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8章 中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姑娘,你是专程来看热闹的么?”司机笑得幸灾乐祸,“就是这个女的,野鸡出身,一步一步算计着嫁入了豪门,结果还不安分,连怀着身子都要去私会小情人,我看啊,她肚子里那孩子还说不好是谁的,陆家让这么一个女人进了门,真是倒了血霉。”

    谭惜静静看着她,不想她的目光看了过来,脸上欣喜着,飞也似得跑了过来。

    “师傅,快开车!”顾之韵不由分说地就坐上了后座上,急切地司机说。

    司机皱着眉,明显不愿意载她,“你谁啊?下去!”

    “你!”

    “师傅,开车吧。”谭惜在一旁,淡淡地说。

    顾之韵一愣,才看到这车里坐着的正是谭惜,她马上皱起眉头,阴阳怪气地说:“哟,你是特地来看我热闹的吧?看到我现在这样,你心里得意的不行吧?我告诉你,这次我只不过是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你不会得意太久的,等我家陆离从法国回来,他一定会帮我摆平这些事!你也知道,我一直是他最爱的女人,再加上我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你”

    “你要么就闭嘴,要么就下车。”谭惜截断她的话,心里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这些年她算计了那么多,怎么就没有算计到这一切都是陆离在背后一手操控?也就只有她,相信陆离还在法国这种鬼话。

    “你凭什么让我下车?这车又不是你家的!再说了,我有说错什么吗?你还不就是特地赶来这里看我的热闹么,你也就只能在我这种时候才能有点心理慰藉了吧?毕竟陆离他把你赶出了家门,而我现在是明媒正娶的陆太太,现在我又怀了陆离的孩子,你是不是很嫉妒?你生的那个等等,马上就连陆家的门都进不去了!”顾之韵抚着肚子,看到谭惜默不作声的表情,心里得意极了。

    谭惜在心中默默叹气。

    她从前一直认为,顾之韵这个人除了不好相与之外,内里总归是不坏的,可眼下她又是被扒出蓄意勾上陆离,又是因嫉妒害死同行姐妹,原本她还不信,觉得那篇文章夸张的成分居多,现在,她总算是相信了。

    “顾之韵,我觉得你好可悲,你自己犯了罪还能在这里这么若无其事,你害死那一条生命,你就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现在你还要来同我说这些,你是不是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要来抢你的男人?陆离当初喜欢你也是他瞎了眼了,像你这样自私自利、一肚子坏水的女人,谁摊上谁倒霉。”

    “你说什么?”顾之韵死死咬着牙,目光像是要把她撕碎。

    司机听了半天,总算听明白这两个人的渊源了,他心里偏向谭惜,越发看顾之韵不顺眼起来。

    “后面那女的,穿一身黑衣服跟丧服似的那个,别在我的车里瞎叫唤,要么你就下车,要么你就闭嘴。”

    顾之韵气得连呼吸都喘不匀了,要是放到以前,她早就摔门而去,谁稀罕坐他这种破车!可现在车外围了一大圈记者,如果她现在下去,就是被追问到死的份儿,权衡了一下之后,她还是冷着脸,不再与谭惜争执。

    “去新府路,只要你快点把我送到,车资我付你两倍。”顾之韵说。

    司机冷笑一声,表情轻蔑极了,“我是看在后面这位姑娘的面子上才载你,就你现在这么臭名昭著,你拦遍整个c市的出租车也没人搭理你!”

    顾之韵牙根都直了,却只能忍气吞声:“开车!”

    司机将她送到了新府路,顾之韵也不啰嗦,直接扔下一小叠钱就走了,脚步急匆匆地,像是怕走慢了,那些无处不在的记者就会在下一刻把她包围一样。

    “师傅,麻烦把我送回去吧。”谭惜对司机说。

    司机也不多问,女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如果真的较真起来,掰扯个十天半个月也掰扯不清楚。

    等到了虞瑞的别墅底下,谭惜一眼就看到陆离等在那里,他只消随随便便往那一站,就足以帅气得让少女为之尖叫。

    “你来做什么?”谭惜下了车,冷眼看着陆离。

    “你去哪儿了?”陆离一把拉过她。

    谭惜连忙挣开他,“你管我去哪儿?你现在不是应该在法国吗?”

    陆离拉着她的动作一顿,“你见过之韵了?”

    “见过了,在公安局外面被一群记者围住问东问西,还满心期待着你能回来给她解围。”谭惜冷冷地说。

    陆离皱了皱眉,“谭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生气,她做了那些事,有今天是她咎由自取,你又在不平什么?”

    “她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她才怀孕了多久,你明知道她掉过一次孩子,这次的孩子来之不易,你还”

    “那不是我的孩子!”没等她说话,陆离就截断她的话。

    谭惜声音一梗,“你说什么?”

    “那不是我的孩子。”陆离又重复了一遍,“我暂时只能和你说这么多,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

    谭惜搞不明白了,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陆离,是不是你的孩子也都是你的事情,请你以后不要”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她就被陆离用嘴堵住了之后的话。

    谭惜猛地睁大了眼。

    他的吻来得汹涌,炽热的唇紧紧贴上她的,长舌在她发愣的时候悄然滑进她的口腔,贪婪地吮吸着她口中的津液。

    感受到他喷洒在她脸上的灼热呼吸,她反应过来,猛地推开了他。

    “陆离,你还有没有羞耻心?这是在虞瑞的房子底下,我现在是虞瑞的妻子!”谭惜狠狠地抹着嘴,眼圈红了起来。

    陆离看到她的眼泪,心烦得不行。她几时成了别人的妻子了?她不是一直都属于他吗?

    “谭惜,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可能是中了你的毒了,我离不开你,我几天见不到你,这里就疼得厉害。”陆离指了指左胸口的位置,“见了你,你抗拒我,我这里就更疼,你告诉我,这个毒,我要怎么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