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就到了新年将至的时候。

    谭惜的孕吐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重,虞瑞已经在着手准备他们的蜜月之旅。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带着等等一起走,这一趟去了,想玩到什么时候就玩到什么时候,没了等等在国内牵挂着,也不急着赶回来。

    “学校那边,你是怎么打算的?现在是正好赶上寒假,估计等寒假过了,你的肚子也显形了。”虞瑞坐在客厅里他为谭惜置办的藤椅上,自从这东西摆在家里,反倒是他坐的时候最多。

    谭惜想了想,说:“那你帮我发一封邮件吧,辞职。”

    自从虞瑞知道了她怀孕之后,就隔离了她的电脑,说是防辐射。连手机都不怎么让她放在身边。

    “想清楚了?”虞瑞问她。

    “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吧。”谭惜耸肩,“这几年里,我除了在美国没命地学习,就是在美国没命地教课,好不容易回了国,又是每天教课,趁着这次蜜月,出去好好放松一下。”

    虞瑞点头,“孺子可教。”

    等到一切都处理完之后,谭惜躺在虞瑞的腿上,轻叹了一声,“虞瑞,你说,我们会一直这么平淡地幸福下去吗?”

    虞瑞正在翻阅着美国的珠宝公司新款首饰样本,闻言,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会的。”

    “你在看什么?”谭惜起了身,好奇地看着他手中的那份文件。等到她看到上面手绘的首饰图时,她“啊”了一声,又乖乖躺下,“这是商业机密吧?我不看。”

    虞瑞失笑,将那份文件递到了她手里,“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机密不机密的?”

    “那好吧。”谭惜接过文件,看着上面手绘的美轮美奂的戒指、手链,以及旁边全英文的设计理念,还有后面几页用电脑做出来效果图,啧啧惊叹,“这是哪位设计师的手笔?无论是细节还是设计理念,都太让人惊艳了。”

    “公司新来的一名设计师,以前是通灵的首席,现在通灵内部出了一点麻烦,所以她才跳过来,你如果喜欢,我可以让她专门设计一款给你。”虞瑞笑着说。

    谭惜摇摇头,“只不过是崇拜而已,以前的我对这些好看的首饰情有独钟,虽然现在不怎么热衷了,不过还是很佩服设计出这些精美饰品的设计师,我能见到她吗?”

    在大学的时候,她与平常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活在爸妈一手建造的城堡里,既受不到风吹也受不到雨打,最喜欢的就是那些样式精美好看的饰品,爸妈给的零花钱和节省下来的生活费,全都用来买了这些东西。

    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让她对那些东西消减了热情,尤其是还没和陆离离婚的那时候,在那么好的年纪,她却过得像一个历尽沧桑的妇人。

    “等我们回了美国,我就把那位设计师介绍给你,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欣赏她的作品,也算是她的知音了。”虞瑞俯身亲了亲她额头。

    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想要达成的心愿,他都会帮她一一实现。

    谭惜满足地笑笑,有些困倦地闭上眼睛,嘴里轻喃着:“虞瑞,你别离开我。”

    “我不离开你。”虞瑞满眼疼爱地扯过一条毯子,盖在她身上。

    陆家,陆母坐在沙发上,看着另一侧沙发上并肩坐在一起的陆离和顾之韵,有些惊讶于他们两个又亲密起来的关系。

    随后,她的脸色又微沉下来。顾之韵嫁进陆家也有几个年头了,可她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外面的人不知道要笑话着陆家呢

    “眼看就快要过年了,别人家都是子孙成群,就咱们家,空空荡荡,连个人气都没有。”陆母感叹一声,不断用眼睛瞟着顾之韵的脸色变化。

    顾之韵像是胸有成竹似的,柔和地笑起来,“妈,我和陆离正在努力着呢,您就别愁了。”

    努力?你都努力了快四年了,也没见你努力出个什么名堂。陆母心下冷笑,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过了会儿,顾之韵在放在一旁的手机响起来,她扫了一眼屏幕,心顿时漏跳了一拍。她立刻拿起手机,回头看陆离和陆母的反应。陆离只淡淡看了她一眼,而陆母,似乎根本就不关心她的手机响不响,始终盯着电视,连头都没有偏一下。

    顾之韵放心了,接起电话,故意放缓脚步,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去,嘴上说着:“打牌?啊,我最近没有时间,一直在家陪我家里人”

    等走到了阳台上,她的音调立刻就变了。

    “亮哥,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老公在家的时候我不方便接电话的!亏你还是个学医的高材生,你连个短信都不会发吗?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被你以前的医院开除了!”顾之韵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骂完了,心里的火泄出去了,听到手机那边静悄悄的声音,她又有些后悔。

    刚才她吊着一颗心,深怕陆离和陆母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所以她才接起电话,火就止不住了。

    她一直有些害怕亮哥这个人,他身上一点也没有医生的气质,他行医也不是为了救死扶伤,只是为了钱而已。

    可现在,她和亮哥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把他惹急了,他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把自己吃那些东西的事情全都抖落出来。虽然她一没杀人,二没犯法,可她就是不想让旁人知道她吃那种东西来补身子。

    如果陆离知道了,他一定会觉得恶心,从此以后再也不碰她了吧?

    想到这段时间陆离每夜给她的那些极致快感,她一面心潮澎湃,一面又有些恐慌。

    虽然她余怒未消,可她无法承担惹怒亮哥的后果,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开口道了歉,“亮哥,不好意思刚才我老公就在旁边,我一时紧张,才”

    亮哥突兀地笑了两声,声音慢悠悠的:“没关系,你用不着和我道歉,我们之间只是买卖关系而已,只要你还有钱买,我还有货卖,我们之间就断不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