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2章 贱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刚一踏进酒吧,大噪的音乐就将她震得头昏脑涨,再加上一路不断有男人凑过来,有意无意地在她身上摸着蹭着,吓得她不断用手臂推搡,心里简直厌恶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正在给客人上酒的服务生,她冷着脸问:“岳浩成在哪里?”

    服务生指了指楼梯,“上楼,2023包厢里。”

    顾之韵挤过去,上了二楼,在包厢外不耐烦地敲门。

    “进来吧!”包厢里面岳浩成的声音响起。

    等到她推门走进去,她几乎立刻就想退出来。这间包厢里,坐了满满一屋子的男人,而且都是些熟面孔!

    “小之韵,进来坐啊!”一个男人见了她,立刻笑出来,拍着自己大腿,示意让她坐到他腿上。

    顾之韵死死咬着牙,内心的不安疯狂往上涌着。这个男人她记得,曾经她在夜场坐台的时候,这个男人包养了她的一个姐妹,给那个姐妹买金银买珠宝,还给她租高级公寓,她看了眼红,有天晚上她就把那个姐妹灌醉了,随便扔到哪个客人的包厢里,自己则替代了那个姐妹,在他的公寓里尽情欢爱。

    最后听说那个姐妹被抬出了酒吧,身上又是烟头烫的伤,又是男人啃咬的血痕,醒酒之后,只问了一句之韵在哪儿,之后就辞了在酒吧的工作,后来还听说她得了抑郁症,每隔三两天闹一次自杀,家里人都绝望了。

    这是她做下的孽,是她做梦也不愿回首的往事。

    “钱峰,你别在那儿瞎招呼,现在之韵可不是从前的小之韵了,人家现在是豪门大少奶奶!”旁边有男人大笑着说。

    这一个面孔也不陌生,是她曾经百般讨好的金主之一。

    顾之韵挨个打量着,到最后脸上根本藏不住慌,打开门就想跑出去。

    还没等迈出去,就被人从身后又给拖了进去,岳浩成站在她身后,穿着一身廉价衣物,在她耳边问:“之韵,你要去哪儿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叙旧么。”

    “滚!滚!谁要和你叙旧!”顾之韵拼命挣扎着。

    “就算你不想和我叙旧,可总该想和他们叙叙旧吧?他们可是说了,自从你被人从酒吧带走之后,就一直对你的床上功夫念念不忘,还说你那个地方,虽然又黑又往外翻,但是那滋味”

    顾之韵捂着耳朵,不想听他这些污言秽语,眼泪都流下来,“岳浩成,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让我走!”

    “走?走你吗了比!”最先开口喊她的那个男人忍不住啐她一口,冷笑着说,“小之韵,我现在是该叫你少奶奶呢,还是该叫你烂婊子?当初你算计阿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你真当我不知道阿娴是被你算计的?好好的一个姑娘,被你这个贱货给糟蹋成了什么样的!你现在嫁入豪门倒是风光了,阿娴她死了你知道吗?阿娴死了!”

    顾之韵身体一震,纵使她捂耳朵捂得再紧,那道声音还是穿过层层屏障,钻进她的耳朵里,不断循环着。

    阿娴死了,阿娴死了

    “就你这个贱货都能嫁入豪门,你底下那两片肉都快翻到大腿根了吧?”

    “别说了!都给我滚!阿娴死了关我什么事?是她自己脑残,当了小姐还装贞洁烈女!”顾之韵尖声叫着,是了,阿娴死了跟她有什么关系?明明就是阿娴当了婊子还自以为是烈女,只是被几个男人轮了一顿而已,平时不也有客人要求多人一起吗?她装什么装!

    之前开口的男人直接给了她两巴掌,“啪啪”两声脆响,用了劲儿,把顾之韵的脸扇得偏向一边。

    “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既然你觉得阿娴被人糟蹋不算什么大事,那我们也来让你试试?”说着,那男人就伸手往下扒她的衣服。

    “滚!我是陆家的大少奶奶,我老公他爸爸是市委书记!我肚子里还有陆家的孩子,如果我有什么事,孩子有什么事,他们不会放过你们!”顾之韵连连尖叫,手脚并用地挣扎着。

    “我呸!你以为你嫁进了豪门,你就真的是上流社会的贵妇了?你是什么野鸡底子你自己不知道吗?你被我们轮了,陆家最多也就以为是你自己发骚,你老公应该也知道你那股子骚劲,被人摸上两下,你那两腿兴奋得合都合不上!”

    顾之韵挣扎得没了力气,在岳浩成的禁锢下默默流泪,“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肚子里还有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

    “行了,该让我跟她谈一谈了。”岳浩成将顾之韵摔到沙发上,坐到她身边,捏着她的下巴,“之韵,你现在还认得出我吗?我这张脸,不是你以前最爱的吗?就因为我这张脸,你才接受了我这个穷屌丝的表白,但是你好好想一想,我这个穷屌丝有亏待过你吗?你说要买戒指项链,好,我省下生活费给你买,结果我那两个月连方便面都吃不起你他妈知不知道?”

    “你说要吃西餐,好,我把奖学金都用上了请你吃那一顿西餐,结果你嫌弃我不会用刀叉,吃到一半觉得丢人走了!”

    “还有,你生日我给你买蛋糕,你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看到你室友男朋友给你室友买手机,你就觉得我这个蛋糕寒酸了,你知不知道,那蛋糕是我他妈在大夏天暴晒了一个星期才存钱买的!”

    岳浩成说着都想笑了,“那时候的我可真是傻逼啊,你都那么明摆着看不起我了,我还把你捧着跟块宝似的。”

    顾之韵听着,眼泪珠子一串接一串地往下掉,“浩成,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我们已经错过了,你就看一看我们往日的情分”

    “我跟你没有情分。”岳浩成冷静了,笑得无比讽刺,“你当初从你室友那里听来了陆离是官二代富二代,所以去勾上了他,在一起之后才和我说的分手,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绝望吗?我恨死陆离了!可我后来也想清楚了,我恨陆离干什么?他只是一个被你骗了的人,我真正应该恨的,是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