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03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几天谭惜和虞瑞很忙。

    两人商量之后,还是决定办一场婚礼,毕竟在中国的习俗里,如果只是登记结婚,却不摆上几桌请一些亲朋好友见证的话,这个婚就不算完整。

    就连谭惜和陆离的那一次,也是办了一场的,虽然那场婚礼冷清得可怜,除了双方父母,就只有几个关系较近的亲戚,和零星几个朋友。

    “婚礼宾客都邀请谁呢?我好像除了宁甜外,就没什么其他朋友了。”谭惜咬着唇思索,她在c市还有一个表姐,只是有些年头不联系了,不知道她还在不在c市。

    一旁联系着婚庆公司的虞瑞看了一眼谭惜小本子上已经列出的宾客名单,笑笑说:“你曾经的那些同学也都叫过来吧,不管熟不熟,只要能来就行,人多也热闹。”

    谭惜点点头,“好。”

    幸好她还存着大学几个要好同学的电话号码,一一打电话通知了她们。

    她们俱都是一个反应:“你终于修成正果啦?新郎是陆离吗?”

    谭惜有些尴尬,却不方便当着虞瑞的面说什么,只含糊地告诉她们不是。

    将能联系上的同学都通知了一遍后,谭惜开始发呆。

    想当初她读大学的时候,人缘不说是前拥后簇,可也算是很不错,她究竟是怎么一步一步和她们疏远到连电话都要在结婚的时候才通上一次呢?

    虞瑞还在一旁嘱咐着婚庆公司:“什么都要最好的,钱你们不用担心。”

    谭惜轻轻叹气,又将小本本上的宾客名单核对了一遍,等到虞瑞挂断电话之后,偏头问他:“你有没有什么要请的朋友?”

    “有几个。”虞瑞接过她手中的笔,写上了几个联系号码,“这几个等会我来联系。”

    “好。”

    “还有陆离和陆晟也都请了吧。”

    谭惜微微一怔,随后应声,“好。”

    婚礼的日期定在下个月20号,那天的黄历上写着:宜嫁娶。

    接下来就是联系谭惜在美国的父母了,虽然她也在美国过了三年,可却连一通正经的电话也没有和他们通过,更别说是见面。她一直不知怎么和他们开口说她和陆离的事,现在总归一切尘埃落定了,她也没什么好纠结,当下就拨通了谭母在美国的电话,先是问候了一番,随后说了一遍她要结婚的事。

    谭母听到女儿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一直哭。她和谭父早就知道她和陆离的关系名存实亡,陆离和顾之韵大婚的新闻他们也看到了,可他们只能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忍着不去联系女儿,好让她不用担心他们的心情,不给她增添心理负担。

    现在什么都说开了,谭母一哭,谭惜也红了眼圈,母女俩似有无尽的话要说似的。

    “妈,我现在有两个孩子,也已经登记结婚了,只是差一场婚礼,想着把你们从美国接过来,一来见证我们的婚礼,二来,我也想你们了。”谭惜吸着鼻子,低低地说。

    “我和你爸这就买机票回去,你们小孩子家哪懂得操办婚礼,步骤复杂着呢,等妈回去好好给你们张罗。”谭母在电话里说着,那语气,分明就是还把谭惜当成自己天真不懂事的娇气女儿。

    谭惜在电话这头笑,她现在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谭母还把她当小孩儿呢。

    定好了以后,谭惜刚放下电话,虞瑞就拿起纸巾给她擦脸。

    “擦擦眼泪鼻涕,都快流到嘴里了。”虞瑞嘴上嫌弃着,手上的动作却是轻柔。

    “虞瑞,妈妈说这两天就准备回国了,我好紧张。”谭惜抽着小脸。

    “有什么好紧张的呢?给妈妈看看,你给她找了个这么好的女婿。”虞瑞笑得贼贼的。

    谭惜瞪他一眼,“我是说真的啊,如果我们真的邀请了陆离和陆晟过来参加婚礼,我爸妈见到他们说不定会是什么反应呢,以前我妈妈就对陆离很不满的”

    “你是担心这个?”虞瑞无奈,“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了,你现在是我媳妇儿,咱妈见了我一定喜欢我,说不定她还会感谢当初陆离不珍惜你,成全了咱俩呢。”

    谭惜想了想,“也是。”

    可心里还是有些不大高兴。

    “别想那么多了,下午我去陪你选婚纱,咱们再把结婚照也给补上。”虞瑞给她抹完了眼泪,又去拿了湿毛巾给她擦,一遍擦还一边皱眉,“这怎么越擦越像小花猫呢?”

    谭惜笑着推他,“我还是直接去洗脸吧。”

    虞瑞点头,“我去楼上看看刘阿姨给染染冲奶了没。”

    下午的时候,虞瑞和谭惜一起出了门,等等和染染都在家被刘阿姨看着,虞瑞牵着谭惜的小手,问她:“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纱?有那种低胸的,我不许你穿,还有那种裙摆特别长,跟拖地似的,也不好,万一你把自己绊倒了怎么办。”

    谭惜气笑了,“咱们还没到婚纱店呢,你就把这些流行的婚纱款式否决了一遍,不然我干脆披一层麻袋走红毯好了。”

    “这个可以。”虞瑞居然真的一本正经地点头。

    “打你!”

    二人说笑着来到了婚纱店,之前虞瑞预约过这里,店长见是虞瑞,立刻殷切地亲自招待。

    “虞先生,您的太太真的太美了,如果虞太太能在咱们店里相中哪款婚纱,一定是那款婚纱的荣幸。”店长笑着说。

    谭惜被她夸得有些不自在,尤其这句“虞太太”,更是让她有些不习惯,想到从今以后别人称呼她时都是“虞太太”,她心里就有一丝怪,又有几分幸福。

    店主带她们来到里间,点亮了灯,谭惜立刻晃了一下眼睛。

    晃她的不是灯,而是那些闪亮到极致的婚纱。

    “虞太太,您看这一件怎么样?这款是出自咱们本土设计师欧丽丽之手,上身设计为极简款式,没有任何装饰点缀,只有精心设计的版型勾勒新娘完美的身材;下身的设计与上身截然相反,为极繁款式,里子一层丝绸,外面是两层薄透的纱,这种纱特点就是轻,飘逸,纱孔上用牢固的银线坠了九十九颗钻石,这些钻石分布并不密集,不会给人一种过于浮夸的感觉,裙摆底下用了坠地流苏,可根据您的身高调解,不用担心会踩到绊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