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00章 烤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季浅薇被他说得羞愤难当,她不禁红了眼圈,“陆离,我不管你怎么看我,但我就是你未来的老婆!这么和你说吧,你妈和我妈已经在商量我们婚礼的事了,无论你想还是不想,我都注定是你的人!”

    陆离厌恶地扫她一眼,转身去地下车库拿了车,也不管她,径直开回了公司。

    下午的时候,陆母果然来了电话,试探地说了一些给他安排婚礼的事,陆离连听都懒得听,直接挂断了电话。

    当晚陆离就约了秦商一起喝酒。

    “失意吧?想哭吧?现在你没有谭惜,也没有顾之韵,孤寡老人的滋味不好受吧?”秦商哈哈大笑,手臂紧搂着身边的陪酒小姐,“你就应该和我学学,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为什么要结婚?是酒不好喝,还是小妞不好看?”

    说着,偏头在陪酒女的脸上亲了一口,换来几声娇笑。

    他也不怕亲了一嘴粉?陆离冷冷看他一眼,继续低头喝着闷酒。

    “你别摆出你那副死人脸,你这哪像是来喝花酒的啊?倒像是来奔丧的。”秦商嘴上也没个把门的,有什么都直说了,“不就是谭惜回国了吗?还给你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好事啊!你要么就去把她给抢回来,把从前你亏欠她的加倍补偿,要么你就离她远远的,别隔三差五就往人家眼前凑,你不嫌累人家还嫌烦呢。”

    陆离继续一口一口地抿酒。

    “陆总裁,有时候我真挺不信邪的,就你每天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儿,竟然还有小姑娘往你这火坑里跳,那个季浅薇,季氏财团的女儿,人家家里可是做金融贷款的,说好听点是金融贷款,说邪乎点,那就是高利贷!高利贷啊,那得多有钱,每天躺按摩院找小妹妹按摩就能收入几百万几千万的活计,实在不行你就从了吧,人家都这条件了,你也没什么好挣扎的。“秦商脸上勾着笑,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身边听得一愣一愣的陪酒女。

    “我记得秦伯父上个月也给你介绍了个豪门小姐吧,但是我怎么听说某人吃饭的时候借着去洗手间的空档跑了?”陆离冷笑。

    听到陆离提起这件事,秦商顿时一副倒霉相。

    “唉,你不知道,那女的哪是什么豪门小姐啊,那就是个女土匪!一脸凶相,比我这辈子见过的所有女的加起来都凶!”

    “那就更和你是绝配了,这是上天特地派过来收你的吧。”

    秦商连搂着陪酒女喝酒的心情都没了,将她往旁边一推,表情郁闷:“对方是‘稻米’搜索引擎总裁的女儿,我还以为他老爸是技术宅出身,就算女儿不是大家闺秀,也应该是个呆萌宅女,结果呢,长得倒是不错,可性格真是一点看不出是个女人,要不是老子是个唯物主义者,我恐怕还得以为他是哪个抠脚大汉穿越上身的呢。”

    稻米?陆离抬了抬眼,稻米总裁的女儿,不就是宁甜吗?

    “对了,那女的还有个特好听的名字,叫宁甜!我跟你说,就这名字,放在我气血方刚的学生时代,我光听这名我都能硬,可是娘希匹的那女的根本配不上这名!”

    陆离没有温度地笑了笑,“还真是巧,这个宁甜,就是谭惜最好的朋友。”

    “啊?”秦商傻眼了。

    晃着酒杯里颜色暗红的酒,陆离的眸色都映上了那抹浓重的红。

    秦商沉思了半天,最后发表感慨:“陆离,你说谭惜挺文静一丫头,怎么能跟宁甜那种凶女人做上朋友呢?难道不应该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

    陆离没什么表情:“也有个别情况,比如我跟你,你能说我们是人以群分吗?”

    “靠,你变相骂我呢?”

    俩人乐此不疲地互损,各种名贵红酒一支一支地往包厢里送,烂醉的陪酒小姐一个一个地往外面抬,直到剩了满桌的空酒瓶,秦商才迷蒙着眼,说:“陆离,你带钱了吗?”

    “干嘛?”陆离虽然也醉得不行,不过还是出于商人的直觉,反问了一句。

    “今天是你约我喝酒,酒钱你得拿。”秦商站起身,拍醒满身酒气的陪酒女,“姑娘,带着位先生去结账吧。”

    陆离没好气,可他却不在乎这点钱,直接起身跟着陪酒女去前台刷卡买单,之后就走出了酒吧,也不管秦商了。

    反正他也是这里的老顾客,酒吧里的人知道该怎么做。

    陆离开着车,一路慢慢悠悠地在外转悠着,他不想回家,事实上,那个豪华漂亮的房子也不能称之为家,它仅是一套房子而已。

    在打方向盘转弯时,陆离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差点以为自己喝醉了,出现了幻觉。

    在小吃街路口处的烧烤摊上,那坐在长凳上一口烤串一口啤酒的人儿,不正是谭惜么?

    此时的谭惜正在大快朵颐。

    夏日的夜里,什么是标配?多辣烤串和冰啤酒!

    虽然这种搭配极为不健康,可谭惜不想管那么多,今日她偶遇了陆离,心情还在沉闷着,索性就趁这两天虞瑞刚回国,公司事多的时候,将孩子给月嫂看着,自己一个人出来吃串解馋,解闷。

    “老板,再来十串烤羊肉!”谭惜头也不回地对烤串老板喊一声。

    “好嘞!五号桌十串烤羊肉!”

    谭惜品尝着嘴里香辣的味道,脸上总算有了丝笑容。对于她来说,花重金坐在高档的西餐厅里,面对着一桌子虚有其表却味道普通的洋食物,远不如路边一顿不干不净的烤串来得美味惬意。

    炎炎夏日里,一顿烤串两瓶冰啤酒,吃完了,烦心事也就忘了个七七八八。

    正吃得爽快着,旁边的凳子上却突然坐下了一人。谭惜抬眼望过去,看到陆离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并且从她的盘子里,十分自然地拿走了一串烤羊腰,放到嘴边一口咬下去,细嚼慢咽着。

    谭惜立刻皱了皱眉,“陆离,你是强盗么?你想吃自己去买,这盘子里的都是我的东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