蜜月,还有聘礼。”

    谭惜失笑,“她说着玩的,你也当真。”

    虞瑞微微挑眉,笑得痞里痞气,“你真的以为我没有准备这些么?”

    说着,虞瑞就将手机放到谭惜手中,说:“备忘录里有我记着的具体流程,我暂时只能想起来这么多,我们虽然低调领证,可低调也不代表简陋,蜜月我安排在瑞典,虽然是小众欧洲国家,但是风景和人文都很不错。”

    谭惜静静听着,心中腾起无限感动。虽然他嘴上不说,可他却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能想得这么细致,说明他在他们的婚礼上下了很大一番功夫。”

    “虞瑞”

    “嗯?”虞瑞偏头看她一眼,见她眼睛红红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这就感动了?我还有聘礼没有摆出来。”

    谭惜摇头,“这些东西都不用的,我们能够在一起就已经很幸福了,你别把我宠得太厉害,我怕我被你宠惯了,今后受到一点委屈就要哭天抢地。”

    “我娶你,就是要宠你一辈子,我怎么会让你受委屈?”

    谭惜怔怔地就要落泪,又觉得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应该笑着,所以仰头看着车顶,努力不让眼泪滑落下来。

    “车顶真的有我好看吗,媳妇儿?”虞瑞慢吞吞地说。

    谭惜被他这句“媳妇儿”给逗笑了。从前她一直都很不能接受“媳妇儿”这个词,听起来土土的,带一些滑稽,可她今天听了虞瑞这么叫她,心里竟涌起了无限的满足感。

    像是辗转流离了许久,终于被一个人妥善保管、收藏的感觉。

    “我们去陆离那里,把你的护照要回来吧?现在我们领了小红本,他总不至于再纠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谭惜叽叽咯咯的笑给笑得愣住。

    “护照和户口本他早就还我啦,就在上一次,带等等去玩的那一天。”

    虞瑞也笑起来,“那算他还比较识相。”

    想到陆离,谭惜喜悦的心无端端有些空旷起来。她压下这种感觉,对虞瑞说:“婚礼和婚纱照,我们今后再说,我倒是对度蜜月很感兴趣,除了美国,我还没有去过其他的欧洲国家。”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去瑞典度蜜月吗?”虞瑞弯着眼睛问她。

    “为什么?”

    “现在是冬季,瑞典的冬季真的很美,我觉得你一定会爱上那里。”

    谭惜幸福地笑笑,“可是我们去度蜜月,等等怎么办?”

    难道要带着孩子一起度蜜月吗?谭惜窘得不行。

    “你傻呀。”虞瑞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刚才宁甜那样说我们,我们不得好好折腾她一顿?”

    谭惜无语,“你果然一肚子坏水。”

    到了下午,谭惜出门上班,下午两节课挨在一起,她得早早去办公室检查一遍课上要用的ppt。

    还没出门,就听到虞瑞惨兮兮地抱怨:“哪有结婚当天还要去上班的?”

    谭惜淡定回应:“我这是在培育祖国的栋梁,你要支持我的工作。”

    虞瑞从她身后抱住她,在她耳边呵气,“培育祖国的栋梁也不是不行,只不过,晚上你得补偿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