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2章 落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所以我在你们婚姻里横插一脚,我就赌陆离要我不要你,后来我赢了,我以为我会一直赢下去。”

    “可是你一回来就什么都变了!他对我的心变了,都是因为你!”

    谭惜嘴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

    顾之韵苍凉地笑,“谭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你有好的出身,和不用怎么保养就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的脸蛋,你还有虞瑞,可我呢?我什么都没有,如果我想要你拥有的这些,我就必须自己去争,所以我算计来算计去,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可最后,我还是落到了这步田地。”

    “谭惜,你有没有看清陆离的真面目!我跟了他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熬到了一个名分,可他却这么对我他还以为我接近他只是为了钱,你说他有没有良心”顾之韵说着,哭得泣不成声。

    “顾之韵,是你做错了事情在先,当初你收下陆家给你的钱,难道不是你自愿的吗?”

    “自愿?”顾之韵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那钱是我妈收下的,当时我在外面没有回家,等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用那些钱买了一大堆奢侈品回来了,还兴高采烈地和我说,陆家的人就是大方”

    纵使她再贪慕虚荣,可她总归还是要脸的,她收下了陆家的钱,有什么颜面再去面对陆离?所以她立刻收拾东西搬了家。

    陆家给的那些钱,还不够顾母挥霍两天的,很快,家里为数不多的存款就见了底,她既不能去上学,也没有工作单位愿意要她,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和顾母做同一行,顾母在夜场做鸡头,她在她手底下做卖肉的坐台小姐。

    之后与陆离的重逢,也像是梦幻一般。他那天怎么就那么巧地带了秦商一起去喝酒,之后她和他四目相对,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震惊,和悲凉之意。

    之后,她就跟着陆离走了。

    “顾之韵,不管怎样,你们之间的一切都与我没有关系了,我现在是虞瑞的妻子,我已经决定和他好好过这一生。”谭惜低垂着眼,一只手不自觉地抚上了肚子。

    “没有关系?你想在破坏了我的一切之后置身事外?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我被判刑十年,这期间我还会不断减刑,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出去!到时候你欠我的,陆离欠我的,你们都要还回来!你们害了我,我会让你们好过吗?不会!”顾之韵几近歇斯底里地吼着。

    旁边守着的狱警立刻走过来,抓着顾之韵的头发,将她的脸狠狠按在桌子上。

    “老实点!都到这地方来了还这么嚣张!”另一名狱警也小跑过来,将她的胳膊反扭在身后,痛得她大叫。

    最后,她一路又哭又笑地被狱警给带走了。

    谭惜起身,身体有些摇晃地走出了这压抑到极点的地方,陆离守在外面,见她出来,立刻就想上前一步去扶她。

    “走开。”谭惜漠然地挥开他的手。

    扶了个空的手握成拳头,陆离一声不吭,默默站到了一边。

    陆离对顾之韵所做的这一切,让她心寒到了极点。

    他冷漠得好似一个陌生人,不动声色地就将顾之韵推进了万丈深渊,好像当初那个将她捧在手心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谭惜勉强走了几步,最后实在不想走了,就给虞瑞打了电话。

    虞瑞听到她的声音,立刻让她在原地等着,他马上就来接她。

    只等了一会儿,虞瑞的车就赶到了,他坐在车后排,将谭惜拉上了车,又瞟了一眼注视着这边的陆离。

    “没事吧?”虞瑞小心地让谭惜的头靠在他肩膀上,什么都没有问。

    谭惜摇了摇头。

    虞瑞给司机递了个眼神,司机了然地发动了车子,返回了虞瑞的家。

    等等自己在家看电视,听到他们回来,立刻从沙发上跳下来,光着小脚就跑到他们面前。在看到谭惜满面的疲惫后,他瞪大了眼睛:“麻麻怎么啦?”

    “妈妈没事,只是困了而已。”谭惜睁开眼睛,安抚着等等。

    虞瑞将谭惜送回了房间,在帮她掖被角的时候,她才有些怔忪地开了口。

    “今天我见到她了,模样像是老了十岁,一点都没有从前光鲜美艳的样子了。”

    虞瑞耐心地听她说着。

    “虞瑞,我以前一直很讨厌她,因为她总是喜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她在陆离面前装得柔柔弱弱,可陆离不在的时候,她尖酸刻薄的样子几乎要把我逼得发疯,可我现在看到她,一点也恨不起来了,她做的那些事情,是罪有应得,但她也是个可怜人,我能看得出来,她是真爱陆离。”

    虞瑞的瞳孔微微闪动了一下。

    “虞瑞,我们去度蜜月吧,我想离开这座城市一段时间。”谭惜闭上了眼睛,轻声说。

    过了一会儿,虞瑞浅笑着答应她。

    “好。”

    过年前夕,虞瑞订好了三张去往瑞典的机票。

    他们一家三口没带过多的行李,只带了几件与瑞典当地气温适中的衣服,和一些便携的日用品,就正式出发了。

    在一万米的高空上,等等兴奋得不行,每次都借口要吃什么喝什么叫来漂亮的空乘人员,拉着人家的手就不放。

    空乘人员也喜欢他,有什么好玩的小玩意都会带过来,给等等拿着玩。

    “这孩子”谭惜无奈地叹口气,等等这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毛病,是无论如何都改不掉了。

    虞瑞好笑地帮她盖上一条毯子,亲了亲她的脸颊,说:“我们还有两个小时就到瑞典了。”

    谭惜点点头,起身把毯子掀起来,盖到他身上,“你守了几个小时了,睡会吧,我看一会儿报纸。”

    等等还在一旁兴奋着,没有丝毫睡意,虞瑞想了想,点了一下头。

    谭惜抖开飞机上的报纸,是c市的日报,日期还很新鲜,正是今天。

    在报纸的头版上,顾之韵入狱的文章依然占据在头条位置,上面还附了几张顾之韵被押送进去前的照片,眼窝深陷,颧骨突出,一整张脸憔悴得不成样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