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0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听着她滔滔不绝地介绍,微微一笑,问虞瑞:“你觉得这件好看吗?”

    “好看。”虞瑞宠溺看她,“去试穿看看。”

    店长立刻取下那件婚纱,带着谭惜前往试衣间。

    虞瑞坐在外面等她,拿出手机,拨了那一串谭惜给他的,陆离的号码。

    “喂?”陆离声音一惯的冰冷。

    “我是虞瑞。”他站起身,走到挂着各式婚纱的橱窗前,“下个月20号,我和谭惜的婚礼,你来么?”

    陆离茫然几秒,心像是被猛烈撞击了一下,心脏停滞后的猛烈跳动让他几乎喘不过气。纵使他已经做好了成全她的打算,可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邀请还是让他心神巨震。

    虞瑞在电话这头等了许久,才听到他压着颤抖的一声。

    “来。”

    “请柬寄到哪里?”

    “我公司吧。”

    几句简短的对话,两个男人却心绪复杂。

    陆离扔下手机,茫茫然坐了一会儿。

    天知道他应下他们的婚礼邀约的那一句“来”,是用上了他多少勇气。

    谭惜,那个曾经只属于他的小女人,现在她就要穿着婚纱,像当初嫁给他一样,嫁给别人么?

    他一直以为,就算他们已经登记结婚,可只要没有婚礼这一道程序,他就可以忽略她已嫁给别人的事实,可现在,另一个男人来通知他,他们要办婚礼了。

    他浑身的血,都快要在这一刻冰冻。

    “陆离!”季浅薇在这个时候走进来,她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他的女朋友,所以连敲门这一步都省略了。

    她穿着一身好看的花裙子,颇具小清新的味道,她欣喜着说:“你妈和我妈已经定下咱俩的婚期了,就在下个月20号,听说那天是个特别好的日子!c市有点名气的酒店都被那天结婚的给订满了呢,不过咱俩的婚礼当然不能在酒店那种俗气的地方办,还是要在教堂才浪漫!”

    陆离连头都不想抬,轻启了唇:“滚。”

    季浅薇的笑容一僵,随后她毫不在意地笑笑,“陆离,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抗拒我,你心里的人是上次在商场外碰见的那个女人吗?如果是她的话,我已经查清楚了,她手上抱着的那个孩子根本不姓陆,姓虞!叫虞夕妙!而且她早就结婚了,你还在期待什么呢?难道你要破坏人家的家庭吗?”

    陆离的身体轻轻抖了一下,唇里吐出几个字:“不要你管。”

    “那我就偏要管,那女的到底有什么好,她都已经结了婚生了孩子了,难道像我这样的未婚姑娘还比上她?!还是说,你就偏好那一口,对少妇情有独钟啊?”季浅薇的语气不好了。

    陆离慢慢抬眼看她,眼里的凶狠让季浅薇有些后悔。她现在还没有嫁给她,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惹急他的。

    “你、你这么凶地看着我干嘛?我说的是事实”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滚!”陆离捏紧了拳头,眼神可怕得好像下一秒,这拳头就会挥到季浅薇的脸上。

    季浅薇到底是被吓住了,白着脸快步走了出去。

    她走后,陆离脱力般跌靠在椅背上,眼神里还有着刚才的那股子狠劲,可他狠着狠着,就渐渐茫然了。

    季浅薇说得没错,她现在已经有了家庭,他纵使再怎么不甘,再怎么绝望,也总归不能去破坏她的家庭吧?

    他爱她,他想得到她,这个想法自他发觉了自己的心意后就在他心里疯狂肆虐,他无时无刻不想回到从前她跟在他身后的日子,可现在一切都没办法了,一切都好迟,他既想占有,又不想让她恨上他。

    谁能来告诉他,他到底该怎么做?

    虞瑞在外面等了将近十分钟,谭惜才打开试衣间的门,拎着裙子走了出来。

    店长和虞瑞都惊讶地张开了嘴。

    谭惜提着裙摆,暗叹这一身婚纱可真是重,她算是知道裙摆上挂的那些碎钻都是真材实料了。

    看着他们俩惊呆的表情,谭惜有些窘迫,忐忑着问:“怎么?不好看么?”

    “不是、不是!”店长连忙摆手,将谭惜带到穿衣镜前,让她自己看,“您真的比任何一个女明星都要美。”

    安静打量了一下镜中的自己,这身婚纱虽然难穿又沉重,可好看也是真的。上身的版型将她的窄肩细腰勾勒得淋漓尽致,下身的碎钻随着她的动作闪闪发亮,像悬挂了满身的星星。

    “你一定会是最美的新娘。”虞瑞站到了她身后,在她耳边笑着说。

    谭惜有些脸红,随后她马上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件婚纱多少钱啊?这上面这么多钻,肯定很贵。”

    “虞太太,这件婚纱的确有些贵呢,售价三十九万,我们这里是可以租穿的,租穿的价格是”

    “我们不租。”虞瑞截断了店长的话,“你帮她量一下尺寸吧,照着她的尺寸重新赶制一套,我们最迟下个月19号来取。”

    谭惜被虞瑞的话吓了一跳,小手扯了扯他衣袖,“虞瑞,我们租穿吧?这件这么贵,我一想到要把四十万穿在身上,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呀。”

    虞瑞点点她的脑门:“有什么不好的?而且这件婚纱哪里贵了,你男人看起来就那么寒酸吗?”

    “不是可是”谭惜纠结地咬着唇。

    “别可是啦,要是让咱爸妈知道咱们结婚还要租婚纱穿,还不得说我抠,连件婚纱都不给媳妇儿买?”虞瑞打趣说,手里已经拿了一张黑卡递给店长,“先付个定金,下个月19号我们来取定做好的婚纱。”

    店长乐得嘴都快合不拢嘴了,这件婚纱一直是店里的镇店之宝,可那些来选婚纱的人,通常是一听这个价格就吓得不敢去碰了,今天终于遇到了爽快的,可给卖出去了。

    谭惜看着店长欢快去刷卡的背影,小脸上满是懊悔。

    “虞瑞,你说咱们办这一次婚礼,得烧多少钱啊?不是说就摆上几桌,让大家来做个见证吗?”

    虞瑞亲亲她,“哪能呢?好不容易娶个这么好的媳妇儿,不能委屈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