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0章 矛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电话那头的岳浩成却没有生气,依然笑呵呵地:“之韵,你也有今天啊?当初你甩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会遭到报应呢?说实在的,看到你现在这幅丧家之犬的样儿,我快意得很,你就当我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吧,我开心就好,不是吗?”

    “你、你”顾之韵气得说不出话,看到顾母在一旁急得快要伸手抢电话的样子,她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目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忽然低缓下来,带着浓烈的哀怨和悲伤:“浩成我还能这么叫你吗?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女人,我贪慕虚荣,自私自利?可是我再怎么坏,我的心里总归还是有你的你也知道我家的条件,我从出生起就没有爸爸,这些年全都是我妈一个人在养我,如果我不找一个依靠,我很可能这辈子都在贫民窟里出不来了!”

    “没钱的日子太难熬了,我真是穷怕了,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可那的确是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你是名牌大学里年年得奖学金的天之骄子,而我只是一个压线分数考进去的学渣,你有大好的前程,可我一无所有,当初离开你是无奈之举,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你全都冲着我来吧,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顾之韵说完,还假模假样地流了几滴泪,挨近话筒,轻轻抽泣着。

    等她哭了半天,也没听见电话那头有什么反应,就在她以为电话断线的时候,岳浩成才笑出了声。

    “哭完了?装不下去了?”他的声音慢悠悠地,带着讥诮,“你说的这些话,连你自己都觉得好笑吧?顾之韵,咱们也不是才认识一天两天,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了解得太透了,收起你的眼泪吧,以后有你哭的时候呢。”

    顾之韵怔了一下,然后恶狠狠地抹去眼泪,大声吼着:“岳浩成!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不就是被我甩了而已吗?你的心眼是有多小啊?被我甩了你就那么不甘心吗?!”

    “顾之韵,你别太自作多情了,这些年我连你长什么样都快记不清了,要不是算了,总之你记住,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你间接害死一条人命,你进了监狱我会去探望你的。”岳浩成说完,哈哈笑着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顾母的脸色阴沉沉的,听顾之韵后来那副语气,就知道事情多半是崩了。

    顾之韵大哭起来,“妈,岳浩成这个不要脸的,这么多年了他还要来祸害我,他还要把我送进监狱里!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顾母皱着眉头,“你现在来劲了?有用吗?还不是你当初贪图人家长得帅,将就着接受他,然后再骑驴找马,现在可好了,你那点烂事都快传到非洲了!我现在连我那些朋友的电话都不敢接!她们背地里指不定怎么笑话我呢!”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考虑她自己的面子问题?顾之韵顿时气得哭不出来了,偏过头生着闷气。

    “要我说,你还是抓紧联系一下陆离,现在唯一能摆平这事的就是他。”

    “陆离他在法国!林律师说他在那边也遇到了点麻烦,一时半会回不了国,我要是能找到他,我还至于跑到这儿来吗?!”顾之韵没好气地说。

    顾母冷笑一声,“在法国遇到了麻烦?我看他恐怕是想置身事外吧!我怎么就不信有什么事能把他给绊住呢。”

    “不会的!”顾之韵立刻为陆离辩驳,“阿离不是那样的人,更何况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他总不至于狠心到连孩子都不管吧?”

    “我看不好说。”顾母在顾之韵愤怒的眼神下冷笑着,“你想想,如果是你做的那些事,被陆离知道了呢?”

    做的那些事?顾之韵的瞳孔一紧,心猛烈地跳起来。

    她在外面包养男人,基本上几个星期换一次包养对象,会不会是那些人心里不平,所以跑去陆离那里告了密?又或者,她玩乐时的那些照片被陆离看到,所以他才

    再加上报纸上扒出的那些陈年旧事,陆离或许无法接受,所以才迟迟不肯露面,而所谓的在法国遇到麻烦,可能也只是一个借口?

    她顿时陷入了惶惶不安之中。

    “现在知道慌了?你说你怎么就不知道安分呢!嫁入了豪门还管不住自己的骚劲儿,那些男人真的就那么好吗?比陆离还好吗?要不是我有一次在酒店看到你,我还不敢相信!”顾母愤愤地说着。

    “妈,你怎么会在酒店?”顾之韵抬起头。

    “啊?我、我”顾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顿时慌张起来,“我只是累了,去酒店歇息一下而已!”

    顾之韵重新低下头,懒得再去追问。她这个妈,嘴上责怪她不安分,其实最不安分的人就是她自己。如果当初不是她为了客人多给的那200块钱选择不带套,她也不至于茫茫然出生,长这么大了连自己亲爹都不知道是谁!

    现在她攀上了陆离,她更是不断从她身上榨钱,至于那些钱到底是拿去打牌买衣服了,还是包养了什么人,谁也不知道。

    “算了,我自己在这待着吧,我可要出门了!”顾母看了眼时间,这都已经到下午了,她和人约打牌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她可不能失约。

    “妈,你干嘛去?”听到顾母要出门,顾之韵连忙问了一句。她现在内心已经不安到了极点,再没有个人陪着她,她怕自己脑内的那些想法会把她自己给逼疯。

    “你别管了!”顾母连连翻白眼,这个女儿太不争气了,本以为下半辈子指着她就能锦衣玉食,没想到她这么不安分,闹出了这么一个大丑闻,现在就算陆离回来,她在陆家的地位也不会再回到从前了!

    听到门重重关上的响声,顾之韵震了震,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等到顾母下楼后,那些记者竟然还在外面等着,一个个冻得脸通红,见了她出来,好像瞬间恢复似的,纷纷奔上来围住她,拍照的拍照,采访的采访。

    那话筒都快戳到顾母脸上了,顾母气得不行,索性一摆手。

    “事情是我女儿做的,我劝过她很多次了,可她不听,我有什么办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