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9章 距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毒,要怎么解?

    谭惜垂下头,手里死死攥住了衣角。

    陆离他在说些什么?他刚算计完了自己的女人,就跑来这里向她诉情,他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你肯定觉得很可笑吧?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当初把你赶走的人是我,现在痛苦挣扎的人也是我,其实我很想在那一场车祸里撞坏了脑子,最起码,还能有你陪在我身边。”陆离笑起来,颇具自嘲的意味,“不像现在,只能站在这里听你说这些划清界限的话,和眼睁睁看着你跟别的男人结婚。”

    谭惜的声音莫名就涩起来,“陆离,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早就拉得太远太远了。”

    “有多远呢?”冬日的天气,干冷的没有一丝风,可他的声音却飘忽起来,“从前我们的距离也很远,但你不是一样坚持了那么久吗?就算再远的距离,只要你站在那里不动,我拼命去追,也总能拉近一些的吧。”

    谭惜忍不住眼泪,模糊着双眸拼命摇头:“陆离,拉不近的,从前我的想法同你一模一样,我以为,只要我坚持着不认输,就总有赢的那一天,可是我错了啊,有些距离真的难以跨越,就算跨越了,那又怎样呢?我们注定错过。”

    “不是这样”陆离想要拉住谭惜的手,却被她快一步退开。

    “陆离,我们曾经,也算是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吧?我们彼此放手,把那段美好的回忆留住,好吗?我不想再这样苦苦纠缠互相伤害下去了,我怕到最后,我能想起的有关于你,全都是那些眼泪和悲哀了。”谭惜流了满面的泪,被风一吹,刀割似的疼。

    无论是她的眼泪,还是她带了哀求和绝望的话,都让陆离的心口突突地疼。他还以为,那疼绵延了那么久,早就该麻木了,可这让他几乎站不稳的锥心疼痛,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行”陆离咬着牙,“只留着美好回忆有什么用?我要你真真实实地站在我眼前!”

    “陆离,你不要让我恨你,我求你。”谭惜又后退了几步,不知道是风吹还是什么原因,浑身都冷得厉害。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和打着颤的牙齿,陆离握了握拳头,最后,还是落荒而逃。

    他聚集起来的所有勇气,从未退缩过的信念,在对上她眼神的那一刻,都好似笑话一场。

    顾之韵来到了顾母所在的公寓。这套公寓是陆离送给顾母的,全c市最好最高档的小区,往来出入的,不是达官,就是显贵。

    此时,顾母所在的那一套公寓外,早已聚集了许多记者,保安起初还管一管,后来听说了顾之韵的事迹后,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顾之韵立了立衣领,从包里取出墨镜戴上,低着头快步走过去。

    “那谁啊?我看着怎么有点像顾之韵?”其中一名蹲在公寓门口的记者说。

    “好像是,就算不是,也拉过来问一问对顾之韵出轨事件的看法,咱们大冷天的在这里蹲了这么久,总不能两手空空地就回去。”已经有记者起身,追着顾之韵走了过去。

    顾之韵心急得不行,情急之下,竟尖叫一声:“啊!流氓!”

    声音尖细尖细的,任谁也听不出来是她。

    “什么啊,这女的有被迫害妄想症吧?”记者悻悻地走回去,还被同伴嘲笑了一通。

    上了电梯之后,顾之韵心里总算踏实下来,轻车熟路地来到顾母家门外,敲门,轻喊着:“妈,是我。”

    “之韵?”顾母从门镜里看到顾之韵的脸,立马拉开门把她让了进来。

    “妈。”顾之韵一见到亲人,立刻就哭了起来。

    顾母一看见这个不省心的女儿,就感觉头大如斗。

    “你哭什么啊?现在事情都这样了,陆离也不说出面帮你一把,你哭有什么用啊?你哭,你能把外面那些记者给哭走,还是能把那些新闻给哭没啊?”顾母连连抱怨着,“那些记者在外面堵了一个大上午了,我这饭还没吃上呢,老李还约我下午打牌,就现在他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那样,我怎么出门啊?你这可把妈给坑苦了,对了,你怎么进来的?”

    “我戴了墨镜进来的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惦记着打牌?”顾之韵抹着眼泪,心里悲凉到了极点。

    自己这个妈,向来是只顾自己不顾她,没钱的时候保准第一个想起她,等到她有事的时候,她连管都懒得管,还要抱怨被她连累。

    “那你说我怎么办?陆离到现在也不出面,你的公公婆婆现在恨不得离你八百丈远,更别提帮你一把,要我说,这件事你还是得找岳浩成,谁挑起来的事你找谁解决,他从前不是对你掏心掏肺的吗?你就哄着他,说这些年从来都没忘记过他,心里一直有他,总之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要想办法让他把那些爆料撤回去,说是有误就完事了!”

    顾之韵犹豫起来,“可是,我根本不记得岳浩成的号码”

    “找啊!你曾经的那些个同学,总有人还和他有联系吧?打电话问!”顾母烦躁地说。

    顾之韵茫然起来,她曾经的那些个同学,在她嫁进陆家后,就没有她们的联系方式了。她心里恨那些人曾经看不起她,同时也自傲自己陆家少奶奶的身份,所以她们的方式,大概一时半刻是找不到的。

    顾母见她发着呆,半天也没有动作,正要张口骂她,就听见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这一声突兀的响声,将顾之韵吓了一跳,来电显示上那个号码她没存,却感觉有些熟悉。

    “赶紧接!”

    顾之韵连忙接了起来,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响起一个低低的、熟悉的笑声。

    是岳浩成!

    “岳浩成!你到底还算不算男人,我已经给过你钱了,你还想怎么样?现在看我落到这步田地,你开心吗?!”一听到他的声音,顾之韵就压不住火气,直接就骂了出来。

    顾母气得不行,一个劲儿地在旁边给她比划着,让她语气不要这么冲,用柔情攻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