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7章 路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c市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上,火热程度并没有因为冬日的冷寒而打了折扣,顾之韵与顾母相伴走在街上,二人的表情俱是闲适和得意。

    “妈,你看那块最大的广告牌。”顾之韵纤手一指,指向那块挂的最高、最显眼的led屏广告牌,上面是梦烧集团新推出的红酒“不复醒”宣传,整体简洁大方,尽显高端档次。

    顾母眯着眼睛看了好半天,脸上的得意之色更重,“那是陆离公司新推的酒吧,哎哟,光是广告牌就这么大,那这一瓶酒得多少钱啊?”

    顾之韵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一万?”

    顾之韵神秘摇头。

    “十万?”顾母吓了一跳。

    这回顾之韵点了头。

    “哎哟,这么贵的酒,用金子酿的啊?!哪个脑子不好的会花钱买!”

    顾之韵笑得开心极了,“妈,你不懂,陆离的公司就是主打高端红酒的,面向的客户都是那些大老板、土豪!这酒呢,有人是买来喝,但更多的都是买来收藏,逢年过节的家里来个人,你把这酒端出来,面子上也好看不是?而且这酒也不是就外面一层花花架子,放个广告卖品牌钱,它酿造的工序复杂着呢!果味和酒酸都和那些便宜货不一样,这款新推的红酒我尝过,味道绝对配得上这个价格!”

    顾母听得有些心动,“闺女,陆离这一年又得收入不少吧?”

    “当然了,陆离在很多国家都有分公司和庄园,尤其是那些个欧洲国家,这酒在他们那地方更受欢迎!”顾之韵说着都有些激动起来,幸亏她当初慧眼识人,紧紧抓住了陆离,不然像陆离这种身世好、头脑好、又会赚钱的男人,她这辈子也就只有仰望的份。

    顾母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了,“好好好,我闺女嫁了个好人家!”

    “妈,我老早就答应过给你买玉镯子,今儿就一道买了吧。”顾之韵领着顾母进了一家珠宝店,在柜员开口之前,顾之韵就一张钻石会员卡拍在柜台上。

    柜员陪着笑脸,“您是陆太太吧?您看,我一下子就认出您,虽然我是新来的,可咱们家的钻石会员没几个,其中最漂亮最有气质的就是您,好认。”

    顾之韵被她这一番吹捧,心里美得都快飘起来,勾着笑说:“小丫头挺会说话,把你们这里最贵最好的玉镯子拿出来我看看。”

    柜员应了一声,走到珠宝店后面的屋子里,不一会儿又捧着个盒子走出来,小心翼翼的。

    “瞧这小心的。”顾母乐着和顾之韵说。

    打开那盒子,里面一块颜色青白,如浸在水中般通透的玉镯子呈现在几人眼前。顾母一见那玉,眼睛立刻就直了。

    “陆太太,这款玉是纯正的和田玉,您看这玉打磨得多精致圆润,您再看这光泽,透亮,咱们整个店里,不,应该说是整个c市,这玉也就这么一块。”柜员夸张地介绍着。

    顾之韵拿起来细细看了一圈,的确十分精美,这么惊艳的玉镯子确实不多见。

    “多少钱?”顾母在一旁问。

    “五十万,陆太太是我们钻石vip客户,可以打八折。”柜员微笑着说。

    顾之韵没什么犹豫,直接从钱包里抽出黑卡拍到柜台上,“给我包起来吧。”

    柜员见她这么爽快,乐得不行,立刻去给顾之韵找纸袋去了。

    “妈,这块玉我买来孝敬你,今后我在陆家的日子,还是得有你多多指点。”顾之韵弯着唇说。

    顾母开心得连连点头,“闺女,你看我就说么,到底还是闺女贴心,知道疼人。”

    她们在等柜员刷卡的空档,身后突然传来两道脚步声,另一名柜员殷切地招呼着他们:“虞先生,来看点什么?”

    虞先生?顾之韵漫不经心地回头瞄了一眼,在看到谭惜和虞瑞手挽着手走进来时,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这不是那小狐狸精吗?”顾母用胳膊肘撞了撞顾之韵。

    “还真是冤家路窄。”顾之韵一脸的不痛快,刚才买东西时的好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谭惜和虞瑞也一眼就看到了她们,但他们很快就偏开了目光,仿佛她们两人只是空气一般。

    “买戒指。”虞瑞对柜员说了句,顿了一下后,又补上,“给我媳妇儿买。”

    柜员笑着,“这位小姐就是吧?郎才女貌,太般配了。”

    顾之韵听着就觉得不爽,就谭惜那一脸的狐媚子相,怎么就是郎才女貌了?

    “我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吗?居然和这种只会勾引别人老公的下贱货逛到了同一家店!”顾之韵阴阳怪气地说。

    谭惜对她而言,就如同跗骨之蛆,无论什么时候,但凡她过得稍微顺心了那么一点,她就要跳出来恶心她一番,让她既觉得恶心,又有些畏惧。她现在是真的相信了每个人有命定克星这句话,她和谭惜,自打两人第一次照面的那天起,就对付不来。她曾以为这个克星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她生命里,可她像是故意和她作对似的,走了又回来,勾引他的男人,搅乱她原本宁静幸福的生活。

    “顾之韵,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谭惜看也不看她一眼,挑选着柜台里闪闪发亮的戒指,语气随意地像是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我现在是结了婚的人,不想和你掰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顾之韵一愣,下意识地看了看她和虞瑞一直没有放开的手,不可置信,“你们结婚了?”

    “怎么?”谭惜冷淡问了一句。

    “结婚了?那挺好的,希望虞瑞能看好你吧,你可别再像以前一样,就琢磨着怎么勾引别人的老公。”顾之韵从柜员手里接过黑卡,冷笑着塞进了钱包里。

    “顾之韵,我不想在谭惜面前用难听的话说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认清自己,想想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要以为野鸡嫁进了豪门,就真能变成凤凰。”

    “你怎么说话的!”顾母看不过去,在一旁沉着脸呵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