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0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饿了。”陆离慢悠悠地说着。

    谭惜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你饿了跟我说什么?我跟你什么关系啊?这些烤串是我自己买来吃的,你饿了你可以自己去买。”

    “可是我没钱啊。”

    “你没钱?你堂堂梦烧集团的总裁,你跟我说你没钱?”

    或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谭惜的语气特别冲,声音也偏大了些,好在周围的人也都在大声聊天,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我就是没钱。”陆离的语气古古怪怪。

    谭惜感觉不对劲,稍微凑近他闻了闻,这厮满身的酒气,原来是喝多了,不然以他那副高高在上君临天下的拽样,又怎么会说出“我没钱”这种话。

    喝多了的陆离跟个孩子似的,往日高贵冷艳的模样在他身上是一点也找不见了。谭惜忽然就有些心软,想着他空腹喝了那么多酒,酒又不能充饥,怎么可能会不饿,当下就又跟老板要了十几串羊腰,外加一瓶矿泉水。

    “这是什么肉?”陆离捏起一串肉串,问谭惜。

    “烤羊腰。”

    “那这个?”

    “烤板筋。”

    “这个?”

    “烤尖椒!”

    谭惜被他问得不耐烦,指了指他手上的烤尖椒,“你没吃过尖椒吗?烤完了特别好吃,外面一层辣,里面一层辣,特别过瘾。”

    陆离皱着眉,尝了一小口之后,嫌弃地将那串烤尖椒放到谭惜手里。

    “什么毛病,连尖椒都不吃。”谭惜哼了一声,自顾自地吃完了那串烤尖椒。等到手里只剩下一根钎子的时候,谭惜才恍然想起,这尖椒是被陆离咬过一口的。

    陆离一连吃了很多串,安安静静的,谭惜看着他,犹豫一下,还是问了一句:“你晚上都不回家吃饭的吗?”

    “家?”陆离重复一句,随后摇摇头。

    这男人,该不是在和顾之韵离婚之后,连晚饭都不吃了吧?

    “你们家佣人的钱也太好赚了吧,每天收拾收拾屋子就能拿那么多钱。”谭惜有些生气地说。

    “你要来我们家当佣人吗?”陆离扫她一眼。

    谭惜气得差点将装烤串的盘子扣到他脸上,敢情他是把她的话当成羡慕嫉妒他家佣人的了。

    “咱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陆离放下一根吃完的烤串钎子,悠悠地开了口,“我今天听你叫她‘染染’。”

    谭惜冷了脸,“谁说那是你的孩子了?那是我跟虞瑞的女儿,至于她叫什么名字等等,你怎么会知道染染是女孩?!”

    她的脸上立刻现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她十分确定自己没有和任何人讲过这个孩子的事,那他又是怎么知道是女儿的?在婴儿还小的时候,根本无法从表面看出孩子性别,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亦或者,他根本早就知道这孩子是他的,就连她在瑞典生孩子的事,他也了如指掌?

    这个想法将谭惜骇得不行,越想下去,心就越是惊上一分。

    “你笨么,‘染染’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女孩的小名。”陆离不紧不慢地说。

    谭惜狐疑地看着他,并不相信他的这个说法。只因她后知后觉地回忆起,今天他见到染染的时候,眼神里有震撼、有紧张,各种复杂的情绪都汇聚在他眼底。

    却唯独没有任何惊讶。

    “渴了。”陆离盯着她手边的那一瓶矿泉水。

    谭惜咬着牙递给他。

    这男人,连喝多了都这么会支使人。

    等到他咕嘟咕嘟喝完了一整瓶矿泉水,谭惜又开始追问:“陆离,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怀孕的事?我告诉你,这孩子是我和虞瑞的,不是和你的!和你做完的每一次我都吃了药的,所以那根本不是你的女儿!”

    “你说不是就不是吧。”陆离平静地说。

    谭惜拧紧了眉,“陆离你不信是不是?你凭什么不信?你从哪里听说了什么?”

    “困了。”陆离起身,身体打着晃向路边走去。

    谭惜匆匆结了烤串钱,紧跟上陆离,“你说啊,你凭什么认为孩子是你的?”

    “我又不会和你抢,你急什么呢?”陆离扫她一眼。

    谭惜被他问得一愣,随后立刻反应过来。

    是啊,无论是中午的时候还在现在,他虽然一直说染染是他的女儿,却没有任何想要带走染染的意思,他看着染染的眼神那么复杂欢喜,可他根本没有想过从她身边把染染抢走,她又在恼怒什么呢?

    眼看陆离走到路边停着法拉利前,拉开车门就要上车,谭惜连忙叫停了他。

    “陆离你不要命了?你喝了那么多酒你还开车?!就算你不要命,万一你肇事害了别人怎么办?还有,酒驾是要坐牢的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陆离居然认认真真地点了一下头。

    “知道你还要开车?你来时候也是开车来的吧?”谭惜皱眉,翻出手机就要为他找代驾。

    陆离一把夺过了她的手机,扔到车里面,拉扯着谭惜的衣袖,“那你来送我回去吧。”

    谭惜被他气得半死,这男人就算喝多了也不能这么厚脸皮啊!她这又是请他吃烤串,又是操心他酒驾的事,真当她是活雷锋啊?

    “我还要回家带孩子。”谭惜冷着脸拒绝。

    陆离默然片刻,拉开主驾驶的门坐进去,“那我先走了。”

    谭惜冷眼看他。

    他竟然真的发动了车子。

    “下来!”谭惜青着脸重新拉开车门,将他给拽了下来。

    她上辈子真是欠了他的,活该她这辈子给他当老妈子。

    谭惜拦了一辆出租车,先将陆离丢了上去,本想让司机就这么把他送回家,可她又有些不放心。

    现在社会太乱,万一司机看出陆离是有钱人,杀人劫财怎么办?谭惜的小脑袋里乱成了一片,最后还是跟着上了车,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开车,去帝景第一城。”

    陆离坐在她身边,跟没骨头似的,大半个身体都靠着她。

    谭惜被他压得快喘不过气,忍不住伸出手指使劲在他身上戳着,“陆离,你烦不烦啊?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多少?你把我害得那么痛苦还不够,现在我们离婚了你还要来招惹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