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会对你不利吗?”陆离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问。

    “我不知道,你的心那么多变,我怎么会知道?只是,你没有机会对我不利了,我现在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是虞瑞的妻子!我们彼此就当成从未遇见过对方,今后互不打扰,好吗?”谭惜哀求着说。

    互不打扰?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还要说出多少往他胸口里捅刀的话?

    陆离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里的不快,“谭惜,我不管你信不信我,总之我这辈子都不会做出对你、对等等不利的事!之韵她得到这样的结果,完全是她咎由自取,这其中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坏,就算我再怎么不好,也绝不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事。”

    “无所谓了,陆离,那些都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你到底还要这样和我划清界限多久?”陆离心头蹿上了一丝怒火,这几日他设计这一系列的事情,腾不出功夫露面,可他心里想的嘴里念的,都是这个口口声声说他的事情与她无关的小女人。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明了,自己怎么就像个毒瘾入髓的瘾君子一般,没有她,浑身上下哪一处骨头都在叫嚣抗议,等真正听到她的声音,又被她三言两语搅得心烦意乱,五脏六腑都在抽抽拉拉地疼。

    “不对吧,我们之间不是早就已经划清界限了么?我现在已经结了婚,难道你还要我再做你的情人?”谭惜讥诮地说。

    陆离咬咬牙,“谭惜,等这段时间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当面和你说。”

    “我不想听,再见。”谭惜挂断了电话,又随后关了机,心里的沉重,并不比陆离少。

    顾之韵虽然坏,可她现在毕竟还怀着身子,陆离就算早就识出她的真面目,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将她推到这步田地。看报纸上说的,她似乎还间接害死了一条人命,那可是有牢狱之灾的!

    谭惜坐在客厅里,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顾之韵虽然不值得同情,可陆离的所作所为,实在让她心寒到了极点。这个男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在眼里,可他不动声色,像一只沉睡的老虎,你在他眼皮子底下作乱,他顶多抬抬眼皮,可你如果真的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你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样深沉的心机

    而此时的陆宅,更是已经混乱到了极点。那群记者不知从什么地方知道了陆宅的地址,十几辆车围在陆宅的外面,记者们坐在车上,车门都不关,只等着顾之韵走出来。先前有人过去敲门试探,佣人给开了门,最后还是顾之韵疯狂地冲过去把门关上,并且尖叫着让那些记者快点滚。

    从前顾之韵风光的时候,这些记者每天都在琢磨着怎么吹怎么捧她,可她现在倒了,人人都想在她身上踩一脚,巴不得她拿刀出来砍人才好,那样社会影响力就会更大。

    “阿离,你怎么还是在关机?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生我的气了对不对?”顾之韵一遍一遍地拨着那一通根本不可能拨通的电话,眉眼憔悴地喃喃自语着。

    过了会儿,外面又有人在敲门,顾之韵疯了似的,冲出去开了门,发狂地吼着:“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问问问,回家问你们妈去!一群低贱的”

    下面的话还没有骂完,就见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站在门口,冷冰冰地看着她,随后亮出了工作证,“顾女士,根据‘龙凤’新闻的报道,我们需要您配合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记者们都在他身后围着,举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闪光灯晃得顾之韵快要睁不开眼,更有的人,相机都快举得贴到她脸上了。

    “报纸上的事,怎么能当真?这些吃饱了撑的记者,整天就知道瞎写。”顾之韵有些慌了,却还是一口咬定阿娴的事情是记者胡编乱造的。

    “是真是假我们自会分辨,请您跟我们走一趟。”警察无动于衷,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顾之韵害怕得不行,如果他们真的能查出多年前的那件事,那她是免不了要吃牢饭的,她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出事以来一直没有露面的陆离,和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现在警察已经找上了家门,她也只能跟他们走这一趟。

    “那你们稍等我一下,我换一身衣服。”

    “嗤,都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了,还想着打扮得漂漂亮亮再出门呢?”有记者在一旁不屑地讥讽她。

    顾之韵忍气吞声地关了门,心里早已将那个记者骂了个狗血喷头,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些平时连给她提鞋都不配的臭屌丝,现在也敢踩到她头上来了。

    她换了一身阿玛尼休闲套装,全身上下总价值20万以上,她心里慌得很,只有这些东西才能给她一些安全感。

    跟着两位警察上了警车,一路上记者们举起相机猛拍,并且立刻传回了自己所在的新闻社抢首发,还有记者在她身后追着问一些刻薄极了的问题:“陆太太,请问您是否曾在夜场害死自己的同行姐妹?听说您是嫉妒自己的姐妹被大方的金主包养,请问是否属实?您这些年没有负罪感吗?”

    顾之韵愤怒地看了一眼漠然走在她身边的两位警察,“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些人这么扰民,你们不管一下吗!”

    两位警察看她一眼,漠然地说:“抱歉,他们只是在你身后正常讲话而已,这里既不是您的住宅,也不是您的院子,我们也没有权利制止。”

    这话的意思,就是摆明了不想管她的事。

    她的那些过去被扒了个底朝天,现在不仅是c市人,基本上大半个中国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她恶劣的人品和复杂的心机,人人都厌恶她到了极点,连人民警察也不例外。

    顾之韵气愤得不行,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从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梦烧集团的律师团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