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5章 甜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咖啡厅里出来,陆离一路进了公司,季浅薇仍然紧跟不舍,博得了梦烧集团一票员工的注目。

    “这、这是你的公司吗?好大好漂亮!”她满眼惊喜地看着这座豪华的大公司。

    陆离骤然停下脚步,眼神冰冷地看着季浅薇。

    “季小姐,请你别再跟着我。”

    周围人的脸上立刻现出了了然的表情,纷纷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季浅薇。

    被陆离这么不留情面地一说,再加上那些人不加掩饰的注视,季浅薇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她再怎么脸厚,也终究是个女孩子,当下就咬了咬牙,跺脚说:“陆离,你这人怎么这样的?今天我先回去,但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说完了,扭头加快了脚步离开。

    陆离扫了一圈那些看热闹的员工,那些人被陆离的眼神一瞪,都是一个哆嗦,赶紧低头假装忙活起来。

    回到了办公室,陆离登录了自己的邮箱,今天是周日,那人应该已经将邮件发过来了。

    “周一,谭小姐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想去镇里玩,被虞瑞拦下,生了一天的闷气。”

    “周二,谭小姐睡了一整个上午,醒来之后,抱怨为什么没人叫醒她;下午跑到湖边钓鱼,被虞瑞中途接走,生了一天的闷气。”

    “周三,谭小姐想抱小少爷偷偷去玩,但是肚子碍事,生了一天的闷气。”

    “周四,谭小姐心情不错,搬了小马扎到外面坐着,称赞瑞典的夏天温度宜人,也很漂亮。”

    “周五,谭小姐睡了一整天。”

    “周六,谭小姐说肚子里宝宝踢她,像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猴子一样。”

    陆离来来回回地看着这几句简短的汇报,尤其是最后一句。

    他简直可以想象出谭惜在说这句话时候的无奈样子。

    三个月前,他通过等等每次打给他的电话号码定位了她的位置,并且雇佣了一位私家侦探,让她以邻居的身份和谭惜混熟,并且每个星期都向他汇报一次谭惜的情况。

    这样,仿佛每周都有了盼头,只要看着邮件里的一条条简短话语,他就可以想象出谭惜的一切,好像她就在他眼前似的。

    算一算时间,谭惜的身子也八个月了,遗憾的是,她两次大腹便便的样子他都没有看到。他真的很想看一看她挺着肚子,因为各种小事生闷气的模样,一定可爱极了。

    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看着那封邮件,竟然从满心思念的苦里咂摸出了点甜滋味来。纵使她现在是别人的女人,可她肚子里的小生命到底是流着他的骨血,一想到辛苦孕育着他们的结晶,他也就觉得自己那点苦也不算什么。

    没坐多久,陆母的电话又开始轰炸了。陆离一看到来电显示上那个“妈”就觉得头大如斗,随后他接起电话,随后将手机放到桌上,免提也没开,任由陆母在那边斥责着。

    “陆离,你是不是要把妈给气死啊?!人家浅薇多好的一个姑娘,你三两句话就把人家给气走了,你让妈以后还怎么跟你李阿姨相处啊?我告诉你吧,这个季小姐我很满意,你一定要试着和她交往看看!别说你现在不想这些事,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你现在不想,难道要等到七老八十的时候再想啊?你怎么不说话?你别以为你不吭声就没事了!从明天起,浅薇到你公司里上班,等会我让周正给她安排岗位,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就这样!”

    看着显示已挂断的屏幕,陆离也没有在意,刚才陆母说的那一大堆,他根本一句都没有听清楚,反正陆母的训话来来回回也就那几句,听不听也没什么所谓。

    谭惜身处在瑞典的首都——斯德哥尔摩的一座小村落里。说是小村落,其实在这里购房的价格要远超于城市,只因这里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如仙境,无论是山间清幽的的小径,还是湖边气息香甜的微风,都让人惊奇感叹,流连忘返。

    谭惜大腹便便地坐在湖边,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忽地,叹了一口气。

    “又怎么了?”虞瑞斜斜看她一眼,眼中的宠溺和无奈都快溢了出来。

    自从谭惜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起来,她的脾气也变得十分怪异。要么就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生闷气,要么就是时常感慨,杞人忧天。

    “虞瑞,你说如果我现在就生了怎么办啊?”果不其然,谭惜一脸忧心忡忡地说。

    “怎么会?才只有八个月呢。”虞瑞摸摸她的肚子,感觉到里面有个小家伙正在缓慢蠕动,嘴角轻勾了起来。

    谭惜陷入纠结,“可是,万一早产了怎么办?”

    “不会。”虞瑞一脸无奈地安慰着她。

    “唉,好吧。”虽然嘴上是勉强应了,可她分明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虞瑞抱了抱她,轻声问:“晚上想吃什么?”

    谭惜眯眯眼睛,“田螺!前段时间阿婆不是还说这个季节很多这东西吗?我们今天吃这个吧!”

    虞瑞点点头,走到一边拿出手机,“那你等我一下,我查一查孕妇能不能吃这个。”

    谭惜满心期待地等了一会儿。

    “换一个吧,孕妇不能吃。”

    谭惜睁大了眼睛:“怎么就不能吃了?”

    “网上说的,宁可信其有吧,乖,除了田螺外,还想吃什么?”虞瑞放好了手机,重新回到她身边。

    “我就要吃田螺!”谭惜怒气冲冲地起身,把一旁玩着石头的等等吓了一跳。

    看着她挺着肚子,脚步特愤怒地往村子里走,虞瑞和等等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

    “我麻麻又生气了?”

    “好像是的。”

    “唉。”爷俩齐齐叹息。

    回到房子里的谭惜简直委屈极了,自从她这肚子大起来之后,虞瑞就紧张得跟什么似的,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让吃,连湖里的肥螃蟹捞上来了,她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她又不是第一次怀孕,当初她在美国的时候,不也是大着肚子家里学校来回跑吗?

    气着气着,她又困了,怀孕之后她就特别嗜睡,起初的时候,她还乐得躺在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时间久了,也想去小镇里看看,听说夏天镇上特别热闹。

    也是因为热闹,虞瑞才不让她去,怕她碰着闪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