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越想越气,索性躺在床上,回忆起曾经吃辣炒田螺时候。

    炒好的田螺盛在盘子里,无论是卖相还是香味,都能馋得她口水直流,用牙签轻轻一挑里面的肉,放到嘴里嚼嚼,那真是为数不多的幸福体验之一。

    “一个田螺,两个田螺,三个田螺”谭惜口水巴拉地数着田螺,不一会儿,就歪着头睡着了。

    虞瑞抱着等等回来,看到谭惜馋得那样,梦里还在吧唧着嘴,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等到谭惜晚上醒来的时候,灵敏的小鼻子立刻东嗅嗅,西嗅嗅。

    这股味道太熟悉了,根本就是她的最爱——炒田螺的味道!

    虞瑞到底还是去找刘阿婆要了些田螺回来,先用水煮熟了,再炒上一遍,这样可以消灭田螺里的寄生虫,不用担心吃了会影响健康。考虑到田螺属寒,虞瑞还给她准备了一些红枣杨梅,留着谭惜吃完田螺当零嘴吃。

    “虞瑞,你真是太好了”谭惜感动得快要热泪盈眶。

    “不给你吃田螺就不好了?”虞瑞斜睨着她。

    谭惜撒着娇,“不是,你不给我吃田螺也好的”

    看着她那小样儿,虞瑞的心都化了个七七八八,这小女人,一见到好吃的,心情马上好得不行,敢情他带她来瑞典不是来度蜜月,根就是来养小猪的!

    田螺炒好之后装盘,稍微晾凉,开始的时候谭惜还能耐着性子用牙签挑着吃,到后来就嫌手累,大眼睛骨碌碌地就往虞瑞那边转,看着虞瑞悠然自得吃田螺肉的模样,她舔舔嘴唇,靠过去。

    “虞瑞,你挑给我吃吧。”她继续撒娇。

    虞瑞瞥瞥这个又懒又馋的小女人,将那盘田螺拿到了沙发前的茶几上,招呼着谭惜过来坐。

    谭惜缩在他怀里,弯着唇,看着虞瑞一个个地帮她挑着田螺肉,挑完了,她直接张嘴去接就是,嚼的时候眼眸微眯,舒服得像个小猫儿似的。

    “你的手艺见长哦!”谭惜夸他。

    来到瑞典之后,虞瑞从一个只会炒鸡蛋的厨房小菜鸟,变成了能够满足谭惜刁蛮嘴巴的大厨。

    “乖,你现在是两个人,这种东西好吃也不能吃太多了。”虞瑞一边挑着田螺肉,一边亲亲她额头。

    谭惜吃得开心着呢,嘴上哼哼哈哈地答应,眼睛却一直盯紧田螺不放。

    吃到中途,谭惜吧唧着嘴,还吵着要吃别的。

    “就这么点田螺肉哪吃得饱啊,我想吃煎饼果子!”谭惜开始怀念c市路边摊上的经典美味。

    “瑞典哪有煎饼果子”虞瑞无奈,同时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明天自己烙两张煎饼,再往里面卷点蛋和肠之类的给她解解馋。

    谭惜也知道自己的要求不靠谱,不禁窝在虞瑞怀里,感叹:“虞瑞,我都被你惯坏了。”

    “我不惯着你,谁惯着你?”虞瑞笑她傻。

    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虞瑞起身去开门,“可能是李白把等等送回来了。”

    李白,是住在他们附近的一个美貌妇人,虽然是瑞典人,可她在中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了解很多中国文化,尤其是唐朝李白其人,更是让她惊为天人,为表狂热,她给自己取了中文名,就叫“李白”。

    打开门,果然是李白抱了等等回来。

    “小家伙真可爱,我实在舍不得把他送回来。”李白金头发深眼窝高鼻梁,可脱口而出的,却是地地道道的东北口音。

    “李白,进来坐。”谭惜坐在沙发上招呼着她。

    李白倒也不和她客气,将等等给虞瑞抱着,自己循着香味来到谭惜面前,看到桌上还剩了许多的田螺,顿时“哎哟我去”一声。

    谭惜翻翻白眼,“李白,如果不是你这深邃的五官,我可能真的要把你当成东北人了。”

    “我老公是你们中国东北人,我也算是半个东北人。”李白毫不客气地坐下,从牙签包里抽出一根牙签,戴上旁边的透明手套,自顾自地吃起来。

    等等在虞瑞的怀里,见状“嗷呜”一声,小身子扭啊扭,不停地扑腾。

    “快把儿子抱过来,看他馋得。”谭惜哭笑不得。

    最后,虞瑞承包了谭惜和等等两个人的田螺肉工作,左边喂一口右边喂一口,忙得不亦乐乎。

    “哦,秀恩爱。”李白鄙夷地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旁若无人地亲密着。

    “爱吃不吃。”谭惜翻翻白眼,笑得开心。

    虽然她与李白的认识时间不长,但她们现在已经是很好的朋友,李白的性格真如东北人一样豪爽耿直,和她相处起来特别轻松自然。

    李白又厚着脸皮吃了一会儿,最后实在受不了她似的,甩手走人了,临走前还不忘用袋子装了点田螺回去。

    “好气。”看着空了一半的盘子,谭惜委屈地说。

    “乖,本来你也不能吃那么多的。”虞瑞亲亲她,手上没停,还在给等等挑着田螺肉。

    谭惜内心挣扎了一番,还是泄了气:“那好吧,等我生完了孩子之后,一定要狠狠地吃上他一顿!”

    “好。”虞瑞失笑。

    等等嚼着嘴里的田螺肉,美得不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问:“麻麻,我们什么时候回国啊?”

    “等等想家了?”

    小家伙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嗯?”谭惜不解地看着他。

    “我想家,但是更想爸爸。”等等说着,小脸上有些黯然。

    这句话,让虞瑞和谭惜同时沉默下来。

    过了会儿,还是虞瑞先开了口。

    “等等乖,等妈妈把肚子里的小宝宝生出来,再休养一段,咱们就回去好不好?”虞瑞的星眸晶亮,眼底的神色一派柔和。

    “好!”等等又重新开心起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虞瑞躺在谭惜身侧,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睡姿,怕她压到了肚子。

    “虞瑞,有时候我想啊,你这个丈夫当得挺憋屈的。”谭惜破天慌地没有沾床就睡,怔怔地看着天花板,轻声说。

    “乱想什么?”虞瑞帮她拉好被子,仔细地掖了掖被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