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1章 倾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豪门太太出轨事件持续升温,各大新闻网站不断跟进,所有媒体都默契地将顾之韵其人讽刺得体无完肤,称她为当代潘金莲,将她做过的恶劣事迹一桩桩一件件,全都列举成表,供网友感慨唾骂。

    而与此同时,c市警方也掌握了顾之韵害死方梦娴的证据,有人匿名向公安局邮寄了一个包裹,里面是那一天晚上,顾之韵设计灌醉方梦娴,并把她随意丢到包厢里的完整录像。

    经核查,录像没有虚假成分,顾之韵的罪行已经是板上钉钉,她想脱罪也脱不掉了。

    经受打击的顾之韵歇斯底里,她不愿相信自己要在监狱中度过几年的事实,经过几天的折腾,孩子也掉了。

    最后在医院的时候,医生还苦笑着和她说,他早就劝过她,以她的身体条件,再想生孩子是绝无可能,如果只吃补品就能补全后天缺陷,那这世上哪还有那么多人不孕终生?

    说到底,还是她自己不自爱,刮宫次数多了,哪是点紫河车就能补过来的。

    就在顾之韵被送进监狱的那一天,陆离出现了。

    顾之韵眉眼憔悴,在看到陆离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甚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看到了陆离眼底的冷漠,顿时就明白了这一切。

    她的眼泪滚滚流下来,问陆离:“为什么?”

    陆离站在她面前,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起伏。

    “之韵,你错就错在把我当成了傻子,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天衣无缝么?其实我哪一件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顾之韵泪眼模糊地摇头,“阿离,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那时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现在那个孩子没了!他还没有成型!”

    “之韵,那不是我的孩子。”陆离轻声说,“那个孩子,是你和frank的。”

    “你说什么?”

    陆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个孩子是你和frank的,每天晚上陪伴你的,都是他。”

    “不、不,这不可能!”顾之韵疯了一般想要扑过去,却被一旁的警察及时按住,“陆离,你算计我!你不是爱我吗?你怎么会算计我!”

    “可你又何尝不是在算计我呢?我们这样互相算计,很公平。”陆离唇角勾起一抹笑,从顾之韵的角度看,那笑冷极了,像是带了能够冰冻人的温度,“只不过,最后的赢家是我而已。”

    顾之韵几乎快要站不住,“陆离,你早知道我接近你的目的对不对?你早就知道我的第一次不是你的,你早就知道我那层不过是在医院500块钱补来的,你什么都知道,对不对?”

    “对。”

    他的确早就知道这一切,以他的地位和人脉,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事,只要范围是在c市之内,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呢?

    可他曾经爱过她是真的,曾经对她的那些好也是真的,他明知道她并不是单纯地爱上他,她爱上的是他身后的权势、地位,可他总是一次次地心软,一次次地,想要忘掉那些事情,一心一意地对她好。

    直到他对谭惜的心发生了转变,被那个从前吵吵嚷嚷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所吸引,这更让他对顾之韵的心不断变淡。原本他真的打算兑现他的诺言,照顾她一辈子,可她做的那些事一件件在他脑海中,让他不断累积失望,最后一手促成了今天的局面。

    顾之韵冷静了一会儿,忽然对陆离说:“我要见谭惜。”

    陆离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要见谭惜。”顾之韵又重复了一遍。

    “我可以帮你问一问她,可她会不会来见你,是她的事。”陆离转身,翻出手机拨通了谭惜的电话。

    谭惜正在午睡。也不知道是冬日的原因,还是怀孕的关系,她最近总是特别嗜睡。有时候等等醒了,她都还没醒,三两次之后,等等也习惯了,自己翻出婴儿床,跑到客厅里去开电视。

    接到陆离的电话,谭惜皱了眉,自从上次他落荒而逃之后,两人就没再联系过,他现在打来电话,又要做什么?

    “谭惜,之韵想见你。”

    还在迷蒙着的谭惜立刻清醒了,随后她看了看日子,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她在哪儿?”

    一个小时后,顾之韵如愿见到了谭惜。

    或许两人都没有想到,再相见时,两人竟是隔着一层冰冷的窗。

    看着对面容颜憔悴,像是在短短几天里老了十岁的顾之韵,谭惜如鲠在喉,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谭惜,你看见我这样,是不是很得意?”顾之韵冷冷地笑了一下。

    “顾之韵,我不是来看你笑话的,如果你叫我来,只是为了讥讽我几句,那我们还是不要再谈了。”谭惜说着,起身就想走。

    “我和陆离,是在c大校园里认识的。”顾之韵忽然换上了一副倾诉的口气。

    “那时候是夏天,我老早就知道学校里有陆离这么一号人——他太耀眼了,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学习成绩、家庭背景,他都出色得像是一个梦,我最初不知道他是官二代,虽然心里喜欢,可也没有刻意接近的意思,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有一个很不错的男友。”

    “可是后来我听室友说,陆离的家里似乎有什么人是当大官的,不仅如此,他们家连经商都很有一套,光是别墅豪车就海了去,所以,我动心了。”

    “动心之后,我就开始打听陆离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喜欢清纯的,所以我就烫直了长发,穿上一身白裙子,去他常去的地方在他眼前晃。”

    “再后来,我们就恋爱了,我甩了之前的男友,认认真真地和他在一起,我承认我接近他的目的不纯,可我啊,心里早就爱上他了。像他那样优秀的男人,只要是在他身边的女孩子,有谁能逃得过爱上他的命运呢?”顾之韵说着,看她一眼。

    “后来我才知道,他和你是有婚约的,可那又怎么样?我看上的男人,谁也不能抢,更何况你们之间只有一句父母玩笑般的指腹为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