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8章 情人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算了,妈,我们走吧。”顾之韵瞪了虞瑞一眼,虽然心中怨恨,但虞瑞毕竟是少数几个知道她过去的人,她不敢把他惹毛了,所以当下拉着顾母的衣袖,脚步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顾母还不甘心,边回头瞪着虞瑞边问她:“之韵啊,你没听见他怎么说你的吗?就算他是虞威的儿子,咱们也不怕他!”

    “妈,我有把柄捏在他手里。”顾之韵脸色难看地低声说。

    “啊?”这下陆母不吭声了,任由顾之韵拉着她走,等走出了老远之后,她才紧张地问,“之韵,你有什么把柄在她手里啊?”

    顾之韵咬了咬嘴唇,“妈,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在夜场的时候,有一个金老板养了我一段时间?”

    顾母点头,“我记得他,黎庭集团的老总,还给我买过钻石项链,怎么了?”

    “他是虞瑞的朋友。”顾之韵低下头,“如果我真的把虞瑞惹毛了,他有一百种方法能让我在陆家待不下去。”

    顾母听了她的话,脸色松了松,“哎哟,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他不就是金老板的朋友吗?就算他知道你和金老板那一段又怎么样,陆离又不是不知道你曾经的那点事,再说,他现在没凭没据的,那金老板早就跑去外国发展了!”

    “不是!”顾之韵皱了皱眉,“他如果想找到金老板,就是几通电话的事情,而且”

    “而且什么?”顾母又恢复了之前的紧张。

    “而且,我还和金老板拍过那方面的照片”顾之韵感觉嘴唇都在抖,那段难以启齿的过去,一直是她最不愿意回忆的。现在她是风光无限的豪门太太,她恨不得与从前的自己一刀下去划个界限,她怎么也不愿再将从前那个夜场里逢人卖笑,一千块钱就能在人胯下辗转低吟的低贱小姐与自己画上等线。

    顾母听着,脸色都绿了,“之韵,你糊涂啊!虽然陆离现在是不介意你的那段过去,可如果照片真摆在了他眼前,他怎么可能会不介意?!”

    “妈,正因为我知道他会介意,所以我才尽可能地不去招惹虞瑞,如果他打定了主意整我,我就彻底完了。”顾之韵将嘴唇都咬得发白。

    顾母脸色变幻了一番,最后归于平静,“算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咱们惹不起,总能躲得起,还有,那个谭惜和虞瑞结了婚,对你也就没有什么威胁了,你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和她起冲突。”

    顾之韵点点头,先前的趾高气昂尽数消失,只剩下沉默。

    算一算时间,谭惜怀孕也有八周了,她孕吐得越发厉害,连吃饭睡觉都不能安稳,胃里一旦翻腾起来,一定就是冲到浴室吐个死去活来。

    就连在珠宝店里,她也忍不下那种感觉,戒指挑到一半,就丢下戒指跑到外面一通干呕,小脸被憋得通红,眼泪花都涌了出来。

    虞瑞在后面拍着她的背,脸上的表情心疼极了,从兜里翻出两个枣子,用纸巾擦了擦,等到她好些的时候,才将枣子送到她嘴边。

    “我怀等等的时候也没这么严重。”谭惜嚼着枣子,直到酸甜的滋味在口中迅速蔓延开来,才感觉到胃里缓和了一些。

    “再熬一段时间,这个时候是孕吐最严重的时候,咱们熬过去就好了。”虞瑞轻哄着她,脸上的表情,像是恨不能替她难受一样。

    谭惜靠在虞瑞身上,刚才孕吐时,胃像是绞了一圈似的疼,她知道那时孕吐严重时引起的胃痉挛。她怀等等的时候,根本没怎么遭罪,现在怀了这一个,好像全身上下都在帮着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跟她较劲似的。

    “虞瑞,等我把她生出来之后,你一定帮我打她一顿。”谭惜抹着眼泪花,可怜巴巴地说。

    看着她委屈不尽的小模样,虞瑞失笑,“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了。”

    好不容易哄好了谭惜,两人又一起进了珠宝店。之前柜员拿给他们的看的那一枚钻戒还摆在柜台上,没有收起来。

    谭惜拿起来打量了一会儿,又戴在手上,让虞瑞看,“好不好看?”

    “好看,我媳妇儿手这么漂亮,戴什么都好看。”虞瑞连连点头。

    谭惜被她给逗笑了,又拿起另一枚,都戴在手上,问他:“这两枚哪个好看?”

    虞瑞仔细端详了一下,说:“太难选了,我媳妇戴什么都”

    “少来!”谭惜娇嗔地瞪他一眼,“这两个,你必须选一个。”

    柜员看着他们打情骂俏,在一旁抿着嘴笑,最后还是出声帮了虞瑞一把:“虞先生,那款‘情人泪’系类钻戒是由法国著名珠宝设计师amyadams耗费一年时间设计而成,采用了南非最纯净透明的钻石,精心打磨抛光,钻石整体有一些淡蓝色调,在光照下璀璨夺目,amyadams将这个系列的珠宝命名为“情人泪”,意为将情人的眼泪佩戴在身上、铭记在心里。”

    “就要这个了。”谭惜突然说。

    虞瑞揉了揉她头发,“每天把我的眼泪戴在手上,不觉得亚历山大吗?”

    谭惜弯唇浅笑,“我要将你对我的那些好都记在心里,如果什么时候忘了,这个戒指也能提醒我。”

    “你敢忘。”虞瑞揉她脑袋的手用了力,惹来谭惜一阵不满。

    最后,虞瑞亲手给她戴上了戒指。戒指安安静静地圈在她的无名指的根部,不大不小,像是专门为谭惜订做得似的。

    “真好看。”谭惜看着那透着淡蓝光芒的钻戒,轻声说。

    虞瑞在她那无名指上轻轻印下一吻,在谭惜的轻颤中,抬头,对她笑,“无名指是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现在我用戒指圈住你的无名指,也就是圈住了你的心。”

    “肉麻。”谭惜不自然地偏过头,可眼角分明已有了泪。

    “等你孕吐不那么严重的时候,我们就去度蜜月。”虞瑞轻拥住她,“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向你证明,嫁给我,是你最明智的选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